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玄幻小說 都市之最強狂兵(又名:都市狂梟 主角:陳六合) 起點-第5752章 打草驚蛇

都市之最強狂兵(又名:都市狂梟 主角:陳六合)
小說推薦都市之最強狂兵(又名:都市狂梟 主角:陳六合)都市之最强狂兵(又名:都市狂枭 主角:陈六合)
“有这个可能。”刑天言简意赅。
“奴修前辈,陈六合,你们觉得这里怎么样?如果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我们是不是可以立即离开?”鬼谷非常谨慎的问道。
陈六合沉默了下来,看着奴修,显然在等待奴修做决定,对于黑狱,奴修更加的了解,而处理这样的情况,奴修显然也更会有经验一些。
奴修思忖了片刻,道:“既来之则安之吧,即便现在要离开,也不是个办法,就这般冲忙离店,反而会更加引人注目,对我们不一定有好处,毕竟,我们一行六人,太过显眼了一些。”
顿了顿,奴修又道:“好在,我刚才刻意观察了一下,这家客栈内,没有什么能够对我们产生威胁的强者存在,所以,即便是我们被人盯上了,暂时也会是安全的。”
陈六合深吸了口气,说道:“怕就怕,后续会出现什么变数啊。”
他看向了奴修,说道:“老头,你可别忘了,在这黑遇上,咱们还有两方死对头呢,一个是腥风老妖,一个的那个翻天会。”
听到这话,奴修眉头上扬了几分,意味深长的看了陈六合一眼,道:“你也发现了?”
陈六合点了点头,道:“那么明显的事情,自然逃不过我的眼睛。”
“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帝小天有些茫然的问道。
陈六合环视了众人一眼,说道:“刚才我们在楼下就餐的时候,我曾细致的观察过周围的人,我发现,其中有一桌人,在他们的衣襟之上,绣着一个‘天’字。”
“这能代表什么?”君莫邪问道。
陈六合又道:“在死亡海域的那一战,来伏击我们的那些人的衣襟上,也同样绣着一个‘天’字!”
听闻,帝小天等人大惊失色,这一点,他们还真的没注意过,在死亡海域的时候,当时的情况那么危急,他们满心的恐惧,只求死战保命,谁还会去注意那些细节呢?
“也就是说,在这家客栈内,还有翻天会的成员?”鬼谷倒抽了一口凉气。
陈六合跟奴修两人同时点了点头,奴修道:“没错,这客栈内,的确是有翻天会的成员。”
“不过,那些都不是什么大问题,翻天会的人大概率已经认为我们丧生在了死亡海域之中,很难想得到我们幸存了下来,并且还转辗反侧的成功来到了黑狱。”
奴修泰若自然的说道:“所以,不用担心他们,他们根本不认得我们。”
“是这个道理。”帝小天说道。
“我想,这家客店跟翻天会应该也不会有什么联系吧。”陈六合道了声。
“那……那个女掌柜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帝小天问道。
“管他有什么意思,我们一行确实有些扎眼,且出手阔绰,会被特别关注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事情!今晚在此休息,大家小心一些便是,都多一个心眼。”陈六合说道。
奴修点了点头:“散了吧,早些歇息,明日一早我们便离开这里,都不要睡得太死,一旦发现不对劲的风吹草动,立即离开。”
说罢,奴修就率先起身,走出了这个房间!
六个人,三个房间,两人一间。
分房间也是经过奴修深思熟熟虑的,为了大家能够各自照应,陈六合跟鬼谷一间,奴修跟君莫邪一间,刑天则是和帝小天一间。
这样一来,能最大程度的保障鬼谷和君莫邪两人的安全,因为这两人的实力最弱。
一楼大厅的喧闹声一直持续到夜深才慢慢消停。
漆黑的房间内,陈六合没有入睡,而是盘膝而坐,进入了属于他的沉浸入定当中。
这样的夜晚,无法确定因素太多,他是断然不敢让自己熟睡过去的,这样的静气养神,也能让他补充精力,养足精神。
夜很沉,也很静,萧瑟无比,窗外的风声“呜呜”吹动,风很大,吹得远处的竹林草叶摇曳不已,发出了“哗哗”的声音。
就在这个时候,徒然,入定中的陈六合耳朵轻轻的颤动了一下,紧接着,他猛然睁开了眼睛。
因为他隐约听到了门外传来的一丝动静,仿若有轻微的脚步声传出,有人上楼了!
按理说,在这人来人往类似于驿站的客栈之中,有人往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但陈六合的警惕性实在是太强了,说一声惊弓之鸟也不为过,任何的一点风吹草动,都能被他及时察觉,这是小心到极致的表现,而陈六合向来都认为,小心是一个非常好的习惯,这是美德。
正是因为这样的小心,不知道在多少次救了他自己的性命!
况且,此刻他还置身在这样一个环境陌生且充满了危险的地方。
“笃笃笃”过了不到十几秒钟,房门忽然被敲响了。
这更让陈六合的心脏狠狠一颠,另一张床铺上陷入浅睡的鬼谷和嚯的睁开了眼睛。
不等他惊声开口,陈六合立即就用手掌按住了他的嘴巴,示意鬼谷别出声。
陈六合的神情无比凝重,他盯着紧闭的房门,没有开口说什么。
“笃笃笃”敲门声再次响了起来。
“在吗?是我,这家客栈的店家,再不说话的话,我可要闯进去了。”门外传来女人的声音,这声音陈六合记得,正是那女掌柜的声音。
陈六合的瞳孔微微收缩了几下,他开口说道:“女掌柜的?这都夜深了,你难道不知道扰人清梦是一件非常不礼貌的事情吗?”
“*既然醒了,那就开门吧。”女掌柜说道。
“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直接在门口说吧。”陈六合的语气显得非常平静,带着几分朦胧倦态。
“这恐怕不成了,就在方才,本店发生了一桩突发事件,并且与几位客人息息相关。”女掌柜说道。
“哦?什么事?”陈六合道。
“再不开门,我就闯了。”女掌柜说道。
陈六合赶忙道:“别,我们还没穿衣衫,掌柜的稍等片刻,我这就起身。”

言情小說 都市之最強狂兵(又名:都市狂梟 主角:陳六合)-第5595章 反常的獨見推薦

都市之最強狂兵(又名:都市狂梟 主角:陳六合)
小說推薦都市之最強狂兵(又名:都市狂梟 主角:陳六合)都市之最强狂兵(又名:都市狂枭 主角:陈六合)
“没错,三十多年前,为师还收过一个关门弟子,只不过三十年前为师遇害,与你那位大师兄失去了联络,如今三十年过去了,如果你那位师兄还活着的话,定然也是一个角色了。”奴修说道。
那做派,入戏很快,直接就以“为师”尊称了。
“大师兄?这就有点意思了,老头,我那个大师兄是不是很牛?赶紧把他给找回来啊,咱们现在正缺打手…….额,不对,是咱们现在正缺帮手呢。”陈六合说道。
陈六合那叫一个兴奋啊,今天这可是被好事被撞着了,这明摆着不是买一送一吗?得了个便宜师父,还赠送一个在三十多年前就拜师了的大师兄。
能被奴修收入门下,可见,那个大师兄也定然绝非平平无奇之辈啊。
再加上这么多年过去了,实力恐怕强大到难以想象了。
听到陈六合的话,不知道为何,奴修的眼角眉梢都禁不住的跳动了几下,似乎陈六合口中的那个大师兄有几分古怪。
“嗯……这个……”奴修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吞吞吐吐了片刻。
最终他咳嗽了几声,才说道:“徒儿,这里面的事情你有所不知,三言两语也跟你说不清楚,以后吧,等以后你有机会见到你的大师兄,你自然就会知晓的。”
陈六合挑了挑眉头,满脸奇怪的问道:“老头,难不成我那个大师兄还有什么奇特不成?”
奴修抬起手就是在陈六合的脑门上敲击了一下,怒斥道:“什么老头老头?为师是你的尊师,你要懂得尊师重道,要喊我师父!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到底懂不懂?”
陈六合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知道了老头。”
奴修气得胡子都吹起来了:“你那位师兄呢,的确是有些与众不同,现在也跟你说不明白,这辈子能不能再见到都是个未知数呢,不提也罢。”
陈六合心中对那位大师兄更加多了几分好奇了…….
“老头,现在这师也拜了,什么时候开始教我本事?您老是不知道,这一次你的宝贝徒弟在蜀中可是被欺负的不轻,那帮小王巴蛋武技层出不穷,差点没把我给打蒙了。”陈六合佯装委屈的说道。
“不要着急,学本事不是急于一时,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学到的!你先把伤势养好,养好了之后,我自然会对你有所安排的。”奴修装出一副为人师表的高深模样,不急不缓的说道。
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都市之最強狂兵(又名:都市狂梟 主角:陳六合)笔趣-第5595章 反常的獨見閲讀
“总之,有为师教导你,以后绝不会再让你再武技方面有所吃亏,不然的话,我奴修这辈子所学,可就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了!我奴修这块招牌,可不想砸在你小子手里。”奴修道。
“那是那是,有您老人家教导我庞杂绝学,我离一统江湖千秋万代定然不会太远。”陈六合赶忙*着说道。
周围的人看到两人这一幕,都有些无言以对了,这可能是他们这辈子见过最简单最快速的拜师收徒了。
“那个……奴修前辈,您老人家还缺徒弟么?您看看我成不…….”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小心翼翼的声音传来,开口说话的,却是帝小天。
说实话,这一刻,他是真的有点羡慕陈六合了,能拜奴修为师,那绝对是一件受益无穷的大好事。
看到帝小天的模样,陈六合差点没有笑喷出来。
奴修回头看了帝小天一眼,眼中带着几分嫌弃,道:“你以为什么人都能拜在我奴修的门下吗?你虽然天资不错,但拜师还是别想了,老夫一身所学虽然庞杂浩瀚,可有一个衣钵传人就足够了。”
帝小天脸色都苦了下来。
陈六合强忍着笑意,道:“老头,您也别那么小气嘛,虽然不收徒弟,但您也可以多教一些东西给他们!他们的天赋都很强,在您老人家的点化教导下,他们肯定能够一跃千里更上层楼。”
“他们跟在我的身边,也需要提高实力,那样才能对我有所帮助不是?”陈六合卖笑讨好的说道。
奴修审视了帝小天和刑天一眼,道:“嗯,你说的还算有几分道理,指点指点他们没有太大的问题!等着吧,等你的伤势恢复了,我一并把你们三个一起教了。”
帝小天和刑天两人无疑是欣喜若狂,连忙感谢奴修。
奴修一脸的傲然,随意的摆了摆手。
当天夜里,奴修独自一人来到了病房外的廊道上,负手而立,看着窗外的夜空星辰。
他目光深邃悠远,仿若浩瀚星河一般,透露着无尽沧桑,他的人生无疑是非常精彩且富有传奇性的,他的过往,自然也是轰轰烈烈的,有很多事情,都值得他去追忆。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都市之最強狂兵(又名:都市狂梟 主角:陳六合)笔趣-第5595章 反常的獨見鑒賞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这脚步声很轻微。
“奴修前辈。”一道轻唤,在奴修的身后响起,声音清明悦耳,如山涧流水一般的清澈。
奴修头也没回,依旧看着窗外夜空,道:“我知道你一定会来找我的!”
他不用看也知道身后的人是谁,并且,对这个人的到来,他一点都不觉得惊讶,预料之中。
“前辈怎么就知道我一定会来?”站在奴修身后的沈清舞开口询问。
“因为你眼中藏着太多的愁容与心事,因为你把我那个便宜徒弟看得太过重要了。”奴修说道。
“所以,前辈今晚独自来此,就是为了给我创造单独见你的机会?”沈清舞问道,聪明人和聪明人对话,总是非常的简单。
“如果你今晚没来,就当我是看走了眼。”奴修说道。
“那前辈一定知道清舞为何要来找您了。”沈清舞道。
“你想帮助陈六合。”奴修说道。
“没错,奴修前辈,请问您有什么方法能够帮助到我吗?”
顿了顿,沈清舞又道:“他的路太难走了,我能感受到他的压力和艰险,虽然你们都给了他足够的信心和期望,但我很清楚,其实在你们的心中,仍旧没有太看好他脚下的这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