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獨仙行-第2070章 一記耳光鑒賞

我獨仙行
小說推薦我獨仙行我独仙行
卷十四 锋芒毕露
第2070章    一记耳光
这一刻,青魅才感觉到四周一松,心中更是骇然,同是真仙修士,自己在其面前,竟如面对一座亘古冰山般。
“砰”的一声闷响传来,她急忙转头望去,蓝光晃动,却见姚泽正从禁制的出口处踉跄着跌出。
“你受伤了!?”
青魅大吃一惊,娇躯闪动间,已经站在了他的身旁,一把扶住,这才发觉到异常。
一道道若有若无的细线正缠绕在身上,而且愈发收缩,几乎要勒进了血肉中。
“蛛丝!这是月魔蛛的蛛丝!”
青魅失声惊呼起来,急忙阻止他不要再挣扎。
之前鱼人族的那位娇小少女已经告诉过,月魔蛛的蛛丝不能挣扎,不然会越收越紧,就像那头凶鲨般,只能完全放松下来,同时倒逆着纹路才可以脱身。
当然如果炼化了又当别论,任谁被突然缠住,肯定要竭力挣扎的,青魅又是吃惊,又感到好笑,连忙帮助他小心地把这根蛛丝给解开,展开来竟有百丈长,握在手中,犹如无物,任凭如何发力,将蛛丝都拉长了十几倍,也无法扯断,手一松,竟再次恢复了原状。
果真是堪比仙器的宝物!
“送你吧。”
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我獨仙行 ptt-第2070章 一記耳光鑒賞
姚泽只觉得郁闷之极,一天之内,自己竟连续两次被蛛丝给困住,那凶兵也太狡猾,逃走之际,竟把蛛丝布置在出口,自己急急地冲出,刚好被其算计。
只是如此一耽搁,那莫问早已不知去向,没有一点感应了。
“真的?”
青魅闻言,美眸一亮,拿在手中,一副爱不释手的神情,随着异芒一闪,那百丈长的蛛丝就在缠绕在尾指上,看起来如同一枚戒指般,等炼化之后,收放随心,威能肯定不凡的。
而姚泽还挂念着那头冥月,急忙和青魅再次进入了禁制中,眼前所见却让他大吃一惊了。
原本细如手环的小东西,此时竟变化成一头庞然大物,一道道环形肢节密布,通体银白,足有数丈之长,粗如水桶,如同一头凶鲨,满口细碎的獠牙,可怖异常,大口一张,无尽的黑火就冲进了口中。
此妖竟在吞噬火焰!
而且随着吞噬,庞大的身躯依旧肉 眼可见地暴涨着。
这可是焚天阴火,任谁都唯恐躲之不及的,眼下竟成了此妖的大补之物……
不过他随即想到,此妖既然号称冥界大凶,估计冥界的东西没有其不能吞噬的,这焚天阴火来自冥界,自然也不能幸免。
“这……这是什么生灵?”
一旁的青魅瞪大了美眸,在她的认知中,从来也没有见过如此怪异的妖物。
这头冥月正是寒水城之物,当初姚泽和黑衣二人依着青魅的指点,潜入龙倍的密地琉璃池,顺手牵羊,直接带走了此妖。
“龙倍?琉璃池?”
听闻这妖物的来历,青魅只感到难以置信,世事太过无常,当初她和龙倍暗中敌对,告诉姚泽琉璃池之事,也只是想借助他的手打击龙倍的,没想到其中竟还有此物。
“那位龙帅后来也没有逃出你的手心了?”似乎若有所思,青魅明眸一转,笑吟吟地问道。
姚泽并没有多说,只是微微一笑,不置可否的模样。
过了半响,却听到青魅幽幽地说道:“谢谢了。”
一时间姚泽吓了一跳,转头望去,却见此女俏脸上浮出感激之色,美眸中更是晶晶发光,才知道对方误会了。
那龙倍当初意图对自己不利,不得已才诛杀了此獠,可现在竟被以为是为了对方出头,引得此女一片感激之心,说不定还要以身相许……
不料,就在此时,他突然觉得有些异常,急忙转身望去,面色狂变。
不知道什么时候,身后竟站着一道身影,无声无息的,如同一道幽灵,正目露惊奇地望过来。
青魅也“啊”的惊呼一声,急忙站在了姚泽身边,这才发现来人一身黑袍,身下却拖着一道粗大巨尾,脖颈和脸颊都布满了细密的鳞甲,头上的两只眼睛长在了额前,鼻孔粗大,竟是位巨鳄人!
大罗金仙!
“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破坏禁地,是整个坠魔界的公敌!”来人声音粗声粗气的,嘶哑难听,却毫不客气地威胁起来。
姚泽的眉头一皱,对方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莫问刚离开的当口,难道又是莫问招来的?
一时间他对那位凶兵愈发忌惮起来,精于算计,为了脱身,不但布置了月魔蛛的蛛丝阻止了自己,还第一时间示警,招来了一位大罗金仙。
他站在那里,面色变幻,一旁的青魅以他为首,同样默不作声,这情形落在对方眼中,不由得怒气生出,额前的双目闪过一丝戾色。
“不管你什么来历,眼下给你一条出路,将妖物……还有那个女子也要留下,三息之内离开,不然莫怪老祖我手辣。”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我獨仙行 起點-第2070章 一記耳光展示
此人的目光“咕噜噜”一转,落在了青魅凸凹有致的身材上,脸上的贪婪毫不掩饰,转眼就改变了主意。
姚泽有些无语地摸了摸鼻子,一位大罗金仙算不上什么,可如果闹出太大动静,被堵在了此地就有些麻烦,扭头望去,见青魅俏脸发白,神情惶恐,面对高阶妖修,她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多少。
来人大嘴一咧,露出森然利齿,很是得意,“莫怕,跟着老祖,很快就可以晋级真仙中期,如果将老祖伺候好了,成就大罗金仙也不是梦想……”
“滚!”
就在此人洋洋得意地炫耀之际,突然姚泽双目一翻,直接冷哼一声,一时间这位大人物怔在那里。
“小子,你……你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
他有些难以置信地,脸上变得狰狞起来,单手一抬,一张巨手浮现而出,带着滚滚火焰,朝着前方狠狠抓落。
此地出手,连身体外都有火焰燃起,消耗真元竟是平时的数倍,可这位大人物恼羞成怒,已经顾不上那些了。
不过此人也特意控制了,只动用三成真元,想来对付小辈应该足够了。
“砰”的一声,那道蓝色身影竟应声而碎。
巨鳄人见状一怔,毫不迟疑地单手在身前一划,道道规则之力蔓延,一枚枚鳞甲狂涌而出,身体外多出一道黝黑铠甲,同时身形暴闪而退。
此人能够有了今番成就,自然不是侥幸,猜测对方有着某种秘法,先退开再慢慢炮制,只是如此施法,真元似被点燃的蜡油,疯狂燃烧,一时间愈发恼怒。
谁知就在这一刻,一道冷哼声突兀地响起,似乎一根粗大铁杵狠狠地戳进了识海,并且猛地一搅。
一股难以想象的巨疼传来,此人脸色煞白,身形一个踉跄下,心知不妙,狂吼一声,双手幻化成森然利爪,朝着前后同时抓落。
剧烈的空间波动带起滚滚火焰,利爪却落在了空处,巨鳄人有些惊疑不定了,直到现在,自己竟连对方的人影还没有看见,目中凶光一闪,就落在了不远处的青魅身上。
不料就在他还没来及有什么行动,一只手掌竟在眼前不住地放大,随即“啪”的一声脆响,这位大罗金仙身形翻滚而退,一直退到了禁制出口,才难以置信地站定了身形,宽大的脸上清晰地多出五根手印。
自己竟被扇了记耳光!?
从此人抢先出手,到被打耳光,前后不过一息时间,电光石火的功夫,青魅都看的目瞪口呆了。
姚泽从火焰中一步踏出,冷冷地扫了对方一眼,“呱噪!”
此地难以动用真元,想对付一位大罗金仙,自然极为困难,如果只抽一记耳光,却轻松异常。
那人只觉得怒火冲天,身周的虚空急剧扭曲,波折,却引起滚滚黑火呼啸升腾。
如果再这样下去,根本不用他人动手,这里的焚天阴火就已经将其焚烧成灰,大惊之下,此人急忙散去真元,两只眼睛几乎要凸出了眶外,脸上狰狞扭曲。
“好,好,该死的人类,你不要从这里出来,否则你一定会后悔,后悔自己投胎成人!”
咬牙切齿地说出一番话后,这位大罗金仙才恨恨地转身离去,却直接盘膝坐在了出口。
他早已暗自发誓,哪怕在此地守上一百年,也要亲手将那人撕成碎片……
危机暂时解除,青魅俏目上依旧毫无血色,“姚兄,我们……”
被这样一位大人物堵住,想想都觉得毛骨悚然。
“无妨,不就一位大罗金仙吗?又不是没有杀过,先看看冥月的情形再说。”没想到姚泽毫不在意地笑了笑,如此道。
“嗤……”
青魅觉得他在说笑,忍不住娇笑起来,愁眉散去,心情也变得轻松不少。
她当然不知道,姚泽所言都是事实,不过在这波折发生的一会功夫,冥月再次变化了模样。
原本数丈长的身躯竟暴涨至十余丈,而且微一扭动下,如同起伏的山丘,朝着火焰深处缓缓移动,巨口不停地吞噬着,对于刚刚的一番打斗,连多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这样的生灵根本难以想象,眼看着就如同一座巨山,竟还在生长中,不过两人很快有了新的发现。
此妖所过之处,焚天阴火竟变得稀疏了不少。
两人对视了一眼,很快大笑声就在火焰上回荡。
这片空间不知道存在了多久,因为焚天阴火的缘故,什么生灵也难以进入,说不定里面会有些宝物,比如罕见的火属性矿石、万年药材!

超棒的小說 我獨仙行笔趣-第2056章 威名顯赫鑒賞

我獨仙行
小說推薦我獨仙行我独仙行
卷十四 锋芒毕露
第2056章    威名显赫
在大燕门立派之初,如此情况早已有所预料,甚至防御法阵足以抵御真仙修士的狂轰数个时辰,可像眼前近百位仙人,三位真仙修士同时来犯的情形,还是远出众人所料,即便是整个白藏教出动,也大致是这等实力,以至于东方风清和元霜诸女一个个面色凝重。
此时已经退无可退,东方风清深吸了口气,凌空朝前走了几步,略一施礼,“东方风清见过诸位前辈,不知道大燕门有何得罪之处,还请前辈指出,如果确实是弟子们失礼,大燕门愿意对诸位前辈进行补偿……”
“补偿?哈哈,小娘子此言正合我意,待你侍寝之后,如果令我满意,再来决定如何处置大燕门……”
空中的诸人中,一位面色苍白的年轻男子嬉笑着,此人有着后期仙人的修为,毫不掩饰脸上的猥琐神色。
“哈哈……”
众多修士一同轰然大笑,下方的大燕门弟子义愤填膺,双目都似喷出火焰,特别是来自修真界的诸人,个个都是雄霸一方的人物,何曾受到如此凌 辱?
即便修为相差太多,也有一拼之心!
就在此时,站在众人前方的那文弱书生模样的男子却面色一变,暴喝一声,
“小心!”
同时单手疾抬,一道丈许大的光手浮现而出,朝着前方狠狠一抓,却似乎晚了一步。
花神山顶忽然响起一声雷鸣,一道碗口粗细的光柱一闪即逝,“轰”的一声,众人无不色变,却见一股青烟升起,那位面色苍白的年轻男子脸上还带着嬉笑,有些难以置信地低头看去。
胸腹之间竟多出一个面盆似的大洞,前后通透,丝丝青烟正朝外冒着。
“这是……”
此人这才想起来,惊呼一声,却一头栽落,“砰”的一声,似条破布袋般摔在山石之上,一动不动。
“哗!”
近百位仙人修士大惊失色,不约而同地暴闪退开,他们竟没有看清怎么回事,一位后期仙人就当场陨落,连元婴都化为乌有。
而与此同时,大燕门的无数弟子见此一幕,震惊之后,齐声欢呼起来,一位后期仙人都像一条死狗般,被轻易抹杀,其他人又有何惧?
“巨儡!”
文弱书生模样的男子双目一缩,一眼就看到了山顶上伫立的那尊巨无霸,庞大的身躯似座移动的巨山,周身布满了道道铭文,此时身上还有十几位修士正在忙碌着,正是那尊战争巨儡!
当初连真仙修士都不能面对,一介仙人自然无法阻挡,可惜这样的巨儡每一次施法,都需要十多位修士同时安置元晶,而且消耗也难以想象。
“慌什么?一具傀儡而已,你们毁去大阵,那傀儡交给老夫即可。”
文弱书生模样的男子面色有些阴沉,他身为堂堂后期真仙,竟在自己的眼皮低下损失了一员大将,一时间恼羞成怒。
之前的信息并不是这样,大燕门只有一位老祖是后期真仙,还已经被远远地围困住,一时半会儿绝出不来,而他们出动了近百位仙人,三位真仙修士,就是白藏教出手也无法阻止大燕门的覆灭!
立刻,近百位仙人同时扬手,各色异芒划破虚空,“轰隆隆”的巨响顿时爆发了,空中尽是电闪雷鸣般,狂闪不定。
这一幕让大燕门的无数弟子面色狂变,眼见着防御大阵急剧晃动,并且闪烁不定,一个个心都提在了嗓子眼上。
眼前这道防御大阵正是他们的希望,如果大阵被破,谁又能够抵御近百位仙人的屠戮?
“又来!”
空中的文弱书生男子突然冷笑一声,身形一晃下,竟化为一道银色虚影,身体四周千丈之内凭空多出一团团虚雾,空间都肉 眼可见地折皱扭曲,而一道碗口粗细的光柱一闪即逝,激射而至,却没入虚雾之中,无声无息的不见了踪迹。
在一位全力防御的后期真仙面前,战争巨儡的机会丝毫没有。
东方风清心底一沉,虽然有所预料,可连战争巨儡都失去了威能,此仗只怕凶多吉少……
“轰隆隆……”
颜色各样的剑气纵横,各种法术在光幕上不时地炸起,带起一股股气浪狂卷而去,甚至天地凭空生出一道道白茫茫的飓风,呼啸扫荡八方,法阵之外的陆地山石都受到了波及,一栋栋房屋,无数兽舍、药圃都被夷为平地。
近百位仙人个个面带冷笑,目中杀机毫不掩饰,甚至带着兴奋,按照老规矩,一旦屠杀开始,谁抢的东西自然就属于个人所有……
大燕门的弟子都面色苍白,紧紧地握住了拳头,谁都明白,这法阵无法支撑太久,也许要不了多久,他们就要直面这些仙人大人物了。
“老祖!老祖在哪里?”
“这个时候只有老祖现身,才可以挽救一切!”
无数道目光四处张望,寻找那最后一点希望,突然,有人惊喜地呼喊起来。
“老祖!”
“老祖来了!”
这声音就似一道飓风,让无数大燕门弟子同时一震,扭头望去,一团祥云从山顶徐徐飘落,前方五位身材矮小的童子开道,身着五色衣衫,簇拥着一道金色身影,缓缓而来。
“那是……老祖?”
连和姚泽比较熟悉的邓强他们都有些发怔,什么时候姚泽这副打扮了?
来人浓眉大眼的样子,却是姚泽无疑,只是脑袋光光,身披金色袈裟,手中一根千鹫杖,看起来如同一位得道神僧般。
光头分身!
众人中,只有东方风清她们清楚怎么回事,此时心中大喜过望,急忙迎了上去。
平日里光头分身和五色童子都在密地修炼,很少现身,在敌袭刚出现的时候,他已经有所察觉,并没有太多慌张,只是心中奇怪,不知道这波人来自哪里,难道是白藏教出手对付大燕门?
可这些人的实力不凡,仅仙人修士比白藏教加起来还要多些,圣女宗更不可能,双方才刚刚缔结了盟约,要不了几天,她们就会对白藏教有所行动,应该不会出手的。
火云殿他们?
大燕门成立没有多久,和那些宗门并没有太多利益冲突,谁会调动近百位仙人?
神武
这可是件大手笔……
半空中的那些修士也看到了,不用吩咐,纷纷停了下来,一个个面色大变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明明大燕门的老祖已经被围困起来,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所谓人的名树的影,姚泽以真仙修为,在无数修士面前,重创了一位大罗金仙,万众瞩目,此时现身,就是那三位真仙修士也忍不住大惊失色了。
“风清,让他们把大阵撤去,跳梁小丑也敢到大燕门耀武扬威了?”
光头分身的声音不大,可万里方圆的花神山四周听的清清楚楚,无数道欢呼声同时响彻天地,中间还有“老祖威武”声响起。
天空中的众多修士神情慌张,急忙朝着文弱书生模样的男子聚拢,显然此时只有大家抱在一起,才会觉得安全。
五色童子激动的个个小脸通红,他们随着主人前来仙界,虽然现在连化神修为都没有,可仙界的宝物早已把他们的道基修复,以他们各自单灵根的修炼资质,加上无尽的修炼材料,用不了多久,化神,乃至仙人都不是梦想!
漫天光幕蓦地颤动下,随即化为片片光点,荡漾开来,不见了踪迹,滚滚的欢呼声带起的巨浪直冲云霄,让众多仙人修士无不色变。
光头分身缓步而行,如同登山一般,拾阶而上,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终于独自站在众多仙人面前,而其中的三位真仙修士面色变幻,嘴皮急速闪动,显然在讨论着什么。
“诸位,既然来到大燕门,再说什么都无用了,姚某只有一个问题,如果谁能够告诉我,你们受谁的指使,等会可以保住一条小命。”姚泽面色如常,语气却毫不客气。
众多修士一阵骚动,目光同时落在了那位文弱书生模样的男子身上,显然以此人为首了。
那人面色难看异常,身旁的另外一位身披兽皮,露出赤 裸 胸脯的大汉却突然冷笑一声,此人相貌凶恶,一对三角眼冒出凶光,恶狠狠地大叫一声,
“呸!他也是一个人,怕什么?我就不信,我们三位联手,还对付不了你一个?兄弟们,此人交给我们,你们去把大燕门给扫平了!”
眼前三位真仙中,除了那位书生模样的男子是后期修士外,其余两人都有着中期修为,按照常理来说,三人联手,应该是一边倒的碾压之势。
这番话一出,顿时那些仙人修士再次骚动一番,一个个面露狰狞,有所打算了。
“就凭你也配?”
没想到光头分身突然冷笑一声,也没见他有什么异动,一旁的文弱书生模样的男子却惊呼一声,“大胆!”
话音未落,单手朝着前方一点。
顿时四周天地忽然间为之一颤,滚滚天地元气都变得暴躁起来,一只洁白的玉盘诡异地浮现,瞬间就化为数丈大小,朝着下方反扣而落。
那盘中银芒闪烁,一道道拳头大小的符文狂涌而出,所过之处,空间都是一凝。
而那兽皮大汉闻言一惊,毫不犹豫地肩头蓦地一晃,竟一下子幻化出三道虚影,每一道都一模一样的,并朝着后方倒射而退。
这一幕令四周众人看的莫名其妙,等下一刻,兽皮大汉分开的三道虚影竟猛地一滞,面无血色下,眼睁睁地看着额前虚空各自探出一根手指,轻描淡写地轻轻一弹。
“啊……”
凄厉的惨呼声在天地间回荡,三道虚影同时剧烈挣扎着,道道火焰凭空出现,将其包裹,而那只洁白的玉盘竟似被什么托住一般,再也无法下落分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