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詭異入侵 愛下-第0304章 識貨之人分享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诡异入侵
说到底,跟头号签那幅图卷一样,这天外原石也带有一定的赌性,只不过赌的方向不同。
江跃寻思了片刻,给出了自己第一份报价。
“我出一张辟邪灵符。”
那人听了报价,连连摆手,语气夸张道:“开什么玩笑,我这原石是肉眼可见的宝贝。你之前换那几个破烂货都能给一张辟邪灵符加上一张辟火灵符,没道理我这原石才值一张辟邪灵符。兄弟,你这个报价很没诚意啊!”
江跃呵呵一笑:“照你说你觉得什么价才有诚意?”
那人也不说话,直接摊开五指,朝江跃比了一个手势。
“五张?”江跃苦笑,摸了摸鼻子,“你这也太贪了。就你这块石头,肯定也是捡来的,谈不上什么持有成本。这样,我再给你加一张辟火灵符。跟那三件宝物一个价,你看行不行?”
“不可能,不可能。低于那个报价,我肯定是不换的。”
这人语气坚决,完全不肯松口。
江跃虽然对这原石有些兴趣,但这玩意终究也不是急需品,而且这种东西,往后的日子里,很可能会再次出现。
“你要这么说,这原石我估计也没人要得起。算了,你再看看别人有没有想做这冤大头的,我反正是出不了这个价。”
江跃说着,施施然回到座位。
五张辟邪灵符?江跃倒不是给不起。
还是那句话,他不能扰乱交易市场。不能把灵符泛滥化。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物以稀为贵,灵符同样如此。
越矜持,越咬紧灵符的出手频率,这东西的交易价值就越高。
对方这原石是饥饿营销,江跃的灵符何尝不是这种心思?
江跃回到座位,倒成了不少交易者的风向标。
原先对原石有兴趣的一些交易者,见对方要价这么高,也纷纷摇头,退出了报价。
当然,也还有个别对这原石特别感兴趣的,还不肯死心,依旧在磨着原石主人,想通过压价来获得原石。
奈何这些人要么手头没有好东西可以匹配这块原石,要么手头的好东西,原石主人不感兴趣。
根据规则,别人报价之后,他自己也可以对自己中意的宝物进行报价。只是,他的报价确实太高,报给江跃时,是三张辟邪灵符,两张辟火灵符。江跃压根没考虑,直接拒绝了。
报价其他人,同样被人无情拒绝。
到头来,这么一块上好的原石,因为要价太高,竟然没交易出去。
当然,没交易出去也不要紧。
宝物继续留在展柜上,后面也许还有机会。
毕竟,后面还有很多交易者要展示宝物,同样可以对他的原石展开主动报价,当然这种已经展示过的宝物,错过这一轮的话,到后面就属于陪衬,相当于拍卖会上流拍的东西,要想再交易出去,难度显然更大。
要么降价,要么只能留在手中。
交易继续。
别看后面顺位靠后,但是好东西其实并不少。
很快,又有一件东西,引起了交易的注意。
这竟然是一副弹弓。
这弹弓当然不是小孩子玩的玩具。
从手柄的纹路上就可以判断出,这弹弓绝对是年月很久的东西。
看上去,手柄显然不像是木材材质,倒更像是一块叉骨打磨而成的,只是年月太久,经过一代代人的把玩,这手柄弓架已经被玩出了包浆,这么一来,手感肯定会非常完美。
当然,这种东西,卖点肯定不是手感。
如果仅仅是手感,那就是一个玩具,不可能放到黑市的展柜上。
这玩意,它显然具有一定的灵性。
手柄弓架是兽骨打磨而成,皮筋同样不是工业品,而是由某种韧劲十足的兽筋制作而成。
不但拉力更强,韧劲十足,射程也明显比玩具弹弓要远好几倍。
后面的皮兜应该也是兽皮制成,年月久远在上面留下了痕迹,但却完全看不出损毁的样子。
整个东西往展柜一放,就透着一种岁月的沉淀感,让人感觉到它的不凡。
要说弹弓的攻击力,完全无法跟弓弩媲美,更不可能比得上热武器。
可是这弹弓,显然不在此列。
根据介绍,这弹弓乃是传承宝物,可以结合灵力攻击,对对手形成远程打击。
如果是一个月前,要说灵力攻击,很多人也许是一头雾水。
但是随着诡异时代的来临,这几天的灾变不断,灵力这个概念已经慢慢的被大家所熟悉。
众所周知,现在的热武器也好,冷兵器也好,大多数其实就是常规攻击,不可能有附加效果。
结合灵力攻击,其实就是附加效果。
而且,这个附加效果的攻击力,很可能远远超过它的常规效果。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詭異入侵 線上看-第0304章 識貨之人推薦
这才是这副弹弓最吸引人的地方。
当然,这些还是片面之词。在场的专家也无法给出权威的定论。
所谓的结合灵力攻击,到底怎么结合?到底能发挥多大威力?这些都没有一个直观的数据显示。
当然,这不是这副弹弓独有的问题,很多宝物,它的好处都无法直观显示,很多时候需要适当的脑补。
只有用过之后,才能真正给予准确的评判。
在交易会上,这显然不太好实现。
不过,这并不影响这副弹弓的行情,一时间,报价的人倒是不少。
只是,这些报价多数还是比较克制,并没有特别让人惊爆的报价。
终究,在不少人看来,弹弓作为一种武器,似乎有点太小儿科,有点儿戏的感觉。
这种东西到底能否靠得住,还得两说。
江跃在人群之中,并不去抢风头,他更愿意多多观察。一来观察一下弹弓主人对这东西的期待值有多高。
此外也要观察一下,这弹弓到底有多大灵性。
江跃基本可以确定,这玩意确实能够结合灵力攻击,但是到底能结合到什么程度,造成多大伤害,至少得心里有个谱。
别看江跃后来没怎么出手,只要他一出现,必然会成为焦点。尤其是每一个宝贝主人,见到江跃这个灵符拥有者出现,总会特别感兴趣。
大家都不知道江跃的身份,但无疑,灵符让江跃的身份无形中得到了拔高,让很多人对他产生了巨大的好奇心和期待感。
而且,这些人显然也不介意跟灵符拥有者做交易。
江跃的报价还是一如既往的保守,先拿一张辟邪灵符投石问路。
这弹弓主人的态度倒跟那原石主人不同。
虽然他不认可江跃这份报价,但却没有狮子开大口,也没有把交易的大门一下子堵死。
“兄弟,辟邪灵符是好东西,不过我目前用不着它。敞开来说,我有类似的替代品,而且还不是消耗品。这么说你懂的吧?”
江跃大致听明白对方的意思。
大概齐对方拥有某种可以辟邪的法器?就像那只手串一样?只不过辟邪效果远超那只手串?
当然,这些并不是江跃的关注重点。
他想知道,对方到底想说什么。
“我更喜欢你另外一种灵符,虽然你还没介绍,但我没看错的话,那应该是一种神行符吧?”
哦?
江跃对此人有些刮目相看了。
看来这家伙不简单啊,眼光很毒辣。
还没轮到江跃的顺位,江跃自然还没来得及介绍他要展示的宝物,几张灵符躺在展柜里,大多数人只知道那是灵符,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玩意。
这人居然在江跃没有介绍的情况下,认出神行符?
考虑到此人居然还有这么多灵物法器,这来路肯定极为不一般啊。
说到底,那弹弓其实也可以算是一件法器,只是弹弓这个身份,让它看上去像玩具,不够严肃,有点儿戏。
“呵呵,看来我猜的不错?”那人看到江跃的反应,更加证实了自己的猜测。
江跃倒也没否认:“朋友眼力不错。”
“两张神行符,我这弹弓就是你的了。”那人爽快道。
江跃却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他都还没打算动用神行符呢。这人居然就惦记上了。
那人看江跃反应平淡,也不催促。
“我知道阁下对自己的灵符很有信心,我们其实是同道中人,我对自己的宝贝同样有信心。你不肯轻易出手,我的好东西同样也不会轻易出手的。说到底,它们都是宝贝,都得让宝贝的价值得到体现才行。谁都别想着捡谁的漏。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江跃暗骂一句老狐狸。
这人可比头号签那位滑头多了,甚至比那原石拥有者也滑头多了。
明显是奇货可居的口气。
知道江跃对弹弓感兴趣,也知道江跃这种态度是在压价,他索性把话挑明了。
这意思很明显。
我不会上你的当,也不会便宜出手这副弹弓,别想玩欲擒故纵。
可对方到底还是错估了江跃的性格。
东西是好东西,江跃也的确是感兴趣。
但是——
感兴趣归感兴趣,并不意味着江跃就要不惜代价去拿下。
他参加这个交易会,一直给自己定了一条规矩。不是那种非拿下不可的好东西,绝不超出底线去强买。
换句话说,好东西虽好,但江跃的态度就是,能买到就买,买不到随缘,绝不恋栈。
这副弹弓同样如此。
江跃笑眯眯道:“阁下既然是个识货的,认出我的神行符,证明有缘。我出一张神行符,能换则换,若是不能,以后有机会再合作。”
神行符是二阶灵符,一张神行符的价值,至少堪比三张一阶辟邪灵符,甚至更多。
所以江跃这个报价,其实是不低的。
像对方报价索要两张神行符,江跃肯定是不会答应的。
哪怕对方话说得再滑头,再蛊惑人心,江跃也完全不吃那一套。
那人也不急着拒绝,笑道:“要说神行符,确实不一般。但是有一点我得强调一下,我这弹弓可以算得上是灵物法器。你的神行符虽然好,却终究是消耗品啊。相比之下,还是有区别的。”
“我承认你说得有道理,但是好东西就是这样。谁在关键时候用得上,那就是最适合的宝物。要是在逃命的关头,你是愿意拥有一张神行符,还是这副弹弓呢?”江跃反问道。
那人一怔,随即笑了起来:“阁下真是伶牙俐齿。”
“你的巧舌如簧也很不差啊。”江跃针锋相对。
旁边不少人都看热闹似的,看着他们二人讨价还价。期间有人听到神行符,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顾名思义,也猜到了一二。
不免有人叫了起来:“大兄弟,你这神行符是什么东西啊?听起来好像很有趣。你有多少张?不会就一张吧?那可别轻易出手。留着留着,后面肯定还有好东西等着你。我就有一件好东西,要不等会儿咱们谈谈?”
那弹弓主人闻言不乐意了:“朋友,你这就有点不厚道了吧?现在是轮到我的顺位。你在我宝贝的交易上拉皮条,推销自己个的东西,这不合规矩吧?”
那人知道自己理亏,笑着摆手:“好好,是我的错,我失言了。我退出,我退出。”
那人说着,笑嘻嘻朝外围走去。临走时还不忘给江跃打手势,挤眉弄眼,充满蛊惑性。
江跃脸上挂着笑,倒是没表态,也没有坏规矩私下去跟那人接触。
其他人对神行符这东西显然也好奇。要不是现在是弹弓主人的交易时间,他们都恨不得拉住江跃询问起来。
神行符!
光听三个字,就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加上江跃说到这东西用在逃命的关头,那就更明白了。
这分明就是逃跑的利器,关键时候能保命啊!
相比之下,一副弹弓就算再好,好像也只是锦上添花。结合灵力攻击,那也得会结合啊。
哪有神行符这么直观明了?
一听名字就知道是逃命的必备宝物。
这么一来,大家明面上不说,暗地里都希望这桩交易谈不成,把神行符留下,可别便宜了这个家伙。
弹弓主人叹一口气,大概也知道神行符三个字说出来之后,反而是给对方抬了价。
“就像阁下说的,我能认出神行符是缘分,阁下能看中我这弹弓的妙用,也是缘分。冲着这缘分,就按你说的价,换了!”
弹弓主人最终还是退让一步,同意了江跃一张神行符的报价。

精华小說 詭異入侵 線上看-第0262章 你紋身是自己畫的吧?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诡异入侵
江跃扫了一圈,看到班上同学神色各异,有些人若有所思,有些人则面带疑惑,有些人则忧心忡忡,而有些人则看上去平静淡定。
要说昨晚那一波初变之始,灵力最浓郁时,作为觉醒者走在前端的人,在场这些同学进一步觉醒,也在情理之中。
看得出来,多数同学还是很有城府的,哪怕是真觉醒了,一时间也不愿意暴露出来,而是选择隐藏实力。
当然,也不排除不少人并没有明确感知到自己的觉醒,甚至也不排除有人并未觉醒。
像茅豆豆这种力量变异的,相对容易感知。
而一些相对隐蔽的异能,一时未能感知到,倒也正常。
直到此刻,江跃确信,昨夜初变之始发生之后,这个世界终于正式滑入了诡异时代的轨道,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所谓的正常生活,将从此一去不返。
因为江跃和茅豆豆这一场掰手腕的风波,引发的觉醒话题,让整个班的气氛显得凝重多了。
大多数人显得心事重重,接下去的课也变得很是沉闷。
只有茅豆豆兴奋如狗,时不时挨到江跃跟前,问东问西,显然是有点压制不住内心的喜悦。
江跃倒是能理解茅豆豆的兴奋。
诡异时代来临之前,茅豆豆只是个从乡下走出的读书娃,既无高人一等的学识,也没有显赫耀眼的成绩,颜值更是谈不上,气质也颇为乡土。除了身上那点肌肉块块,几乎没有什么可取之处。
平素将茅十九挂在嘴边,那其实也是一种变相的自嗨罢了。
说到底,作为一个农村到城里求学的年轻人来说,他在心理上是处于弱势的,甚至隐隐还颇为自卑的。
尤其是在那些家境好的同学跟前,平时吃穿用度差距明显,这个年龄的年轻人要说毫无波澜那也不现实。
这些年若不是跟江跃关系搞得好,明里暗里被江跃罩着,他茅豆豆只怕更没有存在感。
所以,诡异时代来临,觉醒反而成了他人生的转机。
至少,茅豆豆对这个转机的态度是非常积极的。
那次体测数据压倒一众家境优渥的同学,强势杀入甲等班,在茅豆豆心中其实视为了人生巅峰。
现在,江跃明确告诉他,他二次觉醒了,等于是人生迎来了二次巅峰,又登高峰了。
这种逆袭的感觉,让茅豆豆非常享受,只觉得全身每一个毛孔,每一寸肌肉,都在跳动,都充满了兴奋感。
“跃哥,肥肥他到底觉醒了什么异能?”茅豆豆又凑到江跃跟前,小心翼翼地问道。
“放学你们慢慢切磋,正好孙老师那边的事,你俩商量一下怎么办。”
“老孙怎么啦?”茅豆豆一怔。
要说老孙对他茅豆豆也是没得说,从来没有因为他是乡下走出来的,就对他带有偏见。
老孙绝对是有教无类。
甚至因为他跟江跃关系密切,老孙对他还有意无意多了些关注。
茅豆豆看似粗疏,性格却又有敏感的那一面。自然感觉到老孙对他的关照,因此对老孙一直是非常尊重的。
听江跃的口气,似乎孙老师有什么事?
茅豆豆顿时干劲十足,顿感自己觉醒的力量有用武之地了。
江跃倒也没隐瞒,低声将大致情况说了一遍。
茅豆豆听完,眉头顿时拧了起来。
“岂有此理!她要是敢带人来闹事,我茅豆豆一定让他尝尝我的铁拳。”茅豆豆嫉恶如仇。
他也不是傻子,老孙带了他们六年,他自然知道老孙家的一些事。知道这个前师母有多么极品奇葩。
他也为老孙脱离苦海而高兴。
如今听说这个女人又想回来痴缠,被老孙拒绝后,居然还胆敢出言威胁,这完全超越了茅豆豆简单朴素的认知极限。
“你小子也别冲动,多动动脑子。你现在的铁拳可不一般,可别一拳把人砸死了,到时候吃了官司,可大大划不来。”
“啊?那我怎么知道轻重?”茅豆豆苦恼。
“你傻啊,力量拿捏不了轻重,打击部位总能吃的准吧?”
“跃哥,你什么意思?”茅豆豆有些没明白。
“真要发生冲突,不可避免的话,就往打不死人的地方揍啊。”
茅豆豆眼睛一亮:“好,好,不愧是我跃哥。”
两人嘀嘀咕咕,好不容易捱到放学,茅豆豆提议今晚聚餐,去大兵菜馆,今晚一切消费由他茅公子买单,庆祝他二次觉醒。
江跃还没开口,忽然教室门口探入一个小脑袋,赫然是夏夏。
夏夏看到江跃,一阵小跑就冲了进来。
“江跃哥哥,有坏人,坏人来我家!”
江跃面色一变,这就来了?
“豆豆,走着。”
江跃将夏夏往怀里一抱,招呼茅豆豆就朝老孙家飞驰而去。
一旁的韩晶晶原本也想在今晚攒一个饭局,没成想却出了这个意外,见江跃他们冲出去,她也没含糊,跟着小跑追了上去。
李玥也没多想,丝毫不在意班上那么多人的目光,快步走出教室门,显然也是尾随而去了。
搞得班上一堆男生暗暗吃味不已。
哪怕是杜一峰,也是一脸苦涩。
也不知道这江跃为啥就那么大魅力?堂堂主政大人千金,就好像是着了他的魔。
而身为天才的孤高少女,万年小透明,看上去对谁都没兴趣的李玥,偏偏好像跟江跃特别划得来,难道也被那家伙灌了迷魂汤?
杜一峰其实也很想凑过去,不过想想还是止步了。
他也知道,自己和江跃的关系,终究是不如茅豆豆他们那么近的。
江跃他们第一时间赶到老江家楼下,正好是放学的时候,楼栋里不少教师和教师家属,也陆续返回家里,正好赶上了这个热闹。
而一些好事八卦的路过学生,也不断围拢上去,里里外外,着实是围着了不少人。
江跃还没挤进人群,就听到里头哭天抢地的嚎叫。
“孙斌你这个负心汉,老娘从黄花大闺女就跟了你,跟你生儿育女,想不到你这么无情无义,说离婚就离婚,家门都不让我进。我现在失业没了收入,饭都吃不上,我爸我妈眼看都要饿死了,你在家吃香的喝辣的,你良心过得去吗?你不怕天打雷劈吗?”
“你也不想想,当初你被弄进班房里,是谁在给你带女儿,是谁在外面想方设法捞你出来?你摸着良心说说,你对得住我吗?”
“你们大伙都评评理,这样没良心的人,配得上为人师表吗?”
这个女人一把鼻涕一把泪,极为入戏。
在她身边,则站着一个满脸横肉,脖子上挂着大粗金项链的壮汉,骂骂咧咧,随行的还有几个看上去是他的小马仔,一个个纹着身,染着发,差点就把流氓俩字刻在脸上了。
那横肉壮汉骂咧咧道:“孙斌,你特么还是个男人吗?看把我妹子气的,你特么的再不出来,信不信老子一把火点了你的破房子?”
“喂,喂,你可不能乱来啊,你点他家房子,可别把我们整栋楼给烧了。”
“我说你们到底怎么回事啊?这是学校,不是菜市场,要闹事去别的地方闹腾。”
“少特么管闲事。”那横肉壮汉一把揪住刚才说话的一名老师,伸手一推,直接推出了好几米远,一屁股坐倒在地。
“滚远点,这是我家跟孙斌的私事,谁特么管闲事老子今天就抽谁。”
“你,你……你简直有辱斯文,我不跟你理论,我去请校长来。”那个老师戴着眼镜,一看就是文弱书生,跟这种不讲理的家伙显然没有硬顶的实力。
“切!校长算个鸟?你就是请局长来,也管不了咱的家事。”
这横肉汉子凶神恶煞,眼神凶悍地扫了一圈,现场的老师同学,竟没有一个敢吱声。
显然,对于这种社会混子,大家多多少少都有些忌惮。
横肉汉子显然很得意,大手一挥:“三子,老钱,你们两个上去,把他家的门板给我卸咯!”
“哥,咱是卸还是砸?”一个矮个头的马仔坏笑道。
“三子,咱是文明人,怎么能砸?卸,当然是卸。”
“是是,卸!我懂,我懂。卸了之后呢?”三子点头哈腰又问。
“卸了再说。”
“是是。”
三子招呼另一个同伴,便要上楼。
孙斌显然在楼上听到了下面的动静,一把将门推开,一盆水划拉一声泼了下来。
这一盆水来得极为突然,等现场反应过来时,已然来不及。
尤其是那个女人,一多半的水完全命中,少部分则波及到横肉壮汉和几个马仔身上。
周围那些看热闹的人相对隔得远一些,虽然溅到了一些水花,倒是影响不大。
那女人被一盆水兜头浇下来,尖叫一声,更是满地打滚,捶胸顿足。
“你们都看到了吧?这就是为人师表的老师啊。老天啊,你开开眼吧,可怜可怜我这个无家可归的女人,可怜可怜我年迈的父母吧!孙斌,你这样对我,你良心不痛吗?”
还真别说,只要入戏深,假也能当真。
这个女人的戏其实很夸张,但情绪却很到位,不明真相的群众看了之后,不少都被激起了激愤心情。
看着孙斌的眼神,也变得有些古怪起来。
原来孙斌老师是这样的人?
人的同情心是很奇怪的东西,有时候可以铁石心肠,有时候又容易泛滥。
那横肉男子被浇了一头水,气不打一处来。
“三子,上去把他揪下来,老子这个大舅哥,今天还不信邪了,非得好好抽他一顿不可。”
“好嘞!”
三子和另一个同伴老钱摩拳擦掌,便要往楼上冲。
“等等。”
人群后面一声大吼,茅豆豆推开人群,站到了三子和老钱跟前。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茅豆豆块头不小,身上的肌肉疙瘩远超同龄人,看上去虽然有这个年纪的青涩,但浑身上下跟一头小牛犊似的强悍,倒也让人不敢小觑。
“你特么谁啊?谁裤裆没夹紧把你漏出来了?”三子他们自诩社会人,自然不会把区区一个学生放在眼里。
“我是你爹。”茅豆豆一点都不客气,“你这个不孝儿子,怎么跟你爹说话的呢?”
啥?
三子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扭了扭脖子,两条胳膊故意夸张地甩动起来,仿佛生怕别人看不到他那纹得跟地图似的纹身。
就差亲口说出来,你特么看清楚了,老子是道上混的,看这浑身你特么还不瑟瑟发抖吗?
茅豆豆嗤笑道:“傻儿子,你这纹身自己画的吧?你看这都有缺口了,搓澡工不小心给搓掉的吧?”
三子炸裂了。
这小比崽子咋还不按套路出牌呢?读书读啥了还是咋的?对道上的大哥很缺乏尊重啊!
心态一旦炸裂,三子顿时上头了。
扬起手掌,一巴掌就朝茅豆豆呼了过去。
啪!
巴掌没有如三子预料的那样拍在茅豆豆脸上,反而被茅豆豆一把抓住。
“就你这两下子,也敢装黑涩会?”
茅豆豆火冒三丈,正要用力,一旁的江跃忙道:“豆豆,轻点,别闹出人命来。”
茅豆豆也差点上头,好在江跃提醒的及时。
手臂一提,就跟拎一只小猫似的,将那三子轻轻提起,随即跟丢垃圾似的,朝旁边一丢。
砰!
这一丢茅豆豆也非常阴险,直接往那横肉汉子身上招呼过去。
三子百多斤的肉,加上茅豆豆用的力,加起来可不含糊,往那横肉壮汉身上一撞,那汉子顿时一身惨叫,也被撞倒在地。
先前凶神恶煞的横肉汉子,顿时捂住大腿,凄惨地叫喊起来。
旁观的人顿时目瞪口呆。先前这壮汉凶神恶煞,把一个老师硬生生给推了好几米远。
这会儿报应来得真快,竟被一个学生搞得瘫倒在地,起都起不来?
这一幕便是老孙的前妻也傻眼了。
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詭異入侵-第0262章 你紋身是自己畫的吧?展示
她喊来道上混的表哥助阵,万万想不到一向自诩了得的表哥,竟然这么不经打?
“天杀的孙斌,你这个窝囊废,干了亏心事,让你学生替你出头吗?来啊,有本事你连老娘一起打。”
孙斌这时候也端着盆走下来了。
“大家都看到了,刚才我泼了一盆水,这盆水还能收回来吗?”
“同理,婚都离了,狠话都被她说尽了,家里的房子存款都让她一锅端了,这个家,还跟她有什么关系?谈什么回家不回家?”

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詭異入侵》-第0261章 茅豆豆的力量覺醒相伴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诡异入侵
老孙的家事,江跃不方便发表什么过激的意见,终究那个女人是夏夏的亲妈。就算夏夏对这个亲妈失望,估计也不愿意看到父母反目成仇。
当然,这不代表江跃会坐视老孙被人欺负。
如果是那个女人自己来闹腾,江跃自然不好说什么。
可要是那个女人越界,纠集其他人来搞打砸抢那一套,江跃自然绝不允许。
回到班级,高翊老师大概是听说了他来校的消息,直接在班级门口将他截住,带到办公室。
正如江跃猜测的那样,果然和一中的战书有关。
“高老师,校方是什么态度?”
“校方很谨慎啊,这种所谓的挑战赛,从未有过先例。这可不是一场足球,一场篮球,无关痛痒。闹不好,是要出大事的。”
觉醒者之间展开较量,又是十几岁的年轻人,血气方刚,谁也不服谁,弄不好真会弄出人命。
虽然诡异时代人命不值钱,可真要觉醒者因为意气之争出了意外,各方面的压力肯定是非常大的。
“那为何一中校方会如此草率莽撞?”
高翊摸了摸额头,叹道:“你对那个吴定超不了解啊,这个人从京城回来,家族又是星城豪门,非常强势。一中现在急需这个宝贝疙瘩撑门面,所以明知道这么做有风险,但还是得哄着他啊。”
“一个学生,挟持整个学校,真是活久见,一中好歹也是星城历史最悠久的名校,这也太欠考虑了吧。”
高翊只能呵呵了。
心想,你江跃现在如果要绑架整个扬帆中学,要去一中下战书,就算校方高层担心犯错,恐怕也得捏着鼻子答应啊。
当然,高翊也算看出来了,江跃显然不是这种人。
跟京城回来,霸道跋扈的吴定超相比,江跃确实低调内敛。
“江跃啊,学校高层现在很纠结,不过他们纠不纠结,其实完全取决于你。”
江跃苦笑道:“我一个学生,还能决定校方高层的态度?这口锅我可不背,也背不动啊。”
“也不是背锅,学校高层纠结的原因在于你的态度,你的决心。如果你态度坚决,有把握跟那吴定超硬碰硬,我相信这个节骨眼上,学校肯定不会怂,也不能怂。毕竟,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事关两个学校的百年荣耀,谁都不想输,谁也输不起啊。”
江跃笑道:“我连那吴定超是什么底细都不清楚,你让我怎么表态?”
“江跃,我可听说了,你姐姐的体测数据相当夸张。以你现如今的状态,怎么也不可能比那吴定超更低吧?”
“高老师,还是那句话,如果需要我出力,我肯定会全力以赴。至于有多大把握,你懂的,我可不想把话说得太满。”
高翊一听这话,顿时眼睛一亮。
都是聪明人,这话的弦外之音他怎会听不明白。
“好,好!就等你这句话!只要你全力以赴,我相信扬帆中学肯定不至于输。吴定超再怎么天才,也不过是体测数据好看而已。你不一样,你的实战经验,是这个年龄段里头的谁都比不上的。”
看得出来,高翊对江跃的信心十足。
得到了江跃的承诺后,高翊兴冲冲就去找校方高层了。虽然高翊老师只是一个教官,他的编制并不在扬帆中学。但这丝毫不影响他的荣誉感。
终究,他安排在扬帆中学培训这些觉醒者,等于就是他带的队伍。
熱門都市小說 《詭異入侵》-第0261章 茅豆豆的力量覺醒分享
真要和星城一中较量,表面上看是两个学校之间的交锋,其实还不是觉醒者之间的竞争?
星城一中同样也有教官。
他们都是同一个系统出来的,彼此之间都认识。高翊自然不想输给对手。
这种比斗,对他高翊而言,同样意义非凡,同样输不起。
回到班级,已经上课了。
这是一节理论课。
江跃好些日子没来学校,对专属班的课程不甚了然。认真听了一会儿,才发现专属班的理论课尺度极大。
很多隐秘的诡异案件,在理论课上都得到了剖析,一些原本对老百姓而言极为隐秘的内幕,理论课上居然也不避讳,而是血淋淋地展示出来。
看得出来,这节课的尺度尤其大,每个专属班的同学都听得极为认真,不少人更是面色发白,显然是被震撼了。
让江跃没想到的是,昨晚发生在大学城的凶杀案,竟已经被提炼出来,放入课堂讨论。
这效率之快,倒是让江跃都倍感吃惊。
一节课下来,觉醒者们个个心头压抑,更加感觉到了这个世界的不同寻常,身为觉醒者,他们背负的使命巨大。
“跃哥,照你说,你觉得凶手是什么东西?是人还是怪物?”
江跃摇摇头:“不好说。”
“怎么不好说呢?那么大的脚印,人类不可能有的吧?”有人提出自己的看法。
“还有那个门锁,人类的力量有那么可怕吗?”虽然是觉醒者,但是现场这些大部分都还只是学生,根本没有和真正的恐怖接触过,对力量其实一无所知。
像那种门锁,江跃其实同样可以轻而易举破坏。
当然,江跃自然不会去炫耀什么。
而是微笑道:“你们别忘了,你们是甲等班觉醒者,对自己的力量要有信心。也许,你们当中就有人可以办到。”
“嘿嘿,跃哥,你是说我吗?”茅豆豆怪笑道,“不知道怎么回事,从昨晚开始,我总觉得身体里有个什么力量觉醒了,蠢蠢欲动,压都快压不住了。我现在感觉自己一拳都能打爆一头老虎啊。”
“哦?”江跃眼睛一亮,“当真?”
“真的啊,跃哥,要不咱俩掰掰手腕?”茅豆豆跃跃欲试。他倒没有别的心思,纯粹是想显摆一下。
韩晶晶翻了个白眼:“茅豆豆,看不出来啊。你小子这么有心机,这是想踩着人家江跃上位嘛?”
“啊?”茅豆豆顿时傻眼,一脸无辜道,“我……我没这个意思啊。”
其他同学一个个脸上挂着微笑,表情奇怪,显然都觉得茅豆豆这是想借力量压倒江跃,博出名。
倒是江跃比较了解茅豆豆,这小子绝对不可能有这心机。
就算有,也不会算计到他江跃头上。
“豆豆,别听他们的。来,我看看你的力量是不是真进化了。”
江跃说着,拉开一条课桌,清开空间。
大家都自觉地朝身后退开,给他们二人让出足够的空间来。
看得出来,现场不少人心里都有小九九,都想观察一下,到底江跃的实力有多强,而茅豆豆所谓的力量觉醒,是不是吹牛逼?
韩晶晶其实很想劝阻江跃,可看到江跃一脸云淡风轻,倒也不好说什么了。如果她一直劝下去,倒显得她对江跃没有信心。
倒是李玥,静静地站在一边,眼眸里压根就没有别人,关注点永远在江跃身上。
而且,也许在李玥看来,江跃的字典里,就不可能有输这个字。
当初在学业上制霸,如今在实力上同样无敌。
茅豆豆看到大家让开空间,一副很期待的样子,心里反而有点不踏实了。
他毕竟不傻,也看明白了其他人看热闹的心思。
自己那随口一说,倒是显得在挑战跃哥,质疑跃哥的实力。
这可是茅豆豆绝对没想过的事。
见茅豆豆有些犹犹豫豫,江跃笑道:“怎么?怕伤到我?”
“跃哥,我……我其实不是那个意思。”
“我知道你不是那个意思,我也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想看看你现在到底什么情况。你想哪去了?”
江跃还真是没多想,他的想法很单纯,就是想看看是不是茅豆豆也跟童迪一样,觉醒了什么特殊的天赋。
只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不想直接说出来罢了。
“来吧,尽全力,别让着我哈。”江跃开着玩笑,率先扎好马步,扎稳阵脚。
看这架势,茅豆豆知道跃哥是来真的了。
他也不是那种瞻前顾后的人,脑子一热,也走上前去。
“跃哥,那我可真来啦!”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要说看身板,茅豆豆这浑身肌肉疙瘩,确实很威武,而江跃看上去斯斯文文,视觉上确实茅豆豆更有冲击力。
两人手掌一搭,缠在了一起。
“一二三,起!”
两人同时喊,力量灌注于手臂之间。
江跃只感觉到茅豆豆的手掌传来一股极为霸道的力量,远远超过他之前体测数据的力量!
不过,现在的江跃,也非当初的江跃。
他的真实力量,自然也是远远超过体测数据的。更何况,昨晚那第一波灵力喷薄,江跃是全程吸收,一点都没闲着的。
人氣小說 詭異入侵 犁天-第0261章 茅豆豆的力量覺醒閲讀
他要真动用全力,绝对是一个恐怖级别的存在。
茅豆豆显然也感觉到了江跃的力量源源不断。
“豆豆,别让着,尽全力!”江跃微笑着提醒。
茅豆豆见江跃还能谈笑自如,一时间也被激发了斗志,再度催动力量。
手腕之间发出的力量,顿时陡增一倍。
江跃明显能感觉到茅豆豆的力量又提升了一大截,但相应的,江跃的力量也能瞬间匹配,与茅豆豆相持不下。
茅豆豆惊讶无比,他几乎已经用到了八成的力量了。看上去竟然还不能占到一点点便宜。
他明明感觉到昨晚到今天,自己觉醒了一股神奇的力量,让他的力量瞬间提升了十倍。
十倍的力量提升,单纯在力量上竟然还无法在跃哥身上占到便宜?
看着江跃那瘦削的身影,茅豆豆的斗志再度被激发。
满脸通红,脖子脸上的青筋也是一条条绽起来,他在提劲,在催动自己全身的力量。
只听到桌脚咔咔咔不断响,茅豆豆的力量瞬间提升到了极致。
“好!”江跃大喊一声。
光从力量上说,茅豆豆这份力量绝对不同寻常,这绝对是觉醒了某种神奇的力量。
否则以他的体测数据,绝不可能有此可怕的力量。
这个力量虽然还不足以让江跃用尽全力,但也非常可怕了。
茅豆豆本以为自己用尽全力,绝对可以打破僵持的局势,慢慢扳倒江跃。谁曾想,他的力量瞬间提升的同时,江跃的力量就好像大江奔涌,源源不断,根本没有尽头。
他几乎已经是用尽了全身力量,而江跃却还能收放自如。
茅豆豆再傻也能感觉到江跃还没有用尽全力,这不是完全状态下的跃哥。
就在这时。
哗啦!
一声巨响。
那条先前就嘎嘎作响的课桌,在两人力量的撕扯下,竟然从中间裂开,碎了一地。
两人的手臂几乎同时松开。
茅豆豆一个踉跄,差点往后倒去。好在江跃顺势一带,不着痕迹地将他身形稳住。
江跃顺势拍拍他的肩膀:“好家伙,要不是课桌帮忙,我还真有可能被你扳倒啊。豆豆,你这力量绝对是这个!”
江跃竖起了大拇指。
本来茅豆豆整条手臂其实都在发抖,江跃在他肩膀上拍了两下,一股力量涌入,让他顿时好受多了。
一时间,茅豆豆对江跃更加佩服得五体投地。
听到江跃的夸赞,他都有点无地自容了。
“跃哥,我……”
“豆豆,恭喜你。我敢百分百保证,你绝对是二次觉醒了,而且这次觉醒的程度相当高。”
茅豆豆本来还有点不好意思,但他到底神经大条,听了这话,顿时眼睛一亮。
“跃哥,这么说,我的力量真的觉醒了吗?”
“嗯。”江跃非常肯定地点头。
“事实上,刚才我见到了童迪,他昨晚也觉醒了异能,至于什么异能我不方便说。”
“哦?这么说,昨晚看似灾变,其实很多人却获得奇遇?”韩晶晶有些惊讶地问道。
“昨晚天地异变,其实是有神秘力量涌入。而这个力量,我们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些吸收。有些人收获大一些,有些人收获小一些。有些人察觉了,有些人未必有察觉。”
既然话说到这里,江跃倒不介意多说几句。
正好,借此也可以观察一下这些同学的反应。
通过江跃的观察,在场这些同学,绝对有人获得了好处,获得了机缘,只不过闷声发财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