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妖女哪裡逃-第二四一章 竟敢小瞧理科生鑒賞

妖女哪裡逃
小說推薦妖女哪裡逃妖女哪里逃
“这些文章,要我写评语吗?”
李轩有些心虚,也感觉肩膀上沉甸甸的。
毕竟都是大儒名儒写的文章,能想象一个初中生给教授批改作业?
“如果你不想,用文山印盖个印就可以。”
权顶天是想到了李轩那手丑字:“其实不写更好,那些老学究,一个个都是自负之极的。哪一个喜欢自己的文章被人指摘?他们请你品评,其实就是图个文山印的印章,用以昭示自身的学术正统。可你最好还是将所有文章分为三六九等,以示学问的高下有别,促其自省。”
李轩明白了,敢情这不是真让他品评,而是来找他盖章认证。
就好像是现代的那些行业协会,被协会认证盖章颁奖了,厂家的产品才正宗,更加的高大上。
这比他想象的简单,无非是盖个章,评个分,费不了多少事。
“还有!”权顶天稍稍犹豫了片刻,又说了一句:“这次的选拔大典,护法大人有时间的话,请务必观礼到最后。”
李轩心想这位把他叫过来,原来不止为将这些文章转交给他。他暗觉奇怪,可还是利落的答应了下来。
所谓拿人钱财忠人之事,他受了礼部的俸禄,那自然得出些力气。
权顶天随后就匆匆离去,李轩就迫不及待的打开了那鼓囊囊的布袋。
然后他就郁闷起来,心想这些大儒,真是一点铜臭味都没有。
这里面有字画,有折扇,有墨砚,有手抄的儒门经典,可就是没有黄金,没有银票,甚至连丹药都没有。
“很不错嘛!”薛云柔看了一眼,然后就一声轻赞:“看得出来,这些人准备的礼物是很费心思的,极有格调。”
她说话时目光流转,斜眼看着李轩的脸色,然后噗嗤一笑:“也很值钱,你看这沈启南的烟江叠嶂图,流入市面至少都价值纹银三千。这位已名声鹊起,如今许多人求他一画而不可得,等他亡故之后,估计这图的价格得翻十倍。
还有这本手抄的诗经,显是大儒林东海亲笔所书,你看看这字,笔酣墨饱,行云流水,杰有骨力而字体微瘦,若霜林无叶,瀑水进飞。林东海出身寒门,仕宦十年却两袖清风,家徒四壁,由这本诗经就可知他有心了。”
“可就是没有现银。”
李轩很无奈的将这些东西全丢进小须弥戒,他想自己难道还能将这些东西卖掉不成。
一旦这些书画流入市面,他这个理学护法的逼格,还要不要了?
可他的钱袋才经历了一次重创,现在急需回血。
当二人返回到考场附近,发现礼试已经结束,龙睿与王静竟都是‘上上’的评分。
接下来考的是‘乐’,题目是以‘咏志’为题,赋词,或者赋诗一首。二人依旧是毫无悬念的过关。
他们的诗才虽不怎么样,可整个国子监的水准也就一般。两人得到了‘中上’的评价,在所有国子监学子中,居然是较为拔尖的。
他们当中顶好的,也不过是‘上下’。
李轩看那些被贴出来的诗词,感觉这整体的水准确实很平庸,少有几个出彩的。
看来诗才文才这东西,不是智力提升,修了浩然正气,就能够往上拔升的。
可惜他不能参与,否则无论是‘时人不识凌云木,直待凌云始道高’,还是‘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都足以吊打在座的诸君。腹中好几十首咏志诗,任他挑选,真是错过了装逼良机。
唯独那浩然正气很可观,所谓歌以咏志,咏志诗是最易抒发自身浩气的。而这五千多人的诗词在那面贴经墙上汇聚在一起,磅礴浩气直贯云霄,气冲斗牛,竟仿佛摇山撼岳般的气势,至阳至刚,使妖魔辟易。
李轩就以灵目望见国子监门外,那些潜伏于集市当中的一些黑气,被这沛不可挡的力量冲刷震荡。
实力弱的被直接震散,实力强的也是惨嘶着仓惶远遁。可只要它们离开人群,明幽都的人就再不用投鼠忌器,或是擒拿,或是斩灭,干脆利落的将之解决。
優秀都市异能 妖女哪裡逃 線上看-第二四一章 竟敢小瞧理科生看書
接下来考的就是‘数’了,而此刻还停留在考场中的,已经只余二百多号人。国子监五千监生,绝大多数都已在之前四关被淘汰。
尤其李轩错过的‘礼’试,任何一个动作出差错都是不可以的,姿态不儒雅优美也不行,甚至就连上中的成绩都没法接受。仅这一关,其实就已令九成的国子监生失去希望。
后面的‘乐’试,不过是垂死挣扎。
而就在李轩入场,来到龙睿与王静两人身侧时,李轩发现两人的脸色有点青冷。
“怎么了?”
“你看那边,那两个混蛋简直就是犯规!”
龙睿手往左面指了指,语声无奈道:“他们将甄焕斗给请来了。”
“甄焕斗?”李轩不解了:“那是谁?”
他循着龙睿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发现他说的两个混蛋,正是之前与他们有过冲突的褚文与奚汉卿。
此刻在这两人身旁,还立着一位相貌堂堂的白衣公子,大约十八岁年纪,五官方正,鼻如悬胆。
这位就端坐在书案前,气度雍容,目不斜视。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那褚文与奚汉卿,却朝着龙睿挤眉弄眼的笑,满脸都是嘲弄。
“是我们南直隶文坛中,较受年轻辈认可的第二人。我们张师兄号称小文宗,这位甄焕斗则被称为‘江左表率’,这位不但人品高洁,无懈可击,就连才华也是一等一的。尤其是术算之道,南京城内几乎无人能及。”
龙睿神色匪夷所思的解释着:“真不知这二人是用什么法子,将这位甄小圣人也给请来了。”
“他们本就是师兄弟,将甄焕斗请来有什么稀奇的?”
王静叹了一声:“总之尽力而为吧,老师说得好,重在参与。”
——他现在也不抱太多希望了。
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妖女哪裡逃 開荒-第二四一章 竟敢小瞧理科生閲讀
李轩则心想你二人,未免太不把我这个来自现代世界的理科生当盘菜了。
他大学毕业才两年,学的东西还没全还给老师。
不过他也没再说什么,同样盘膝静坐,静候国子监的师长将题卷发下。
李轩与龙睿三人不知道的是,此时就在那高台上,权顶天与身后的两位国子监司业,正在往他们这边注目。
“那不是护法大人?”
两位司业当中面容清癯的一位,眼神万分错愕:“这是被邀请参与数试?护法大人他还通晓数算?”
另一人则手抚长须:“就不知护法大人他的水准如何?不过今日有‘江左表率’在,怕是所有人都要被他压到失去光彩。”
权顶天则是淡淡道:“且看着吧,通知下面,可以发题了。”
对于龙睿与王静二人邀请李轩参与,他其实是有些恼火的。
作为理学护法,李轩参与这种比试,胜则不足以为喜,败则有失威严,对于护法的权威,是极大的伤害。
可此时他也不好说什么,龙睿与王静都不知李轩身份。后者参与,也在规矩之内,难道他还能将之请出场外吗?
坐于书案前的李轩,很快就收到了题目。一式三份,递送到他们三人身前。
龙睿与王静两人,当即是眉头一皱,愁眉苦脸起来。李轩则仔细审视题目,对于一个上了一本线的理科生而言,这个时代应该没有他们解不开的数学题。
问题是审题,这个时代的文字生涩,必须准确的领会文字中的意思。
“甲赶羊群逐草茂,乙拽只羊随其后,戏问甲及一百否?甲云所说无差谬;若的这般一群羊,再添半群小半群;得你一只来方凑,玄机妙算谁猜透。”
大意是甲赶了一群羊去找茂密的草地,这时乙牵着一只肥羊在后面跟上来,乙问甲:“你赶的羊有100只吗?”甲回答:“我的羊不是100只,如果再加上现在我的羊的只数,再加上现有羊的一半,再加上现在羊的一半的一半,再加上你牵的一只羊,就正好是100只,请你猜猜,我现在有多少只羊?”
这一刻,考场之上顿时传出了啪啦啦的响声。包括龙睿与王静,甚至那甄焕斗在内,都在急速的打着算盘。
李轩存神想了想,一个算式就出现在脑海中。
(100—1)÷(1+1+1/2+1/4)
仅仅一瞬,他就在试卷上写下了三十六的字样。
“给我第二题!”
他附近监考的,是一位位列七品的国子监直讲。这位吃了一惊,看了过来:“你都没算?”
“心算可也!”
李轩面色平淡:“还要我写解题方法吗?”
这个时代都是用珠算与算筹来解决问题,有个鬼的解题方法!
即便要写,那也无非是用后世的数学公式继续装逼。
“那倒不需要。”
那位直讲走了过来,先看了李轩的答案。他眼中先是流露惊色,然后就将第二题,也给三人发了下来。
龙睿与王静不禁眼神发懵,他们都才刚想好这题目该怎么解呢!
而此时距离数丈之外,那甄焕斗也在考卷上龙飞凤舞的写下数字:“第二题!”
与此同时,他也往李轩方向侧目以视,眸中现出了几许惊疑之意。
这个家伙,究竟是从哪冒出来的?

都市异能小說 妖女哪裡逃 線上看-第二四零章 我是來談戀愛的推薦

妖女哪裡逃
小說推薦妖女哪裡逃妖女哪里逃
既然是去观礼看热闹,李轩便干脆将薛云柔一起叫上。
他前世虽然没有正儿八经的谈过一场恋爱,却知道女人这种生物是需要陪伴的,不想被隔壁老王挖了墙角,那就最好别将女朋友丢在一边。
而等到他们跟随着王静与龙睿两人,第二次来到雨花台的国子监外院时,发现这院内赫然已是人山人海,摩肩擦踵。
李轩认为国子监的选拔赛无趣,可来这里看热闹的人还真不少。
除了这南京城里的儒生与一些名门闺秀之外,其余多是附近的居民。
虽然这些升斗小民们绝大多数都看不大懂读书人的玩意儿,可却不妨碍他们来凑个热闹。
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妖女哪裡逃-第二四零章 我是來談戀愛的熱推
院门外甚至还出现了两百余个摊位,形成了一个规模不亚于城隍庙会的临时集市。使得六道司不得不抽调了一都人马,过来保障集市的安全。
凑巧的是,上面派过来坐镇的,居然就是明幽都。
李轩的一众部属,在望见你侬我侬的李轩与薛云柔二人后,神色都很复杂。马成功是一脸的幽怨。凭什么他每天忙碌的像一条狗似的,李轩却能带着女孩悠哉游哉的来雨花台游玩?
“权顶天权祭酒邀请你来的?”马成功听了李轩的解释之后,就一声不屑的嗤笑:“权祭酒那是何等人物,他还会专程邀请你?谦之你就喜欢蒙我。行了!行了!你最近屡破大案,上面多给你放几天假那也是理所应当,没人会说什么。
虽然我老马已经一个月没有休沐,仅有的几天清闲日子还是被关在牢里,可对于谦之你,我却是很服气的,一点都不嫉妒,我是说真的。”
可他说到后一句,那股子酸意李轩隔着十里都能闻得到。
彭富来与张岳两人,则有些同情的拿眼看向乐芊芊。可后者除了俏脸微微发白,就再没什么异色了。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妖女哪裡逃 愛下-第二四零章 我是來談戀愛的分享
二人又去望江含韵,发现这位江大校尉不知去了何处,到处都看不到人。
罗烟则是凝神看了紧抱着李轩手臂的薛云柔良久,最后一声嗤笑,继续吊儿郎当的在集市中巡逻。
可这位虽然假装不在意,却时不时的偷眼去看李轩那边的动静。
薛云柔则似是全无所觉,她兴高采烈,拉着李轩在集市里玩得不亦乐乎。
可不知是否巧合,李轩发现自己二人,总是频繁的出现在乐芊芊与罗烟的附近。
每当这个时候,薛云柔就会对他额外的亲热。
一直到申时初,国子监内响起了钟声,两人才在龙睿的催促下入了国子监外院的门。
而就在李轩踏过门槛之刻,他心神微动,看向了位于右侧的一座高楼。权顶天赫然就在那里,朝着他遥遥一礼。
李轩则同样往那边抱了抱拳,算是回应。
“这次考的,是君子六艺,是礼、乐、射、御、书、数。其中乐以诗代,御以骑代,我儒门与时俱进。战车之法在古战国年间就已淘汰,骑战之法大行于世。而上古年间的乐舞,也早已失传。”
龙睿没有察觉到李轩与他老师权顶天的互动,他一边带路往前走,一边解释:“其中射、御两项,上午已经比过了,下午是礼、乐、书、数。四项当中,又以书项最重,不但要考书法,还有帖经墨义,以及时文制艺。”
李轩则奇怪的问道:“孝陵祭祀好像是十月初二?只有几天了吧?你们怎么到这个时候,才想到要选拔监生去读祷文?”
“所以我之前说是突发的大事。”
龙睿摊了摊手,一脸的无奈:“原本我国子监有一位姓张的师兄,是无可置疑的监生之首,无论人品学识,都可令各方膺服,师尊与几位司业大人,也都指定了此人去参与孝陵祭祀。可最近这位师兄的家里却临时出了变故,不得不回家守孝,监里也就只好重新选拔。”
说到这里,他抬起头看向前方有数位大儒端坐的主席台:“而今老虎离山,山里的野猪、豹子,猢狲,狐狸,狼狈什么的,自然得争一争,看这山里的大王到底谁属。”
李轩则更加不解了:“可这事我似乎也帮不上忙,也参赞不来。”
让他去当个评审人,给两人多加点分倒是可以,可李轩现在,还不打算在儒门这边陷入太深。
“主要是‘数’。”
龙睿的脸上,流露出笑意:“其它的都不用谦之劳心,唯独‘数’字,却是我与溪泉的苦手。恰好这次,国子监虽然在出题上刁钻。却允许三人组团,还可允许我们从国子监外邀人援手。这一关,我二人就指望谦之你了。”
方才酒楼聊天时,他就发现李轩在数算方面的能力,额外的强大。
这位似没学过《九章算术》与《算经》,可上面的题目,却都难不倒这位。
王静此时也神色诚恳,郑重其事的拜托:“还请谦之你助我二人一臂之力!”
李轩顿时就放心了,他拍着胸脯,大包大揽:“成!我保你们过关!”
算术嘛!大学之前,他学的就是理科。这个时代的算术题,有什么困难的?
倒不是这个时代人们的智慧不如他,而是现代人掌握众多的数学工具,计算起来,可远比古代人方便迅捷的多。
李轩在这方面的自信,可比诗文强多了。
可他语声未落,旁边就忽然传来了一声嗤笑:“就你们二人,也敢自称野猪、豹子,争什么大王?真是大言不惭!换成你们那位去北京赴考的师兄,倒还有这资格。至于你二人,不过是蟾蜍、鼠兔之属。”
几人循着声音回望过去,就见两个穿着监生袍服的年轻人,就立在几步之外。
龙睿的面色,当即就沉冷了下来:“到底是谁大言不惭,还不一定呢。别忘了今天上午的射御两项,你二人可都输给了溪泉,成绩也不过与我相当而已。”
那两人的脸色,顿时就也变得不太好看了。
其中一人一声冷哼:“射,御虽为君子之艺,可我们读书人的根本,还是在时文制艺,在礼乐数算上,今日下午的比较,才可见真章。”
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妖女哪裡逃》-第二四零章 我是來談戀愛的推薦
他说到这里,又唇角微挑:“尤其礼乐之后的数算,我对你二人的成绩,真是期待备至。”
这位又将台风尾扫向了李轩:“这就是你们请来的外援?一个六道司的粗鄙武夫,他知道什么是算术?今次老师的出题很难,我劝你们几个,快别给祭酒大人丢人了。”
王静的眼,当即微微一凝,眸现厉泽:“你二人不想打架的话,那就把嘴巴放干净一点。谦之兄他的人品学识,不但我与守智钦佩万分,便是我们老师,也是赞誉有加的。他是我与守智请来的客人,可容不得你们放肆!”
李轩则是不满的瞪了过去:“这位仁兄,你这话我却不爱听,六道司镇压天下妖魔,守护此世安宁已达千载,而边疆武夫保家卫国,自大晋立国以来捐躯百万,试问我们武夫有何可鄙?”
他懒得与这人争辩,直接就以德服人。
当即从袖子里取出从乐芊芊表哥那里赢过来的《正气歌》折扇,然后‘刷’的一声打开。在胸前轻轻摇晃。一身磅礴浩气,则随之辉煌响应。
他这两天冰雷二法都突飞猛进,使一身浩然正气也间接受益。此时只展露出三五成的水准,就已经气象非凡,引得周围人等都对他侧目以视。
对面那两人的眼珠子也为之一突,现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他们都是识货之人,知道李轩这一身浩气的精纯磅礴,堂皇正大,竟然远在他们之上,不逊名儒。
那有那《正气歌》折扇的落款,竟是黄尚宾!此等读书人的至宝,怎么就落在一个武夫之手?
其中一位,不禁咽了咽唾沫:“浩气强横又如何?术题考的是你们术算上的本事。咱们一个时辰后见,届时我们自可见真章!”
等到这两人离去,龙睿就朝李轩道:“这两人一个叫褚文,一个叫奚汉卿,是南京礼部侍郎的弟子,因与我二人老师的学术之争,一向与我们师兄弟不对付。其实论制艺文章,我们虽然入门晚了五年,都不比他们差,唯独在术算一项,却总是输给他们。”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他说到这里,唇角微挑:“其实哪怕在术算一道,他二人也只比我们强出一线。这国子监中另有高人,我二人只能望其项背。”
此时国子监内再次响起了钟声,这是通知国子监诸生‘礼’试已正式开始的讯钟。龙睿与王静二人,也就神色匆匆,往考场方向行去。
这一关简单的,就是考的礼仪,儒门五礼——吉礼、凶礼、军礼、宾礼、嘉礼,都要一一考校。
可国子监又额外重视,毕竟这次的孝陵祭祀,最关键的要求,就是在‘礼仪’上不出差错。
而就在龙睿与王静离开之后,李轩就带着薛云柔,来到了国子监内一个偏僻的小巷里面,与约他至此的权顶天见面。
然后这位直接递过来一叠的文章:“这就是近日需要护法品评的文章,总共三十四份。这是十几年来的头一次,数量稍微有点多,劳护法费心了。”
于此同时,这位还将一个大包裹,送到了李轩的面前:“这是我儒门诸位同道,给护法大人奉上的酬金。”
李轩不由抚了抚额,揩下一把冷汗。

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妖女哪裡逃 線上看-第二二八章 真相的鑰匙看書

妖女哪裡逃
小說推薦妖女哪裡逃妖女哪里逃
司马天元的到来,让彭富来与张岳两人都紧绷的心神舒缓了下来。后者当即咳血,浑身上下的毛孔也溢出血痕。
彭富来只是真元耗尽,张岳却是以虎狼之丹,激发‘刑天霸体’,不可能不付出代价。
他原本还可强撑一段时间,可既然司马天元已经赶至,那就没必要再继续动用这种损伤身体的法门。
司马天元也没让他们失望,赶到后不超过十个呼吸。这一应刺客除了那红衣女子遁逃之外,其余该死的死,该伤的伤。
不过这几人选择在距离朱雀堂不到一里路的巷道里面动手,都已心怀死志。几个被司马天元击伤擒拿的,都在被擒之后的一刻时间死去,七窍中同时溢出黑血。
——竟无一例外的,都是提前在嘴里藏有毒丸,预先服毒了。
“这些混账,还真是无法无天。”
司马天元担心李轩可能会再次遇袭,在横扫了所有刺客之后,就没有继续追击了。
一来他本身不擅遁法,二来那朱雀堂内已经掠出了数道身影,追赶着那红衣女子而去。
“多谢校尉大人!”李轩感激的冲司马天元一抱拳:“今日幸亏大人及时赶至,否则我等几人的下场不堪设想。”
“恰好在附近的酒楼吃早餐,望见你们的求援信号就赶过来了。”
司马天元随后一声嗤笑:“你也少来这一套,当我看不出来,这些人奈何不得你们。谦之你那一吼,真是霸道。”
“那是因他们还没拼命,否则两败俱伤是免不了的。”李轩随后神色微动,上下望着司马天元:“校尉大人你这是?”
此时的司马天元,几乎就裹成了粽子。
“一点小伤,最多三五天就可恢复。”司马天元的脸色发青,无比郁闷:“傍晚的时候我们接到线人密报,赶去与神慧血无涯他们干了一场,结果还是被他们逃了,还死伤了好几人。可恶!如果不是我们的人手不够,怎么会容那些杂种放肆?”
他说到这里,蓦然发泄似的一脚狠狠踢在旁边的一堵院墙上,巨力冲击下,这堵本就千疮百孔的墙壁轰然倒塌。
里面的居民,早就因之前的战斗惶恐不已。当这墙一倒,藏在房内的女子立时发出尖叫。
司马天元更加郁卒了,语含发泄性的说道:“闭嘴!六道司在此办案,此间一应损毁,我六道司都会照价赔偿。”
李轩不由与罗烟面面相觑了一眼,神色惊疑:“怎会如此?”
亏他还指望堂里能将神慧他们擒拿,这次的镇妖塔爆炸案自可迎刃而解。
“他们从狱中带走的两名第四门大高手,已经恢复了七八分实力。我们没想到他们会恢复的这么快,应该是动用了血食与某种邪道秘法。”
司马天元苦笑道:“此外他们还另有高人,当时就有一位情报之外的第四门在场,之后又赶来了一位。我们虽然去了两位中郎将,又请了张副天师随行,却只拿下了十几个邪修。我现在都恨不得撕了石心这个杂碎,但凡仇副总管能出手,或者江含韵他们这些被看押的校尉可以来几个,都不会落到这田地。”
李轩不由凝然,四位第四门的高手聚集于金陵周边,加上一个至今都还在南直隶境内,行踪不明的刀魔李遮天——这形势是有够凶险的。
“不过我们也非是没有收获,在神慧等人藏匿之地,我们发现孝陵的地图。”司马天元此时又好奇的看了过来:“对了,镇妖塔的案子你查得如何了?听说老头子他将这桩案子,交给你了?”
李轩没答话,他直接将他收到袖里的那张宣纸递了过去。
司马天元随意扫了一眼,就微一蹙眉:“林嫂?甄神炼,沈知谋,殷若兰,雷云,马成功,李三思,你在怀疑老甄?他可不像会做出这等事的人,也没有理由。”
“只是怀疑。”李轩摇着头:“这个林嫂已死,最大的线索已断了,你们又没抓到血无涯与神慧,接下来得够我头疼了。”
“你速度快点!”司马天元一点都不体恤,一掌重重拍在了李轩的肩上:“好歹先把仇副总管他们几人放出来,这事就靠你了。”
李轩则是眸现异泽的看着前方,沉吟不语。
这次的袭杀虽然凶险,却也让李轩找到了新的方向。
之前的他,可能从始至终都陷入到了误区。
※※※※
“贱籍贱役?”朱雀楼的顶层,目盲老者微阖着眼,陷入凝思。
半晌之后,他才再次定目看向李轩:“幸亏被你提醒,否则老夫还被所谓的‘弥勒佛子’蒙在鼓中。你先下去吧,此中究竟我会使人查个清楚明白。李都尉,如今的当务之急,还是尽快将爆破案查个水落石出,请务必抓紧时间。”
李轩拱手一拜:“属下明白。”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而等他离开朱雀楼,首先去的就是尸检房。
之前在外面不方便,也不认为他能够在尸检中查到什么,可如今李轩却怀抱着极大的期待。
依旧是从头到脚,无比细致的反复搜检。在毫无收获之后,李轩又开始开肠破肚。
当林嫂的肠胃被破快,担任助手的罗烟就捂着鼻子。
“这种毒,应该是牵机引?鹤顶红的变种。应该是存放过久,毒性减弱了,难怪她服毒后又上吊。”
随后她就发现李轩的脸上,流露出了异色。
“是发现什么了?”
“是有不小的发现,看看这胃里面的食物,这明显是个好吃的主。她是案发之后凌晨丑时(夜01:00-02:59)左右服毒自尽,而将这些食物吃下去,则刚好有三个半时辰。”
罗烟的眉眼微扬,现出了凝思之色。
李轩则将解剖工具放回了工具箱,同时结束了他的元衣术,微微凝神:“我们距离真相,现在就只差一步。”
等李轩从尸检房走出来,返回镇妖塔文档室的时候,发现石心麾下的内堂人马,正抱着为数众多的文档卷宗,从文档室里出来。
李轩扫了这些人一眼,然后就疑惑的望向了站在门口的乐芊芊:“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说要查案,然后把我们调出来的文档都强行调走。就连公孙都尉,也被他们带走了。”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妖女哪裡逃-第二二八章 真相的鑰匙看書
乐芊芊微嘟着嘴,不过也没有太多的气恼之色:“不过幸不辱命,案发之前,所有宣纸,硫磺与木炭的去处,都已经查得水落石出。我记录了一份简表,都在这几张纸上。”
乐芊芊递过来的几张宣纸,也记录了密密麻麻的文字。却比之前几堆山一样的账册,更清晰明了得多。
“木炭的使用量很难查明,不过在昨日,我走访了镇妖塔所有的楼层。其中第四十层到五十六层,都反应说九月十七日当天,木炭的量稍有不足,他们不得不节省使用。”
“接着是硫磺,镇妖塔内的使用量极大,一天就达到了三十石。不过最可疑的,却还是这一项,几只最近才送到塔里面的蛇妖。”
乐芊芊一边说着,一边将另一张纸送到了李轩的面前。
上面记载了这几条蛇妖的来处,它们的经手人,还有硫磺与雄黄的用量。
李轩看着这张宣纸的同时,不解的询问:“这是为何?”
当纸上的几个人名入眼,李轩就眼神微凝。
“是硫磺的用量有点异常,要镇压蛇妖,用雄黄更有效得多。”
乐芊芊在纸上指了指,同时解释道:“可我仔细查阅之后,发现他们不但调用了足够量的硫磺,就连雄黄也拿了不少,是足以镇妖蛇妖的量。所以——”
“所以在账面上,我们看不出异常是吗?”
“就是这样!”乐芊芊点了点头:“就比如这只五重楼境的红磷蛇妖,他们拿了二石硫磺,又拿了半石的雄黄。可无论是硫磺,还是雄黄的量,都足以镇压妖蛇。可由于两种东西,都没有超出规定的量,总库的管事也就批了。我们之前查账的时候,也好几次将这一节漏过。只单独查硫磺,是看不出究竟的。”
“干得漂亮!”李轩一边佩服乐芊芊的细心,一边继续问道:“那么宣纸呢?查出来没有?”
“没有?”乐芊芊摇着头:“我虽然怀疑几个地方有出入,事发之日,好几个楼层的纸张被付诸一炬。很奇怪的是,有两个楼层的妖魔作乱,明明不是很严重了。这些有出入的地方,我都给大人你做过标记了。”
她说完之后,就有些担心的问道:“听说大人你今天遇袭了?有没有怎么样?彭富来与张岳呢?他们怎么没回来?”
“老彭陪张岳去药房疗伤了。”李轩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少女:“芊芊这么关心我?好感动。”
“说什么呢?”乐芊芊的脸稍稍一红:“只是~只是礼貌的问一句,下属对上司的那种关心,你别乱说。”
李轩越看越觉可爱,本能的就想继续撩,可随后就发现罗烟正以鄙薄的目光看着他。
李轩随即想到自己是已经定情的人了,不能这么渣,于是就强行按捺了下来,神色恢复肃穆:“芊芊你现在帮我再做两件事!其一,查一查六道司所有校尉的家世背景,看有没有与贱民相关的。”
乐芊芊的神色,明显有些错愕,然后她又听李轩道:“再仔细查一查,看看我们六道司,还有谁可能接触到镇妖塔的结构图。我记得之前罗烟说,二十几年前镇妖塔的下水道经历过一次大规模的修缮,那些工匠的背景,你也得帮我查一查。”
乐芊芊愣了愣神:“我一个人吗?”
“朱雀楼与明幽都的所有文书,都随你抽调,总之尽快查清楚。”
李轩一边说着,一边往厨房的方向走去。有些情况,他得去那边再确证一下。还有乐芊芊说的那些硫磺,也得实地去看看。
他将所有信息在脑海里再过了一遍后,感觉自己距离真相的钥匙越来越近了。

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妖女哪裡逃討論-第二一八章 反正我是信了讀書

妖女哪裡逃
小說推薦妖女哪裡逃妖女哪里逃
“我也很奇怪。”薛云柔似笑非笑的将酒与花生放在了桌上,随后又从小乾坤袋里面拿出了两碟菜:“表姐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还有,什么叫做被轩郎他骗了身子?在表姐眼中,我薛云柔就这么不知检点?该不会——”
薛云柔眼中流露出戏谑之色:“表姐该不会是担心轩郎他被我抢了,所以尾随跟踪至此吧?啧啧,这可就有趣了。”
江含韵面色更加臊红,她本能的就往之前立足的方向看过去,却不见那只死狗的踪影。
江含韵一阵气结,心想改天她一定撕了听天獒的狗嘴!
而就在她一阵尴尬,不知该怎么应对才好的时候。江含韵蓦然又神色一动,看向了玄武湖的南面。
李轩也听到了动静,那是从朱雀堂方向传来的钟鸣声,隐隐间还有着爆震声响。
再当他睁开护道天眼,也看向了城南,赫然只见那位于几十里外的朱雀堂上空,竟有一股巨大的妖气冲起,直贯云霄。
“镇妖塔?”江含韵心绪凛然的同时也暗松了口气,她眼珠一转,就开始信口雌黄:“云柔你在乱说什么?什么尾随跟踪?胡言乱语!我是来找李轩的,朱雀堂那边出了状况,我们得尽快回去看看。”
她想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她是信了:“事况紧急,我先走一步,李轩你随后跟过来。”
火熱都市小说 妖女哪裡逃 起點-第二一八章 反正我是信了閲讀
江含韵都不等二人回话,就直接凌空飞起,雷光电闪一样直往朱雀堂的方向飞去。
李轩看着她逃一样的往南面飞离,却是哭笑不得。可他随后也振衣而起:“这是朱雀堂的警钟,那边的镇妖塔应该是出了点变故,我得回去看看。”
薛云柔有些不情不愿,可她却更知轻重。当即将一件梭形法器,招引了出来:“那我陪轩郎一起去。乘坐我的‘玄冥至阳梭’,速度更快。”
李轩看了飞梭一眼,就微微颔首。
这法器他乘坐过,确实是如雷似光,几十里路须臾可至,还有强大的防御力。它除了法力消耗较大之外,就没什么缺点了。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这样的代步工具,也是李轩下一步想要谋求的。他已修成了浩然正气,理论来说,也是走上了术武双修的路。
而‘法力’这东西,说到底还是元神力量的外溢。
半刻之后,薛云柔携带着李轩,还有他的‘断后金刚’,赶在江含韵之前,来到了朱雀堂。当两人从‘玄冥至阳梭’出来,面色都沉凝如冰。
远远可见那镇妖塔的东侧一角,第四层处破了一个较大的孔洞,内中妖气澎拜,直冲天际。
那爆震声响,则来自于镇妖塔的内部,持续不绝,这时候就连地面,也在持续的震颤。
江含韵紧随在他们之后凌空降落,她的脸色青沉似水,直接就从那孔洞穿入了进去。
李轩则寻了一个在外围警戒的同僚:“这里是怎么回事?”
“都尉大人!”那人认得李轩,当即躬身应答:“据说是塔内的‘封魔阵’与‘镇魂柱’出了问题,以至于塔内封镇的几头大妖恶灵失控,从内部打破了外壁,走了不少妖魔。如今总管与仇副总管,还有诸位大人,正在塔内镇压妖魔。”
李轩一阵发愣,他大概知道这镇妖塔之所以能够镇妖,就是依靠‘真武封魔阵’与‘镇魂柱’。
超棒的都市言情 妖女哪裡逃 ptt-第二一八章 反正我是信了推薦
前者是由千年前几名天位术师联手布置的法阵,专用于封镇妖魔,隔绝血煞。更可借真武神力,北斗星光,斩妖除魔。
‘镇魂柱’则是取自于南海海底之下的奇物,只要有灵力源源不断的灌入,此物就能拥有强大的镇压神魄之能。
所以任是天位大妖,一旦入了镇妖塔,也会变成一团软泥,任由宰割。
他想的是仇千秋近日三令五申,要加强镇妖塔的警戒,又请来了包括张副天师在内的几位第四门术师,修缮补完塔内的阵法,怎么还是出了这种状况?
李轩无暇细思,随后也带着他的‘伏魔金刚’,从东面的缺口处纵身入内。
才刚进入,李轩就望见一个黑影,正试图从缺口穿出。
薛云柔的反应,则比李轩更快一筹,周围一瞬间生出数十上百条的雷霆锁链,将那黑影环绕困束。
李轩的‘伏魔金刚’,则紧随其后。它以‘伏魔’为名,自有降妖伏魔之力,一剑轰落,周身也隐隐滋生出电流,将那黑影轰到残缺不全。
这个时候,李轩才看清楚那是一头第三门的百骨魔。而此时他的怀义刀,已经浩气勃发,将后者的残躯炸成了粉碎。
——可能是被封镇太久,这头百骨魔虽有着第三门的修为,给李轩的感觉,却是羸弱不堪,竟不比那些第二门的妖魔强上多少。
“你是李轩?”
在缺口的中央处,一位三旬左右,满面虬须的中年男子看了过来:“你身后这位,可是天师府的人?”
李轩定目望去,然后就躬身一礼:“下官参见中郎将!”
朱雀堂共有四位四品伏魔中郎将,地位仅在伏魔真人之下。可因这四位中郎将,主掌的是南京城周边诸府州的地方事务,所以李轩自入六道司以来从未见过。
薛云柔也抱了抱拳:“天师府外门嫡传薛云柔,见过王大人。”
“原来是江校尉的表妹,”那中年人了然的点了点头:“无需多礼,这里有我在,它们跑不出去。李都尉你可速至第七层,那边的人手还不够,也劳烦这位薛姑娘出手襄助,助他一臂之力。”
镇妖塔的第七层,关押的都是六七重楼境的妖魔恶灵。
按说这超出李轩的能力之外,可后者入塔展现出的战力,却让中年人感觉惊艳。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妖女哪裡逃 線上看-第二一八章 反正我是信了相伴
不过真正能让他放心的,还是尾随在后的薛云柔。
優秀小說 妖女哪裡逃討論-第二一八章 反正我是信了看書
这位伏魔中郎将的话,也很是客气,普通的第三门术师,在六道司内就有着崇高地位,何况是一位天师府的外门嫡传?
薛云柔也答应的爽快:“晚辈义不容辞!”
她现在的心情其实很奇怪,以前总仰慕李轩的英勇无畏,正气凛然。可等到二人定情,薛云柔却又感觉六道司的工作太危险了。
还有李轩身上的那套法器——好扎眼的感觉!能不穿么?
薛云柔心想今次事了,就该找个机会试探李轩,看能否让轩郎辞了六道司的差事,与她一起去龙虎山修道,从此双宿双栖。
可以轩郎他的为人,还有这一身的浩然正气,他多半不会愿意的。
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妖女哪裡逃討論-第二一八章 反正我是信了鑒賞
如果是这样,薛云柔觉得自己真有必要在六道司也弄一个客卿的身份,可以跟随李轩办案。
既然没法阻止轩郎,那她就有难同当,亲身去看护自己的郎君。
镇妖塔的面积极其广大,不但高达一百七十丈,面积也达到了长宽百丈的规模。内部则可能是用了‘芥子纳须弥’的法门,里面的空间,比它实际的面积还要大不少,长宽都达到了三里以上。
这点距离对于两人来说,其实不值一提。可两人沿着浪荡与楼梯往第七层行进,却足足花了半刻时间。
主要是被沿途遭遇的妖魔恶灵耽搁了——这次脱困的妖魔数量着实不少,幸在里面没什么成气候的,被李轩二人干脆利落的解决。
毕竟薛云柔的法术,还有李轩的‘寒意天刀’,无不都是利于群战。
二人合璧,就仿佛是地府之战的重演。不同的是他们现在有个能打能扛的伏魔金刚,李轩刀光挥洒间,则隐隐有了高手气度;而薛云柔的修为,也已到了第七重楼,今非昔比。
到了第七层,此地更是群魔乱舞的状态。这一层并无校尉级的人物镇压。几十个狱卒与牢头,都不得不退缩到了镇妖塔的正中央,围绕着‘镇魂柱’固守。
后者还是没有灵力灌入,处于死寂状态,可在其周边二十丈范围内,依旧有着一定的镇魂之能。
那些妖魔则聚集在南面,试图破坏镇妖塔的外壁。
等到李轩二人到来,这些狱卒无不神色一松,面现喜意。开始配合他们,将这一层的妖魔肃清的肃清,扫荡的扫荡,关押的关押。
绝大多数时候都是直接斩灭,这个时候,李轩等人已顾不得那孽力散溢,可能滋养出新的恶灵魔物,毒害世人了,他只能专顾眼前。
如果任由这些六七重楼境的强横存在跑出去,才是更大的祸患。
而此时在地底之下,时不时的就会传出巨震,使得整座镇妖塔都随之摇晃,让人心惊胆战。
李轩知道那是镇妖塔位于地下的那几层——真正的大妖大魔,都被关押在此,那里也是‘真武封魔阵’的阵基所在。
此时仇千秋与伏魔总管,还有堂中的几位第四门,都在下面。这几位的胜负,直接决定着镇妖塔的成败。
让人欣喜的是,就在大概半刻钟后,那镇魂柱上篆刻的符箓,再次浮现光泽。
李轩他们肃清扫荡的速度,在之后陡然加快,只因在那镇魂柱的作用下,几乎所有妖魔的神魄之力,都已萎靡到了极致。
而就在第七层恢复安宁之后不久,李轩被召集到镇妖塔地下第三层。他发现堂中几乎所有的伏魔中郎将,伏魔校尉,都齐聚在此。
还有寥寥几位伏魔都尉跻身其间,李轩正是其中之一。
就在伏魔总管与仇千秋的前方,司马天元脸色苍白的禀告:“今次镇妖塔之变,共有二十七位狱卒战死,逃脱妖魔一百四十七头,还有包括神慧上人在内的十四名水牢案犯通过水道逃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