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是仙界萌新》-第99章 聚靈草的祕密分享

我真是仙界萌新
小說推薦我真是仙界萌新我真是仙界萌新
破庙之中,瞬间安静下来。
许明睿面带微笑,静观其变。
这正是他希望看到的场景。
事实上,他早就在暗中查探了杨公子的修为,对方身上却仿佛带着一层迷雾,看不真切。
暗暗心惊之余,许明睿想到两种可能。
其一,便是这个姓杨的年轻人深藏不露,修为高不可攀,可能也是地仙境的高手。
其二,也有可能是这人身上有掩盖修为的法宝存在——这在仙界并不稀奇,尤其是这种世家子弟,身上肯定有很多各种用途的宝贝。
许明睿捏着酒杯望向陈青河,隐隐有些期待。
一方面,他期待“上仙”突然发难,教训一下这个自命清高、做事没有分寸的世家公子。
另一方面,他又真切地希望杨公子在这酒里动了手脚,而上仙又托大饮酒……
不管是哪种可能,都可能让他有机可乘!
事实上,不止是他,庙里其余所有人也都各怀心思,期待地注视着陈青河。
陈青河缓缓睁开眼睛。
他看了杨公子一眼,而后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随后,猛地皱起了眉头!
这一瞬,时间仿佛停滞。
以许明睿为首的众人身子紧绷,生怕这酒里有问题,以至于他突然发难,难免殃及池鱼。
杨公子却十分坦然。
他脸上却依旧带着淡淡的笑意,不慌不忙道:“这是兄弟们自己酿制的土酒,口味是有些辛辣了,我刚开始喝也不太适应,还请仙师莫要嫌弃才是。”
陈青河眉头舒展开来,放下酒杯,点点头说道:“还不错,谢谢了。”
这酒的口味确是一般,自然没办法和丁老头的药酒相提并论,但也没有其他毛病。
陈清河放下酒杯,看向杨公子身后那猥琐汉子。
后者缩了缩脖子,目光躲闪。
陈青河笑了笑,他想起来,自己曾和对方有过一面之缘。
当初他在游侠会售卖蜘蛛精妖尸的时候,曾让对方“回避一下,越远越好。”
看来对方也同样认出了自己。
也好,知道自己的身份后,这群人想必也不至于胡来,省了许多麻烦。
杨公子不明所以,眼看陈青河没有多交谈的意思,礼貌地点头示意后,便退回原位。
没有任何意外发生,一切似乎水到渠成。
许明睿略微有些失望,但他毕竟是老油条,很快便收拾心情,跟着也向陈青河敬酒。
陈青河也不推辞,酒到杯干,还微笑着勉励了两句,跟着说道:“你们吃好聊好,我就不参与讨论了。”
言语间很是矜持。
许明睿却觉得理该如此,唯唯诺诺,脸上满是讨好的笑意。
那边厢,黑脸汉子不敢去叨扰陈青河,便把注意力全放小秋身上,兄弟长兄弟短,不停敬酒套话。
小秋何时被人如此看重过,心情激动之下,跟着便喝了几杯,三问两不问,便将自己如何偶遇陈公子,又如何得到公子赏识并拜师的事情一股脑说了出来。
莲儿有些担忧,但见陈青河老神在在,没有露出任何不满的样子,也就随他去了,自己却只吃些素食,不敢饮酒。
破庙里容了二十多人,稍显拥挤,大家面面相觑,很多人的目光便不时往莲儿身上瞥。
但毕竟“上仙”就在一旁,倒也没人敢放肆,只能暗吞口水,顾左右而言他。
场中气氛更加融洽。
原本大家还在交谈中刻意避开了有关于聚灵草的收获问题,三杯酒下肚,也就言谈无忌了。
说起来,聚灵草虽然勉强算是珍贵草药,用来炼丹是一味不错的主材,却也仅此而已。
谁曾想,城东王家自半年前,竟开出了高于市场很多的价格,不限量收购。
直接导致鸿雁城附近“寸草不生”,游侠们不得不冒着凶险,深入榆山,来这裂风崖采摘聚灵草。
而王家也一直来之不拒,难免令人心生疑窦,都在猜测王家此举究竟有何目的。
鸿雁城四大家族虽然厉害,却管不住大家的嘴,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各种各样的说辞,说什么的都有。
小秋喝了不少酒,脸上早已现出红晕,他听众人越说越离谱,忍不住好奇心起,问那黑脸汉子,“这位大哥,你们采摘这聚灵草,有什么用处啊?”
“用处?”黑脸汉子大口咬肉,汁水横流,“我们这种低阶仙人,哪能管得了那许多?只要有人要,咱们拼死给老板采摘回去便是,何必管人家老板如何使用?”
小秋深以为然点点头,“你说的很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那边厢,大家仍在热烈讨论,你说你的方子,我讲我的丹丸,二十几号人分成几派,渐渐变成争论,再到争吵,好不热闹。
“统统都是放屁!“几个论点正胶着之际,忽听一人大嚷道:“实话告诉你们吧,王家此举,分明就是欺负你们不识货,从中捞取利益!”
一言既出,人人侧目。
此人是蓝袍道士许明睿的手下,大概是喝醉了酒,此刻脸色通红,张牙舞爪。
旁边同伴见他口出不逊,忙捅了捅他。
可这人实在醉得不清,见自己一鸣惊人,谈兴愈发高涨,“你们莫要不信,这聚灵草不过是普通药材,炼个寻常丹丸也就罢了,谁曾听说过还有别的用处?说到底,在咱们手里,这草也就是草,可在城东王家那边,却能点石成金……”
这话说的貌似在理,大家登时都来了兴趣,纷纷看向那醉汉。
就连陈青河也睁开眼睛,静等下文。
奈何这人说道了关键处,却偏偏卖起关子来,微笑着左顾右盼,故作神秘。
此举实在惹人生厌,许明睿看不下去,一拍大腿,厉声道:“操尼玛的刘小三,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刘小三笑道:“别急啊大哥,等我喝口酒先……”
“喝尼玛比!”许明睿抽出法剑,嗔目喝道:“你说不说?!”
刘小三讪笑一声,不敢再卖关子,低声道:“这一切,还要从半年前王家挖掘的一座古墓说起……”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