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 無限之命運改寫 txt-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前往南部溪谷讀書

無限之命運改寫
小說推薦無限之命運改寫无限之命运改写
“……….”
G.S.D在看完帕丽丝眼睛的伤势后,沉默了许久。时间长到,让帕丽丝都有些不耐烦了。
“喂!老头!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出来!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失去一只眼睛,有什么大不了的。”
“……和你的推测一样。”G.S.D叹息了一声:“哪怕在伤势恢复后,你的这只眼睛恐怕也会有一定程度的损伤。还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你的另一只眼睛。”
“简单来说的话,今后你左眼看到的东西,很有可能和蒙了一层布一样。”
“什么嘛,原来就这点伤。”
帕丽丝听到G.S.D的回答后,顿时笑了起来:“还以为眼睛不能用了呢,这伤势找个圣骑士来治疗一下不就好了吗。”
“…….”
听到帕丽丝的话,亚丝娜等人先是一愣,随后才反应过来。
要是在地球,像帕丽丝这样眼球遭到重创,根本不可能完全治愈。但是,这里不是地球,而是拥有着魔幻力量的阿拉德大陆。
甚至连死亡不久的人都可以重新复活,眼球受损貌似也不算什么太严重的伤势了。
“你应该感到幸运,但这种幸运并不是每一次都能伴随着你的。”
G.S.D的声音带上了点严肃:“帕丽丝,在贫民区的经历,应该让你懂得什么才是真正重要的东西。”
“我知道,是生命。”
将背微微直起来,帕丽丝淡淡的说道:“这次的事情,我下次不会再犯了。”
“明白就好。”
听到帕丽丝的保证,G.S.D点了点头,也不再继续进行这个话题。
“该准备的东西,你们都应该准备好了吧。”
“是的,师傅。”
亚丝娜恭敬的说道:“多亏了帕丽丝,我们学到了很多的东西。明天,便能出发前往南部溪谷。”
“嗯,那就好。”
G.S.D笑了笑:“这次能够看到帕丽丝的战斗,对你们来说也是一场非常有价值的经历。虽然你们现在的实力只有转职中阶,但照你们的提升速度,想必很快就能抵达到高阶,甚至是觉醒边缘。”
“可快速提升所带来的负面效果,便是根基不稳。”
“所以这里,我给你们留下一个挑战。在再次回到赫顿玛尔之前,要专精一个剑术技能。这个挑战,你们能完成吗?”
“我会全力以赴的。”
“师傅,交给我吧,不会让你失望的。”
稳健和活泼的回答让G.S.D微微颔首,随后老人便再次将方向转到了帕丽丝那里:“帕丽丝你就赶快去教会找圣骑士治疗吧。”
“知道了知道了。”
帕丽丝站起身来摆了摆手:“那么小姑娘们,明天早上见。”
——————————
另一边,黄衣少女阿斯卡也已经离开了下水道的贫民区,回到了月光酒馆当中。不凑巧的是,她这狼狈的状态刚好被准备出门的索西雅给看见了。
“阿斯卡?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搞成这样?”
“索西雅姐…..”
阿斯卡的脸僵硬了一下,心里埋怨了一句运气怎么这么不好,但对于这个一直都很照顾她的姐姐,她实在是没办法说谎,只能实话实说。
“我到了贫民区找传闻中的臭水沟公主帕丽丝切磋了。”
“啊….那个丫头啊。”
索西雅瞬间就明白了一切,笑着摇了摇头:“那么,切磋的结果呢?是谁赢了?”
“平局。”
阿斯卡实在不想再把那场战斗回想起来,所以只能粗略的说道:“她是一个非常强大的人,但若是可以的话,我不想再和她打第二次了。”
毕竟作为一个美少女,她不可能像帕丽丝那样放飞自我。矜持、修养、体面、性格,这些种种每时每刻都在约束着她的行为。
在她的想法中,真正的切磋应该像诺羽一样优雅飘渺。而不是像街头混混一样扭打着,在地上滚成一团。
“早就和你说过了,若非必要,不要去找街霸切磋。”
索西雅笑着说道:“街霸本身就是无所不用其极的战斗风格,更不用说你还是去了帕丽丝的地盘找她切磋。人家,必然是要认真的对待。”
“否则在自己的地盘上打输了,她要怎么去面对手下的那帮人啊。”
“…..原来是这样。”
眨了眨眼睛,阿斯卡反应了过来。内心的歉意,又增添了几分。可她,同样也有着要全力以赴,不能输的理由。
最后的念气罩被打碎,其中有一半的原因是她自己中断了对技能的念气支持。因为,念兽·雷龙出海所需要的念气相当庞大。
要是继续维持念气罩的话,恐怕这招反攻的技能就没有办法施展出来了。
在帕丽丝的主观印象中,是阿斯卡先动杀意,先玩不起的。但对于阿斯卡来说,却完全没有这么认为。在阿斯卡看来,街霸的技能实在是太卑鄙无耻。
对付如此招式,自己只能彻底认真起来。
所以她本来是打算在伏虎霸王拳的最后一拳挥下的同时,使用雷龙出海对抗。这么一来,她必然能够胜利。
可谁想到,帕丽丝居然没有锤下那终结的拳头。在那个瞬间,阿斯卡其实已经明白了帕丽丝的心中所想。可雷龙出海,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这种巧合下,从而导致了帕丽丝的眼睛遭到重创,切磋以平局结束。
要是硬要将这件事给下定义的话,其实两边都有错误。
帕丽丝的错误在于面对自己同等级的对手,心中还想着手下留情。当然,还有着早上G.S.D和她说的那番话,让她对贵族的印象有了些许改善。
所以,看到阿斯卡这个什么都不懂的贵族大小姐,就没有生出下重手的想法。
可以说,帕丽丝的受伤,至少有一半的原因在她那里。
优美都市异能 無限之命運改寫-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前往南部溪谷分享
至于另一半,那自然是阿斯卡的。
面对切磋认真严肃,这点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可是,这同样也要有个限度。双方应该在克制的情况下,尽可能的展现实力。
最后的雷龙出海,很明显就是她因为自己的原因,从而失去了切磋的克制和限度。
而且,因为她事先没有调查清楚的关系,出手伤害了那么多帕丽丝的部下。
若对帕丽丝受伤这件事来下结论,那么就是双方各有错。可若是以整件事情来看待的话,那么阿斯卡的错误明显更大。
“要….去找她道歉吗……”
“可是,自己….但犯错了,就是要道歉…但是,她也有着不好啊,骂的这么难听….不对,和她骂人没什么关系,自己错了就是应该道歉。”
“没错,去找她道歉吧。”
“但今天就算了,刚刚把她伤到,还把那里弄得一团乱,相信她们都还没有冷静下来,帕丽丝也需要去治疗伤势。”
“明天吧,明天一定去找她好好的道歉。”
可是少女啊,你没有明白一件事情。有些事情,拖得越久,就越难开口。尤其是这种矛盾,一方不尽快、主动的去找对方的话,便更是如此。
而阿斯卡在第二天带着赔罪礼物前去道歉,得到帕丽丝远行南部溪谷的消息后,却又做出了一个错误的选择。
没有选择去追,而是选择打道回府。
她却不知道,帕丽丝还特地的在赫顿玛尔的南门等了一段时间。要是阿斯卡在得知消息后立马去追,那么双方恐怕就能化敌为友了。
但阿斯卡没有去追,帕丽丝在回来后,手下也早已忘记了这个小插曲。
因此,两人算是彻底结下了梁子。
——————————
引人入胜的小說 無限之命運改寫 ptt-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前往南部溪谷
当初谢铭等人从赫顿玛尔前往暗黑城,坐马车足足坐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按理来说,两人一匹马的亚丝娜四人,应该比他们要快才是。
然而,实际上亚丝娜她们用了整整两个月时间,才抵达了南部溪谷。
原因非常简单,学习。
这里的学习,可不单单是仅仅学习帕丽丝所教给她们的野外生存知识。而是更加全面的,阿拉德大陆生存指南。
验毒、逃命、收集旅费、以及最后的….清剿马贼。
赫顿玛尔到南部溪谷的这条路,是贯穿了整个平原的大道。再加上近些年,暗精灵王国和贝尔玛尔的沟通交流越加平凡,商队也是越来多。
商队的增加所带来的,便是马贼的增加。
帕丽丝在从自家的两个弟子那里得知这件事后,早就想好好清理一下这平原上的人渣了。这次,则刚好是一次机会。顺便还能训练一下,从G.S.D道馆中出来的三个菜鸟。
在阿拉德大陆上进行冒险,手中不沾人命根本是不可能的一件事。
亚丝娜还好,好歹也是从SAO出来的。若是非杀不可得情况,她不会犹豫。可没有想到的是,优纪和兰居然调整心态也那么快。
但仔细想想的话,其实也没有那么值得惊讶。
好不容易从疾病那里奇迹般的捡回一条命,从此就要过上她们梦寐以求的普通人的生活了。然而,却被传送到了这个一不小心就会死掉的异世界来。
双胞胎姐妹不想死,她们想活着,活着回去,开开心心的活下去。那么,想要谋害她们的人,她们绝不会有任何留情。
更别说杀死的,还是那些死不足惜的马贼。
自从被帕丽丝带着看到了一处马贼团伙基地的情况后,三位少女便不会再对马贼有任何的怜悯之情。虽然在实际上动手后,依然吐了好几天。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無限之命運改寫 窮瓊穹-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前往南部溪谷讀書
总体而言,帕丽丝这两个月的阿拉德大陆生存培训,还是非常有效的。帕丽丝叫她们不再是菜鸟,而是称呼名字则是最好的证明。
另一边,从地图位置看到亚丝娜三人在不断接近,西莉卡的心情也越来越好了。
她非常明白这个世界是有多么危险,她也明白自己是有多么幸运。所以,看到亚丝娜三人能够冒着危险来找自己,她感动的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比较好。
能够将自己的情绪很好的传递给别人,让一切生活的奥兰都感觉自己变得开心起来。她当初看中西莉卡,将她收为徒弟也正式看中了她这点。
亲和力,情绪的感染力,这些都是和宠物交流所必须拥有的东西。或许,正是因为如此,西莉卡才能让那颗一直没有孵化的碧蓝色的蛋成功孵化吧。
而且孵化出来的,是最为珍贵的飞龙系宠物。
虽然蛋孵化的实际原因,并不是奥兰所想的那样。但总体来说,的确没有什么问题。
否则根本没有办法解释毕娜和西莉卡的关系,少女和小飞龙的羁绊。实际上,奥兰所饲养的其他宠物,哪怕是性情最冷漠的,都对西莉卡有着很大的好感,完全不排斥和她的接触。
这么看来,茅场晶彦的SAO也算是相当玄乎的游戏了。
从森林中被奥兰接到了这个暗精灵和人类共存的小镇后,西莉卡的日子可以说过得相当的充实。
要是换个地方,她还真不一定能学到关于匕首短刀的职业技能。但在这个小镇,最不缺的就是暗精灵。
从现实角度来看,人类转职为暗精灵的职业,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因为很少有人,拥有着暗精灵那样高挑又灵活敏捷的身体。
可西莉卡一来有着短刀的使用经验,二来她是拥有系统的玩家,三来,她娇小的身体让她拥有着超过其他人的敏捷性。
再加上有着奥兰这层关系,西莉卡也算是有惊无险的成为了一名暗精灵的学徒,和她学习暗精灵的职业技能。
白天和奥兰学习培养宠物的相关知识,晚上则是和暗精灵师傅学习职业技能,出去外面训练。
虽然没有亚丝娜她们那样迅速,但好歹也算是进入到了转职初阶的程度。系统显示的等级,为23级。
可,等级没有其他三名队友升级的快。可在装备上,她能让亚丝娜三人羡慕死。
不要忘了,暗精灵最大的一个特点是什么?
有钱!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無限之命運改寫 txt-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前往南部溪谷展示
谢铭在暗精灵这里直接拿了三件神器,暗精灵却连提都没提。甚至有一天,他主动和梅娅提起这事的时候,梅娅却是这么回答的。
“啊,那些东西谢铭先生您收着就好。反正,也不是什么太值钱的东西。”
“……..”
神器等级的装备,叫做不是什么太值钱的东西。这就是暗精灵吗?爱了爱了。
亚丝娜三人奋斗到现在,才入手了一把稀有等级的武器。可西莉卡,已经有着一身的稀有装备了。
是的,包括最贵的饰品在内,全部都是稀有等级。甚至连毕娜的身上,都是一身稀有等级的宠物装备。而这些,都是她的师傅直接送给她的。
所以说啊,人比人,真的要气死人。

好看的都市言情 無限之命運改寫討論-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火滅閲讀

無限之命運改寫
小說推薦無限之命運改寫无限之命运改写
“吼!!!杀!!!杀!!!!!杀!!!!!!”
“乌塔拉大人!乌塔拉大人你怎么了!!?”
周围精灵、妖精和牛头人的呼喊,所引起的是乌塔拉更加暴虐的破坏。想要阻止它的人,只会成为那漆黑的铁锤下的又一个亡灵。
所以他们只能一边退,一边试图唤起兽王的理智。以及动用各种束缚魔法,想要以此来阻拦乌塔拉的前进。
但,何为兽王?何为格兰之森的守护者?为什么精灵族那么放心,那么随遇而安?
一切的答案都在于乌塔拉身上,因为他足够强,强大到精灵族认为外界的威胁根本不可能突破乌塔拉这道坚固的盾牌。
事实上,倘若这一次帝国的袭击队伍中没有艾丽丝的话,那么乌塔拉一个人的确能够摆平这场火灾。它的实力,应该在觉醒的中阶到高阶之间。
如此实力,其实在阿拉德大陆已经足够成为一方的霸主,足够和帝国、暗精灵王国这些国家隐藏的底牌来掰掰腕子。
自家的守护者这么强大,精灵族自然不会有什么警惕。恐怕在他们看来,多余的担心完全就是杞人忧天。
现在,便是他们吃下这个苦果的时候。
强韧的肉体和力拔山河的力量,让一切束缚魔法都和卷纸一样,一扯就断。不断的向后退,不断的呼唤没有任何的作用。直到最后,他们已经退无可退。
因为再往后的话,便是他们栖息的家园了。让现在的乌塔拉冲入到里面,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呆在前线的赛丽亚不断使用辅助和束缚魔法,想尽一切办法减缓着乌塔拉的速度。如红宝石般美丽的眼眸中,充满着悲哀和反思。
这,或许就是之前谢铭和她说的,精灵们犯下的错误吧。
就在这时,周边的大火忽然被一阵狂风吹灭。震耳欲聋的金属声,在空气中不断的回响。赛丽亚将目光从天空中缓缓移到前方,那全身被鲜红铠甲包裹住的身影,此时轻松抵御住了足有他半个人大的漆黑战锤。
“赛丽亚,让精灵和兽人退到后面。”
面铠打开,谢铭回头看向精灵少女:“乌塔拉由我来对付,你现在做好重新构造大魔法阵的准备。”
“谢….谢铭先生?”
“愣着干什么,快点!”
“好….好的!”
见到赛丽亚开始组织人员撤退,谢铭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在了眼前的兽王身上。波动感知领域,开始对其进行扫描。
“吼!!杀!!!!!”
眼前的蝼蚁居然能够挡住自己的攻击,似乎更加刺激了乌塔拉的狂暴。双眼的猩红宛如像要滴出血一般,手中的战锤随着双臂肌肉的隆起,如同狂风般挥舞出去。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说实话,这种毫无章法的锤法,要是是真的生死搏杀,谢铭直接就贴身打上一发武狂强拳了。可问题在于乌塔拉能不杀的话,最好还是不要杀。
先不提它的实力,光是它在格兰之森中的统治力和信服力,把它杀了就会有不少的麻烦。但把它救了的话,反而更容易说服精灵族。
以他现在开启禁手的状态,压制住这个光有力气的傻大个还是不成问题的。问题主要还是在于,该如何解决乌塔拉的狂暴。
论魔法水平,哪怕是有魔神级别的欧提努斯帮忙,他也不可能赶得上艾丽丝。就算是有触类旁通,会高级数学的人也不一定会高级化学和高级物理不是?
所以他现在用波动检测乌塔拉,主要是在找艾丽丝施加在它身上的魔法到底是什么作用。
答案,残酷到有些令人心寒。
现在的乌塔拉,在一股复杂的魔法阵的作用下,正在透支着自己的生命强化战力。精神也因此,被搅和的如同一团浆糊。
这可真的是生命不息,战斗不止。直到将自己的生命力消耗完之前,乌塔拉绝对不会停下。正常情况下,唯有死亡才能解除这个狂暴魔法。
但放在谢铭的身上,则有着杀死乌塔拉之外的其他两种选择。
一种,使用禁灭之魔眼。只要使用魔眼,那么魔法阵便会瞬间消失。可用这种方式的话,必然会引起艾丽丝的警觉。
禁灭之魔眼,可是谢铭用来留给赫尔德的大底牌。要是因此给暴露的话,绝对是得不偿失。
另一种,则是对乌塔拉有些危险。
魔法这种东西,只要找到本体,那么谢铭不管是用拳头打还是拿刀砍,拥有破魔性质的刀气和拳劲都会将其抹除。而乌塔拉身上的魔法本体,自然是已经找到了。
在生物动力源:心脏。
要是心脏外面的话那还没什么,破坏魔法阵而不伤害到心脏的本事谢铭还是有的。不然,这大宗师之境也太水了。可问题在于,这个魔法缩在了乌塔拉的心脏内部。
虽然不知道其他世界的兽人是怎么样的,但乌塔拉的心脏结构,和人类一样分为两个心房和两个心室。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魔法本体,就是作用在左心室主动脉的交界处。
在如此微妙的部位,可不是拿砍人的长刀来解决的。哪怕他力量控制的再精妙,想要触碰到的话也必须用刀气刺入乌塔拉的心脏里面才行。
查理九世之黑暗獠牙
需要的,不是刀而是针。而且是那种,微小到毫米甚至微米程度的针才行。
又或者动用空间能力,让刀尖破坏魔法阵后迅速抽出。
前者很有可能破不开乌塔拉的皮肤,后者有可能让乌塔拉直接死亡。所以想要做到的话,必须两者相结合才行。
凝聚出破魔刀气形成的细针,完全压制住乌塔拉,破开它的防御后通过空间能力将细针送入到乌塔拉的心脏内部。如此一来,细针便会随着乌塔拉的血压一起,破开魔法本体从而让这个兽王恢复正常。
“只能这么做了。”
从异次元空间中将冥炎刀·魂殇缓缓抽出,周围炙热的温度让赤红的刀身仿佛燃烧起来一般。这样一来,倒是省了消毒和止血两个步骤。
接下来,便是在魂殇的刀尖处,用破魔刀气凝聚出一根缩小到极限的破魔细针,将其维持在刀尖。
这么一来,准备步骤完成了。
平静的看着再次举锤冲向自己的乌塔拉,谢铭不退反进。微微斜身闪过攻击,带起的风压在赤龙皇之铠上留下了无数划痕。
手中的赤红长刀,在空气中留下一道几乎察觉不到的光轨,从战锤的长柄处划过。
“叮!”
锤头和锤柄在这瞬间分离,而因为失去了重量,哪怕是以乌塔拉的身体素质也不禁向前踉跄了一下。
这时,便是彻底控制住它的机会。
斯巴达格斗术:斯巴达强踢!
“嘭!!!!”
以多快的速度冲过来的,乌塔拉便以还要快两倍的速度倒飞出去。不要忘了,谢铭普通状态下的这一脚,都能让斯卡萨那种体型的怪物吃上大瘪。
而他现在,可是着重增幅力量的禁手状态。
同时,这一脚当中谢铭也蕴含了震动的力量,让乌塔拉庞大的身躯处于了短暂的完全麻痹状态。
龙翼微微拍动,身躯化为光影瞬间追上了倒飞状态下的兽王,手中的冥炎刀·魂殇顺着手臂的伸展,半数进入到了乌塔拉的身体内。
波动感知领域已经发挥到极致,谢铭眼中的世界此时仿佛如同静止一般。所有的触感都被放大,让他能够完全掌握自己现在的一丝一毫的动作。
刀尖破开身体,刀体上的火属性能量将伤口烧焦,防止血液的大量流失。而刀尖在刺入乌塔拉心脏的那一刹那,整把长刀便被全部拔出。
维持在刀尖的破魔细针此时已经通过空间能力,送入到了左心室里面。随着牛头人强而有力的血压压强,一起喷射而出。和艾丽丝的魔法一起,消失在乌塔拉体内。
“成功了。”
禁手状态解除,随手丢给乌塔拉一个缓慢愈合,谢铭双脚落地。
而乌塔拉,则是接连撞破了十多根粗壮的树干后,被掩埋。
全程,用时不到1秒。
“谢铭先生!!”
不远处,赛丽亚和其他几名精灵朝着这边跑来。其中,正有着长老卡维尔的身影。
“谢铭先生!乌塔拉大人它…..”
“应该没事。”
将冥炎刀收回异次元空间,谢铭平静的说道:“它身上的魔法,让它的生命力有些透支。恐怕,需要好好修养一段时间才能恢复。”
“现在,它应该快要醒来了。”
话音刚落,乌塔拉便推开压在身上的树干,捂着胸口缓缓站了起来。双眼中,充满着虚弱、愤怒、无力和感激。
“乌塔拉大人!”
“我没事。”
乌塔拉摆了摆手,缓缓走到谢铭等人面前,低声说道:“谢铭,不好意思,让你费心照顾我这头没用的牛了。”
“还有,卡维尔、赛丽亚…我对不起你们。我没有保护好森林,没有保护好你们。甚至….我成为了破坏魔法阵的帮凶…..”
“不….您没事就太好了,乌塔拉大人。”
赛丽亚轻声说道:“家园没了,我们可以重新建造。但死去的人,却没有办法重新复活。”
“如何重建?”
浅黄色长发的精灵少女垂下眼眸:“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乡,是我们的家园。可是大魔法阵被毁,森林也被烧成这样。”
闻言,在场大多数精灵,都垂下了脑袋。
“…..谢铭先生,你有什么看法?”
“……..”
看了眼神情复杂的卡维尔长老,谢铭平静的说道:“首先的事情,就是要修复大魔法阵。不然没有了大魔法阵,无数无辜的生命都会因此死亡。”
“修复大魔法阵需要的大量魔力可以由我来提供,但需要你们的帮忙才行。”
“至于你们的居住问题,也可以解决。我有一个朋友有着一座很大,而且足够隐蔽的城堡。若是你们愿意,我可以将你们送到那里去休养生息一段时间。”
“格兰之森被烧毁,大魔法阵被破坏绝不是偶然,而是蓄谋已久的阴谋。所以在这段时间里,我会去寻找幕后黑手。”
“我会留在阿拉德大陆,和谢铭先生一起。”
“赛丽亚,你…..”
“大长老。”
看着面前的长辈,赛丽亚认真的说道:“我们精灵族,需要改变了。所以刚刚我和您,和大家说的话,希望大家都能够好好的,仔细的考虑一下。”
“也请不要再怀疑谢铭先生。他,已经为我们做了太多太多。”
“谢铭…..那些被控制的士兵们….”
“因为时间着急,所以我只是将他们打晕,留在了原地。”谢铭平静的说道:“必须要离开的,只有精灵族而已。乌塔拉你们兽人,留在这里并不会有什么事情。”
“是吗…..那么,能不能让我和一部分牛头护卫,与卡维尔他们一起离开?”
乌塔拉看着手中断掉的战锤,低声说道:“我虽然是头笨牛,但多少还是能在新的地方,照顾他们一下的。”
“………”
这个提议让谢铭微微迟疑了一下,乌塔拉和精灵族一起离开,有利有弊。但总结来说,弊大于利。因为精灵族现在最需要的,是反思和学习。
而乌塔拉的存在,很容易让精灵族懈怠。
况且寂静城有着卢克的存在,其实并不算什么太危险的地方。
但是,在目光不经意扫视过精灵们后,谢铭改变了想法。
因为他看到的,不是什么垂头丧气,怨天尤人的模样。而是复杂,反思,纠结,各种各样的情绪交错在一起。最后,谢铭将目光看向了赛丽亚。
此时银发的精灵少女也在看着他,那美丽的瞳孔仿佛会说话一样。在里面,谢铭看出了这个意思。
“我们相信你,也请你,相信我们。我们,会改变的。”
“…….好吧。”
倾城之半城烟沙
谢铭看向了乌塔拉:“但乌塔拉,你也要明白。要改变的,不只是精灵们。同样,也有你。”
“我知道…..”
“就这么定下来吧。赛丽亚,魔法阵的修复准备已经好了吗?”
“嗯!”
赛丽亚露出了笑容,看向了自己的族友们:“大家,请助我们一臂之力。现在,是我们精灵回报玛尔大人的时候了!”
“那么,开始吧。”
笼手再次浮现,站在赛丽亚身边,看着组成阵型围绕在身边的精灵们,绿色宝石开始闪烁。
谢铭为魔力的提供源,赛丽亚为魔法的核心,其他精灵组成节点,圣洁的光芒在此刻,似乎盖住了火光和月色。巨大的魔法阵,让快要崩溃的玛尔大魔法阵包围,维持住了它的形态。
随着光芒的消失,哪怕是谢铭都双脚软了一下。其他精灵更是直接瘫倒在地,面色苍白。所有人的魔力,几乎都快被掏空。
“小心点。”
“嗯…”
伸出手扶住赛丽亚,谢铭捏了捏眉心,精神力沟通到了远在寂静城内部的空间节点。下一刻,巨大的空间魔法阵以他为中心迅速展开。
除了他和赛丽亚之外,其他所有的生命都被空间魔法阵转移到了寂静城当中。
“接下来,便是这场大火了啊。”
抬头看向被厚厚的云气遮住的夜空,谢铭轻轻打了个响指。
下一刻,一直被不断运送到高空的冰棱,爆碎成无数的冰屑冰粒。
大雨,要来了。

優秀玄幻小說 無限之命運改寫 起點-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獸王之威

無限之命運改寫
小說推薦無限之命運改寫无限之命运改写
月色如辉,洒落在森林中一处不大不小的湖泊上。粼粼波光,让人不禁沉迷在这安详又美丽的月色当中。湖边,青年和少女并肩的走着。
但氛围,却并没有那么好。
“所以最终的讨论结果,是什么?”
“……没有结果。”
四大名捕震关东:亡命
赛丽亚沉默了片刻后,叹息道:“大家都觉得你别有用心,有些夸大其词。对人类极度厌恶的西部守护者特洛尔,甚至想要直接将你驱逐出森林。”
“仅仅是几场火灾而已,并没有到那个地步,几乎所有守护者都这么想。乌塔拉大人也拍着胸脯保证了,要是有人想对格兰之森不利,他绝对不会坐视不管。”
“是吗?”
谢铭微微皱了皱眉头:“所以,连一点预防对策都没有做?”
“姑且…..卡维尔长老让乌塔拉大人在这段时间更加戒备一点,来以防万一。”赛丽亚苦笑着说道:“我们,也只能这么做了啊。”
“倘若如你所说,帝国的人动真格的想要焚毁格兰之森。可我们,又能怎么办?”
“我们的力量,保护不了这片森林,也保护不了自己。”
“……..这么长的时间,你们真的没有学习到一点东西吗?真的就躲在格兰之森中,过着这种得过且过的日子?”谢铭忍不住问道:“就没有,一点的反思?”
“反思?”
赛丽亚停下了脚步,用着一种莫名的目光看着谢铭:“你认为,精灵族做错了什么吗?”
“没有足够的,保护自己和自己家园的力量,便是最大的过错。”
谢铭迎向了赛丽亚的眼睛,平静的回答道。
“力量,不是用来伤害别人的!”
“但力量,是用来拯救别人,用来保护自己的。”
“!!!!!”
“赛丽亚,你知道吗?”谢铭将目光看向了倒影着月色的湖面:“我曾经有不少机会,可以放弃人类的身份,变成比人类更厉害的种族。”
“龙、恶魔、天使…..但这些机会,都被我拒绝了。哪怕我知道人类这个种族有着无数缺点,但我依然以自己为人类而自豪。”
“人类因为身体脆弱,所以锻造了铠甲和利剑来保护自己。因为寿命短暂,所以抓紧时间享受着每一分每一秒。因为明白自己身上的缺点,所以才会去学习,才会去进步。”
“你可以说,这是人类的贪婪。但因为贪婪,人们才会去努力,才会去学习,才会去发展。人类的一切行为,都是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好,过得更好。”
“谢铭先生,你认为人类的贪婪,并不是错误吗?”
“贪婪,并不是错误。但过度的贪婪,便是大错特错。”
谢铭淡淡的说道:“什么事情都是这样,过犹不及。事情做得过头,其实就跟做得不够一样,都是不合适的。”
“帝国皇帝为了自己的野心和贪欲而伤害别人,这便是过。而你们精灵族,因为爱好和平而浪费这悠久的寿命和天生的力量,无差别的传授知识,这,同样也是过。”
“唯有良好的心性,才能够支配强大的力量。否则,力量终究会毁灭当事者本身。”
“现在的精灵族便是如此,之后的帝国,同样也是如此。”
将目光再次看向赛丽亚,谢铭认真的说道:“我再问你一次,赛丽亚。你真的认为,精灵族不应该拥有着足够保护自己的力量吗?”
“……..”
赛丽亚低着头,沉默了良久后,喃喃的说道:“人类,真复杂啊…..”
“为什么大家不能,和平共处呢….”
“将希望放在别人身上,本就是一件错误的事情。”谢铭平静的说道:“一次两次,别人能对你伸出援手。但不可能每次陷入危机,都有人来帮助你们。”
“对待同样希望和平的人,我们当然可以友好共处。但对自己抱有恶意的人,你对他说友好相处吧。人家回应你的,只会是利刃和嘲笑。”
“我明白,精灵族一直想要阿拉德大陆变得更加美好,更加安宁。可实际上哪怕没有帝国,来自魔界的赫尔德同样也会对阿拉德大陆相处。哪怕没有赫尔德,说不定也会出现什么虚空恶魔,异次元的侵略者。”
“光有信念,亦或是光有力量,都是不够的。信念,让你正确的使用力量。力量,让你能够贯彻自己的信念。”
“信念…..力量……..”
看着若有所思的赛丽亚,谢铭不再言语。希望他的这些话语,真的能给精灵族带来什么改变吧。不然,他拯救的了这一次,但不可能次次都能拯救。
将目光从湖面看向了美丽的夜空,唯有在这种还保持着自然的森林中,他才能看到那闪耀的群星,以及天边的那团红晕。
等等,红晕……
“赛丽亚!”
“啊!怎么了!?”
被谢铭突然强硬起来的声音给吓了一跳,赛丽亚慌忙问道。
“赶快去通知卡维尔长老!”谢铭严肃的说道:“帝国,已经袭来了!”
“!!!!!!”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看到远处那快要染红半边天的场景,赛丽亚俏脸一崩,急忙朝着精灵栖息地跑去。而谢铭,则是心中默念。
“赤龙皇之笼手,禁手状态(BalanceBreaker)。”
狰狞的龙翼与赤红的龙铠浮现,背后的翅膀扇动,将身上的气息全部敛入体内,谢铭朝着大火方向飞去。
——————————
动物、妖精们在到处逃窜,兽人们手持木盾长刀,愤怒的扑向了正在到处纵火的白衣人类。但看到这些兽人的伪装帝国兵,却没有任何慌张,直接朝着他们丢出了一瓶药剂。
那是帝国炼金术士专门为了针对兽人,从而研究出的狂暴药剂。只有将其摔碎,那么里面的药剂便会迅速挥发,产生一种会刺激到兽人精神的气味。
而闻到这股气味的兽人,会直接进入到六亲不认的狂暴状态,疯狂破坏周围的一切,直到药剂效果消失,或者死亡。
在帝国的角斗场,这种药剂便经常被贵族使用在自己麾下的兽人战奴身上。
因此,原本和精灵战士们并肩战斗的兽人们,在闻到气味瞬间,就将手中的凶器砍向了旁边的精灵族战士。
刹那间,悲鸣和惊怒声交错。而帝国兵则是趁着这个机会,绕开战场继续边向着目标地点前进,边丢出燃烧瓶。
“吼!!!!你们,在做什么!!!!?”
震耳欲聋的怒吼声响起,伴随着无数树木的倒塌,兽王乌塔拉手持长柄战锤赶到了火灾的最前线。看到双目猩红的兽人战士们和倒在血泊中的精灵们,悲怒交加。
“吼!!”
可陷入狂暴状态的兽人战士可不会管你是不是什么兽王,他们现在的脑海中,只有两个字。
破坏!
而乌塔拉和他直属的牛头兵牛头护卫,自然成为了最佳的目标。
“混蛋!!!”
看到这群拿着武器冲向自己的兽人战士,乌塔拉怒喝一声:“你们要挑战我兽王的荣耀,必然是已经做好觉悟了吧!”
回应它的,则是当头劈来的长刀。
“叮!”
长刀正中乌塔拉的鲜红牛角,但断裂的却不是牛角,而是兽人战士的长刀。乌塔拉伸出手掌,直接抓住那个兽人战士的脑袋,将其狠狠的栽入到地面当中。
见到自家老大都这么做了,剩下的牛头战士也不再犹豫,纷纷拿起武器砍向了昔日的战友。
“乌….乌塔拉大人…..”
一名胳膊被砍断的精灵战士扶着树干,摇摇晃晃的来到了乌塔拉面前:“他们….他们被人类的炼金药剂操控,变得狂暴了。”
“现在,解决那群纵火的人类才是最主要的啊…..”
风流知青人生
“我明白!”
乌塔拉让这名精灵战士坐在了地上,强压着心中的怒意:“纵火的人类,在哪个方向?”
“那….那边…..”
“好!你休息一下后,向着中心回去。”
从地上捡起战锤,乌塔拉的脚步越来越快,一边将燃烧的树木锤倒用来阻止火灾蔓延,一边冲向了精灵战士指出的方向。森林中,直接开出了一道足有两米的宽敞道路。
一路的狂飙让它很快就看见了在不断朝着四周洒火油丢燃烧瓶的白衣人们,没有丝毫减速的想法,乌塔拉直接埋下头顶了上去。
尖锐的鲜红牛角贯穿人体,染上了鲜血。银色的长发上,也挂上了血珠。不知撞断了多少树干,兽王才停下了脚步。
将挂在角上的尸体甩开,乌塔拉握紧了手中的战锤,铃铛大的双眼里熊熊燃烧着愤怒。
“破坏森林者,死!!!!!”
“兽王出现,朝着目标地点移动。”
队友的死亡和乌塔拉身上所携带的威吓感,没有让这群白衣人有着任何动摇。只不过跑动的速度加快,但依旧没有忘记丢出腰间挂着的火油和燃烧瓶。
“混蛋!!!!”
我行我素的行动,毫无疑问让乌塔拉更加愤怒。双手握住锤柄,巨大的漆黑战锤疯狂的锤击地面。强烈的震动,通过地面传入到白衣人们的脑干。
仿佛直接站在了地震的震源处一样,眩晕感和无力感,让他们直接软倒在地面。
而乌塔拉,自然不会有任何客气。
“砰砰砰砰砰砰!!!!!”
带着金色鼻环的鼻孔呼出两道长长的热气,乌塔拉甩掉战锤上沾着的肉糜和内脏碎片,朝着另一个方向前进。
先不管这群人是什么目的,但他们的前进方向毫无疑问是更深处。所以,它只要按照自己的巡逻路线,必然能够遇到这群该死的破坏者。
当然,乌塔拉能够想到的事情,率领白衣人的黑袍人影自然也能想到。所以她在看到远处不断倒塌的树木后,便直接改变计划,向着乌塔拉的方向飘来。
没过一会儿,便看到了正在追着白衣人锤的兽王。同样,乌塔拉也感受到了强烈的威胁。猛然转头,印入眼帘的便是已经发动魔法的黑袍人影。
以及她带在脖子上的那条奇怪的项链。
这也成为了它,最后的记忆。
——————————
说实话,谢铭在这场火灾中能做的事情,其实非常的少。不能阻止大火,不能暴露身份,也不要动用武力造成太大的动静。
所以他只能做些,自己可以去做的。
龙翼紧缩,身体如同流光一般迅速的穿梭在树木之间。在遇到受伤的精灵、妖精、动物后,便动用空间能力将他们直接转移到精灵栖息地当中。
遇到了陷入到疯狂的兽人,就没有什么办法了。毕竟这是药物激发,不是精神操控。所以他能做的,只能将其打晕后丢在原地让兽人战士们自生自灭。
而遇到还在纵火的白衣人,他自然不会放过。在他穿过的那一刹那,白衣人便成为了一地碎肉。
当然,他也在尽可能的阻止火灾蔓延,用科学的方式。
森林火灾大体可以归类于四种形式,而此时格兰之森的大火,虽然是人为纵火,但火灾形式毫无疑问是属于高温云气。
大量未燃尽燃料在空中飞舞,而高温的云层不断积累漂浮,到未燃的森林上空。简单来说,就是将格兰之森这片地区变为了保温炉。
到处都在释放着热量,从而点燃更多的可燃燃料。
在没办法造成巨大动静的情况下,他只能偷偷的将风送到天空中,不断的驱散聚集在一起的高温云气,让更多的云气来吸收森林升腾出的热量。
绕着格兰之森飞了一圈后,确定外围已经没有什么威胁,他便开始顺着乌塔拉开拓出的道路追上。
他可没有忘记,格兰之火这个关卡中,最后面对的Boss是谁。
果不其然,顺着道路追过去,他看到了被砸成肉饼的尸体,以及一片被疯狂肆虐后留下的空地,以及掉落在地上的项链。
“这是……”
捡起这个项链,面铠下的谢铭眼睛一眯,波动感知领域向着大魔法阵蔓延。不出所料,此时的大魔法阵已经快到了崩溃的极限。
也就是说艾丽丝的目的已经达成,为了暴露身份,她应该已经离去了。而乌塔拉,此时应该也被魔法操控,朝着精灵栖息地肆虐了过去。
“抓紧吧。”
将项链收到异次元空间中,背后的龙翼全部展开。留下一道狂风,他的身影瞬间消失在原地。
狂风中,似乎带上了些许冰屑。倘若有人留在原地,必然能够感受到,谢铭留下的这阵狂风中,所蕴含的刺骨之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