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783. 胖子失戀?又一年的12.06,忙碌的麗子推薦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我的钢琴有诈
久违的心情仿佛一见面就再没有久违的感觉。
胖子上前一个拥抱抱住了秦键。
秦键借机又仔细打量了一番胖子,嘴里发出了阵阵啧啧声,一年没见,这货怎么瘦成这样。
他还以为前段时间胖子发的朋友圈是开了瘦脸。
这一幕,看的车里的宋玲一阵好笑。

“上楼。”
“上车。”
两人同时松手,一口同时道。
秦键觉得大晚上去小情侣家也不方便,“你给马悦说一声,咱们出去坐坐。”
“我们分手了。”
胖子手一摆,一把拉住秦键,“走走快上楼,饭菜酒都准备好了。”
秦键一愣,还没反应来就被胖子拉进了小区。
楼道里。
“什么情况?”
“分手了呗,还能有啥情况。”
胖子说的轻描淡写,秦键听不出什么别的。
“什么时候的事?你也不给我说一声。”
“暑假的事情了。”
胖子咔的一声打开了门,“进哥。“
秦键进屋打量了一番,开间的小屋和他上次来的时候一样。
干净整洁。
不像是突然收拾出来的样子。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我的鋼琴有詐討論-783. 胖子失戀?又一年的12.06,忙碌的麗子
除了床上少了一个大毛绒玩具。
胖子在饭桌上张罗了一会,他准备的饭菜根本就是提前订好的几份不同种类的外卖。
“整吧?”
胖子凳子上一坐,呲牙咧嘴的。
秦键看着胖子寡了一圈的脸,心道胖子都是潜力股这话也是分人的。
不过人瘦了就显得有精神,这话不假。
脱下外套随手扔到了床上,他坐到了胖子的对面,“我快一个月没怎么喝酒了。”
胖子给秦键上满酒。
“键哥,祝你夺冠。”
胖子说的认真,秦键端起酒杯接到道,“祝你减肥成功。”
“干杯。”

胖子点的吃的都是两个人爱吃的。
一口炸串一口酒。
说笑间,时间仿佛回到了在416的那段欢乐时光。
见胖子一时没再提分手的事,秦键也没有着急问。
谁知道胖子的深沉没有维持过两瓶酒的时间。
两瓶酒下肚,胖子点了根烟,仰望45度忧伤了起来:“女人真是令人难以琢磨。”
扑哧。
秦键呛了一口,“所以呢?”他真的没想破坏此刻的氛围。
胖子长叹一声,放下了高傲的下巴,“键哥你说我这种人是不是不适合谈对象?”
“分手就是分手,和你适不适合谈对象有什么关系,”秦键给胖子倒了杯酒,“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胖子:“就暑假快结束的时候,她突然和我提了分手,就一个电话,我当时整个人崩溃了。”
秦键:“理由呢?”
胖子摇了摇头:“她说她累了。”
秦键:“你们之前发生什么事情了?”
胖子:“也没发生啥啊,这就是我不明白的地方,挂了电话就坐火车去找她了”
秦键:“她见你了吗?”
胖子:“见了,但还是电话里那些话。”
秦键皱了皱眉,“你们在一起的时间也有八个月了吧,连…”
“九个月零七天。”胖子忽然插嘴。
秦键撇撇嘴,“好,你听听看,你们在一起生活九个月了,然后她突然和你提分手,之前就一点征兆都没有?”
“真的,放假前我们还计划着今年开学换个地方住,她说她想住一间带独门的房子…”
胖子再度摇头叹了叹:“然后就这样了。”
“那。”秦键也不知道该安慰点什么,感情上的事他不擅长。
两人又碰了一杯,“你现在还想她吗?”
胖子:“现在好多了吧,就有时候时候在学校碰见她的时候还挺难受的。”
秦键:“你们见面还打招呼吗?”
胖子嗯了一声:“就是点点头,别的就没啥了。”
良久。
秦键:“你们在一起的时候你累吗?”
胖子张了张嘴,面对这个问题他终是没说出什么。
短暂的沉默。
“键哥,我有个事想求你。”
“说。”
“院里下学期有个交换生计划,两年制的,我看里面有华院的选项,不过要参加报名考试。”胖子顿了顿,“我想试一试。”
秦键目光一挑,廖林君当年就是以交换生的方式去的华国院,胖子要真有这个想法倒是好事。
这样一来可以让胖子换个环境,二来到了华国院他也能给对方多提供一些资源和平台。
“这事我还没听到院里的消息,不过你放心,我给你办了,你好好准备曲子就行。”
“我不是这个意思,”胖子解释,“我最近一直在准备一首来内克的作品,水女神,是个奏鸣曲,到时候我打算用这个参加考试。”
秦键嗯声点头。
胖子:“我想到时候让你给我弹钢板。”
秦键:“考试时间?”
胖子:“下学期开学,三月份左右。”
秦键:“行,你放心准备吧。”
胖子牙一呲,端起了酒杯。
“华国院有很多不错的女孩子,”秦键也跟着笑道,“加油。”
酒桌上的气氛又回来了。
“键哥你呢,你的问题解决了吗?”
两个小时一晃而过。
….
秦键临走的时候从口袋了拿出了两张音乐会的票,“这本来是给你和她准备的。”
“哎。”胖子拿起一张,另一张交还给秦键,“我留一张就行了。”
两人约好过年见,随后秦键离去。

出了小区,秦键上了宋玲的车。
闻着秦键身上的浓重的酒味,宋玲关心了一句:“喝了多少?”
“几瓶而已,宋姐,再辛苦一下,蓝海酒店的十字路口,我要买点东西。”
宋玲嗯了一声,接着启动了车子。
车子再次驶入了喧嚣的夜。
到了蓝海酒店门口,宋玲松了油门,车子慢慢的沿着街道滑行而下
在经过一家咖啡厅门口时,秦键让她停了下来。
“最多一个小时。”
说着秦键披上了外套下了车。

一年之隔,秦键再度回到了这间咖啡厅,依然是喝了不少酒。
就连进门的Playing Love钢琴背景音乐都没有改变。
洋气,不是贬义词。
咖啡厅里散坐着几对男男女女,有情侣,也有刚加班结束的白领。
秦键的进来没有引起他人的注意,这个点,大家都已经疲惫了。
“你好,可以再借我一支笔吗?”
他走到吧台前轻声问道,他记得上次来的时候就是这个女服务员在上夜班。
此刻吧台里的女孩正低着头拿着手机一个劲的划着屏幕,像是没有听见秦键的声音。
“你好,可以借我一只笔吗?”
秦键声音大了点。
这次女服务员终于注意到了,她顺手拿起一支笔不耐烦的放在了台子上。
有些不礼貌。
“谢谢。”
秦键拿起笔道了声谢,接着转身走到了他曾坐的那个位置。
就在这时,他掏出了口袋里剩下的那张门票。
提笔在上面写了起来。
‘秦键的年度作品…’
就在这时,耳边的playing love已经播完,切换到了下一首。
如火般的流畅琴声瞬间感染了整个咖啡厅。
秦键不由一愣。
他下意识的看向吧台。
还有谁能比他更熟悉这段演奏?
K271第一乐章。
这分明就是他录的。

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 ptt-761.‘彙報祖國音樂會’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我的钢琴有诈
接着两名化妆师忙碌了起来,男的负责处理秦键的发型定型。
女化妆师负责为秦键上妆。
半小时后,镜子里的秦键——五官上其实变化没有太大。
女化妆师直言秦键的五官轮廓根本不需要修饰。
打底+遮瑕让他的面部皮肤看起来更细致了一些。
本就英气十足的眉毛无需修饰,女化妆师用深棕色的眉粉让他的眉头显得更加有立体感。
一点唇彩提升了提亮了他的肤色。
不过配上一头定型的中短碎发,整个人的气质更佳贴近了清新文艺范。
“谢谢。”
秦键对着镜子满意的点了点头。
两名化妆师离去后,秦键将门锁死开始换礼服。
他先摘下了手表。
熟练的脱,熟练的穿。
待扣好白色高领内衬最上方的扣子,他套上了礼服外套。
接着他从包里拿出了遮瑕膏,一点点的将左手上的纹身遮了起来。
最后对着镜子整理了一番,他回到沙发上的等待着最后的传唤。
距离音乐会开场还有一刻钟,此时音乐厅极尽坐满。
现场并不安静,但也没有寻常音乐会开场前的那般热闹。
位于观众席正中间的位置,两名身份显赫的大人物正面带微笑的交流着。
分坐在二人旁边的分别是再下级领导,其中还有波兰驻华大使及其夫人。
接着是华国音乐家协会主席傅华和华音委会长谭玲,华国音乐学院院长吴青,华国音乐学院钢琴系教研室主任沈清辞。
还有接到邀请从全国各地赶来的各地音乐家协会的领导以及各大音乐学院的学科带头人等等等。
大家都在交流着,不过声音并不大。
所以现场的氛围始终维持在一种茶话会的气氛之中。
“嗡——————”
音乐会的预备鸣钟在19:30准时响起。
舞台渐渐的由暗到明,肃穆的舞台上只有一架黑色的九尺三角钢琴以及一张黑色的琴凳。
一男一女,两名身着正装的主持人面带微笑,从容的走上舞台。
第一轮来宾介绍。
掌声响起。


当第一轮掌声传到后台时起,秦键就起身做好了登台的准备。
敲门声响起,工作人员通知秦键准备登台。
后台导演间,马鹏通过对讲机通知所有现场技术人员做准备。
一时间,后台进入了紧张的气氛。
马鹏紧盯着音乐厅现场的12个镜头屏幕。
一道道的下达着指令。
五分钟后,随着现场再一波的掌声响起。
“小侯你俩从东门下场。”
“东门开!”
片刻,两名主持人同时对着观众席轻轻一鞠,转身从东左侧的大门退场。
与此同时
“西门开。”
“演员上场!”
陪伴在秦键身边的工作人员忙提醒秦键道:“秦老师,加油!”
秦键看着眼前打开的大门轻轻的吐了一口,转头说了声谢谢。
接着迎着明亮的舞台的灯光走了出去,上一次他经过这里的时候是华韵赛的第三轮比赛。
“哗————”
平静的掌声下,不算平静的青年走到舞台中央。
就当他转身一刹那,看着舞台下一个个鼓掌的身影,他瞬间便平静了下来。
不论怎么样,这都是他的舞台。
就接下来两个小时时间里,台下的每一个人都是他第一无二的听众。

柔和的灯光下,只见被黑色礼服包裹着的挺拔青年宛若一个翩翩贵公子一般,优雅的抬手过胸前轻轻鞠下一躬。
然后他利索起身走到钢琴前坐下。
调试琴凳高度,他松了松手腕。
现场的掌声落下。
安静不过五秒,在所有人的注目下,他双臂高抬低落砸响了第一个雄壮的音。
“噹——!!”
气势如虹的op53大波兰舞曲瞬间将整个音乐厅点燃。
‘秦键汇报祖国表演音乐会,正式开始。’


一首接着一首,一段段壮烈或悠扬的旋律畅响在中山音乐大厅的每一个角落。
钢琴前,华国青年风华正茂的面孔和身姿留在了每一个人的心中。
波兰舞曲中,他带着勇气和力量。
叙事曲中,他像是在讲述一个优美的歌谣。
夜曲中,他极其吝啬对弱音的频繁使用,他对一个音符都给予了极大的重视,像传达心中的神谕般,不敢有丝毫的疏漏。
他的表现充满了权威,在这片没有肖邦的土壤上,他仿佛就是肖邦本人的化身。
肖邦之所以成为肖邦,是因为他的六十首玛祖卡。
玛祖卡只属于肖邦,但肖邦却是全世界的。
上半场最后的op67玛祖卡中,秦键即是学院派代表,又是充满神奇幻想的神笔马良。
在他的指下,浪漫主义的解读或许已经落伍。
没有花哨的技巧,全凭对肖邦超然意境的解读。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秦键化神奇般将波兰民族音乐与华国神韵相融合,构成了一个可观可察的小世界。
包罗万象。
内蕴丰富细腻。
寥寥线条,山河湖泊便被他所勾勒。
有景致,有表情,又有欲言又止。
当秦键落下上半场的最后一个音符,台下的掌声不再平静。
下半场。
秦键在掌声下再度登台,与李风华执棒的华国交响乐团公共献上了肖邦第二钢琴协奏曲。
一气呵成的典雅三乐章为本场音乐会曲目单上所有曲目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哗!!!————————————”
热烈的掌声下,秦键起身鞠躬。
他明媚的笑容下,是一点点小情绪。
今晚的音乐会或许比他预期的要成功一点。
返回后台,秦键接过工作人员递来的手帕擦了擦汗。
再度整理了下仪容,他重返了舞台。
他本没有以为他的个人返场会有掌声,可就在他迈出舞台的第一步时,台下便再度响起掌声。
掌声下,他坐会钢琴。
今晚的返场曲目是他和马鹏协定的。
指落音响。
茉莉花的柔美旋律最后漫过舞台传到了台下的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这是台下每一个人都耳熟能详的音乐。

在无限美好的音律中,秦键结束了他的汇报祖国音乐会。
音乐会结束后,文化部部长亲自为他颁发了一张金灿灿的荣誉证书。
接着他受邀与领导人在舞台一同合影。
这算是他两世为人难得的高光时刻之一,台下的闪光灯和掌声记录下了这一刻。
合影结束后,秦键与马鹏等所有参与本场音乐会的工作人员一同登台谢幕。
“哗——————————————”

秦键驾车回到学校时,独自在操场上转了一会儿。
夜空中月明星稀,操场上是年轻少男少女们的欢笑。
美好的夜色人间
今晚是个令人难忘的夜晚。
结束了这场音乐会,秦键终于可以给自己放个假了。
不过想到与马鹏最后在后台的对话,他不知道该做何感受。
“春晚吗?”
今年可是说好了要回家过年三十的。
“哎~”
叹气归叹气,至少明天可以好好休息一天了。
拖着疲惫的身躯,秦键朝着宿舍楼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