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都市至尊神婿 起點-第三百九十一章 不戰而屈人之兵展示

都市至尊神婿
小說推薦都市至尊神婿都市至尊神婿
杜惊云淡淡一笑,吐出一句不着边际的话:“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让我非常的不爽。”
好看的都市异能 都市至尊神婿 愛下-第三百九十一章 不戰而屈人之兵分享
“不爽?那也只能忍着。”
赵司语冷笑一声,气焰十分嚣张。
“可我……忍不了!也不想忍!”
杜惊云抬起工兵铲猛地一挥:“给劳资狠狠砸……”
一伙手下再度齐齐扬起了工兵铲。
“慢着!”
这一次,并不是赵思语和萧若寒出声喝止,而是林锋慢悠悠的走了上来,当场拦住了众人。
“杜少,当今可是法制社会,打打杀杀那些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了,这么做反而落了下乘,当众砸店更是不可取,也不值当。”
林锋轻轻拍了拍杜惊云的肩膀淡淡一笑:“砸起来倒是痛快了,但事后赔偿起来,还是自己掏腰包,没必要白白损失这笔钱。”
既然汪氏古玩背景不俗,这也就意味着杜惊云在这件事中占不了便宜,现在砸了,转过身就可能被人家施压数倍的赔偿。
这个亏,林锋自然不能让杜惊云吃下去。
“是你?”
赵思语和萧若寒几乎同时低声娇呼出口,瞬间认出林锋这个龙家的上门女婿。
只不过萧若寒的眼眸中充满了无尽的怨毒和彻骨的杀意,武圣玉一事让她成为古玩城的笑柄,也让她损失相当惨重,甚至店面都差点被封。
赵思语则是一脸不屑和讥讽,认为林锋一个吃软饭的家伙搅进两大势力博弈,实在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对于那天在机场看到的六个一的奔驰,她早就跟花旗副总打听过了,乃是杨耀云的专属座驾。
这说明林锋仅仅是借别人的豪车来出风头而已。
如此一来,她对林锋的印象,除了无能、窝囊废之外,还多了一个虚荣的头衔。
“锋哥,不砸了这破店,心里实在是不痛快啊。”
听到林锋的劝告,杜惊云眼中光芒闪烁不定:“哪怕之后要赔十倍,我今天也要出把心中这口恶气出了。”
其实他自己心里也很清楚,砸店自然是容易,可善后麻烦,有汪家这个庞然大物力挺,他今天怎么砸下去的,明天就要怎么成倍的赔回去。
可要是不砸,杜惊云心里又堵得难受。
“要想出这一口恶气,其实不难。”
林锋脸上笑容变得玩味起来:“更不需要砸店这么暴力,这么麻烦。”
杜惊云闻言一愣:“不需要砸这店就能出气?”
林锋点了点头,淡淡一笑:“正是,咱们就以德服人,一样可以让她们没地方哭。”
萧若寒闻言冷笑连连,认为林锋就是装腔作势。
超棒的都市小說 都市至尊神婿 愛下-第三百九十一章 不戰而屈人之兵相伴
几个女店员也很是不以为然,或不屑撇嘴,或相视轻笑。
就连杜惊云都感觉束手束脚,区区一个上门女婿林锋,又哪能掀起什么浪花?
赵思语抖了抖腕上的卡地亚名表彰显自己高大上的身份,随后极为傲慢的蔑视着林锋:“你一个吃软饭的上门女婿,有什么本事来出这口气?”
看到赵思语轻蔑的眼神,林锋摇了摇头冷笑一声:“夏虫不可语冰,燕雀安知鸿鹄之能……”
又是一个狗眼看人低的女人。
今天本大爷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杀人诛心,不战而屈人之兵。
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都市至尊神婿 愛下-第三百九十一章 不戰而屈人之兵分享
他不再理会赵思语等人,只是扭头望向杜惊云:“杜少,你现在手里有多少能动用的资金?”
杜惊云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二十个亿随时到账。”
林锋点了点头,随后又望向萧若寒开口:“你们店的原石卖不卖?”
“我还以为你有多高明的手段。”
萧若寒闻言先是一怔,随后冷笑连连:“原来你是想要通过赌石让我们亏本,你这所谓的出气方法还真是奇葩的可笑。”
赵思语她们也都不屑一笑,俏脸上尽是戏谑和极度不屑。
先不说赌石是靠真本事发财的话,就算是纯粹的靠运气,让林锋或许能够捡个大便宜,但原石都是明码标价的,而且利润早就算进去了,汪氏古玩店也是稳赚不赔。
真不知道林锋是不是脑子被门夹了,竟然出这个馊主意。
一众看客也都是一样的看法,均是对林锋露出明显的鄙视之色,原本还以为他要上演吊丝惊天大逆转,没想到是竟然要玩赌石。
精华言情小說 都市至尊神婿笔趣-第三百九十一章 不戰而屈人之兵鑒賞
见识过林锋本事的杜惊云则一脸炽热盯着林锋,他相信林锋这种超级武道强者绝对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
“你就别那么多废话了。”
林锋无视众人异样的目光,只是盯着萧若寒开口:“你只需要直接告诉我一句话,原石到底卖还是不卖?”
“敞开大门做生意,哪有不卖的道理,不管是我们的朋友,还是我们的敌人,我们都欢迎来这里做买卖。”
萧若寒紧紧逼视着林锋:“店铺总共有一万八千块原石,每一块都做了明码标价,总价值接近三百个亿。”
“你想要买多少,我就能卖多少。”
“只要你和杜少的财力雄厚,你完全可以把它们全部买回去,但凭你心里高兴。”
優秀玄幻小說 都市至尊神婿討論-第三百九十一章 不戰而屈人之兵推薦
她神情很是玩味:“就怕到时候你们不仅赚不到钱,反而还亏得连裤衩子都保不住。”
当然,那所谓价值三百个亿的原石,不过是萧若寒她们狮子开大口的售价,真正成本也就六十亿左右。
林锋不置可否,反问了一声:“你们确定不会反悔?”
萧若寒扬起俏脸,掷地有声:“公平交易,童叟无欺,何来反悔?”
赵思语轻蔑的瞥了林锋一眼:“林锋,我劝你还是掂量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就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你懂什么是赌石吗?”
“别到时候偷鸡不成蚀把米,把杜少的二十个亿赌个精光,你哭都没地儿哭去。”
林锋淡淡一笑:“你还是多担心担心你自己吧,一会儿没地儿哭的人肯定是你。”
“我还告诉你,杜少心中这口恶气我今天替他出定了。”
赵思语伸手一指地面,随后抬头盯着林锋冷声喝道:“你今天要是真能出了这口恶气,我赵司语磕着头恭送你走出大门。”
一个吃软饭的家伙不仅在这里叽叽歪歪,还不知死活的掺和进两大势力的博弈之中,在赵司语看来就是哗众取宠,甚至是自取灭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