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小說 武俠江湖大冒險 ptt-396 再會趙高分享

武俠江湖大冒險
小說推薦武俠江湖大冒險武侠江湖大冒险
夜已深。
天际,一轮冷月当空,不见繁星。
可皇城之内,有人还未睡呢,没睡的人,怕是还有很多。
而有一人,正望着月凝思、出神,想着事儿。
这个人,当然就是大秦的中车府令,同时也是罗网的首领,赵高。
白日里,他已经收到消息了,那个本来已死的人,居然还活着,不光活着,更是带回来了匈奴单于的首级,而且,秦王的反应也有些特别啊,竟然吩咐扶苏要奉此人为师,如此举措,岂不让人拿捏不透。
值得人揣摩啊。
他端坐在窗畔,屋内冷清无声,只他一人。
也确实就他一人,如他这般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人,这皇城里,自然是孤独的,何况还是凶名赫赫的罗网首领,闻风丧胆的杀手首领。
窗外,冷风渐起,散落片片晶莹。
赵高望着雪,端着酒,面无表情,自顾自的饮着,晦暗深邃的眼底,仿佛一口深不见底的古井,不知道藏着怎样惊人的秘密。
人都该有秘密,告人的,或是不可告人的,正因为有秘密,才能让自己显得深不可测,让人忌惮,让人犹豫,捉摸不透。而秘密一旦被人知道,那就注定是一件很危险的事,他就知道很多人的秘密,也是因为知道太多人的秘密,所以这些人,有的已死,有的已为他所用,那他的秘密呢?有没有人知道?
答案是有。
因为,那个新国师居然没死,这就意味着,他的一些秘密,已经被人知道了,尽管微不足道,尽管对方还没说出来,但在这如履薄冰的乱世,权谋勾心斗角的泥沼,有时候哪怕一个再微不足道的秘密,也足以让人功败垂成,造成隐患。
“又下雪了啊!”
喝着冰凉入肺的酒,赵高喃喃自道。
看来他真的藏了很多秘密。
赵高望向窗外,院里,落雪纯净,片片飘散。
但是,就在他望出去的同时,那雪中猝然有了变化,纷乱无序的雪幕里,悄然飘来一丝丝的花香,梅花,不光有花香,还有花,一片片的梅花,只似风中翻飞的红色蝴蝶,煽动着翅膀,从外面,飞到了里面。
赵高神情依旧,只是一双眸子却似在闪烁变化。
“既是来了,何不现身?”
但随即,那梅花已倏忽一转,如数十颗寒星般射向院中六个方向。
不对,准确的来说是七个。
包括赵高。
只在一刹那,院中六处原本冷清寂静的角落,只似变戏法般,凭空亮起剑光。
赵高淡淡一笑,不急不慌,伸手自酒杯中沾起一滴酒水,却是瞧也不瞧,已屈指一弹,立见酒珠横飞出去,“噗”的一声,将那梅花打落。
“赵大人倒是有趣,我来此已有多时了,你现在才请我出来,这可不是待客之道啊!”
一个笑吟吟的声音响起。
赵高端酒的动作蓦然一停,神情一凝,一双眼已似电闪般望向屋内一角,案几上,一道身影正饶有兴致的翻看着他的秘密,罗网各处传来的信笺,密信。
不是苏青又是何人。
“你,何时潜入进来的?”
赵高咽下了嘴里的酒,慢条斯理的问。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苏青的视线从面前竹简上抬起,细眉微微一拧,然后抿嘴沉思片刻,才笑道:“大抵是赵大人先前得知我没死的消息后,如何?是不是有些失望啊?”
月辉洒落,也不知是月入眼中,还明眸映月,赵高却见眼前这人的双目似是会放光,如井中映月。
“失望?有一些,不过,你这不是来了吗?我还听说,你杀了匈奴单于,而且单凭一己之力将河套一带的匈奴驱向北方!”
苏青笑了笑,既没回答,也没拒绝,如此作态,无异是默然了。
赵高已长身而起。
“那现在,我还有一个问题,数日前,农家女管仲被一位神秘高手掳走,是否你所为?”
苏青抚掌赞道:“不得不说,赵大人真聪明,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大可一并问个清楚,毕竟,机会可就只有这一次,我还是很乐意解答的!”
赵高舔舐了一下唇角,袖中已伸出一双修长且惨白的手。
“你为何放了她?”
苏青一掀眉,说道:“你知道的,男人嘛,总是喜欢女人,特别是漂亮的女子,总是容易得到一些优待,自古英雄爱美人,当然,我算不上英雄,可我也是男人!”
赵高脸上已看不出表情,面沉如冰。
“我原以为,你会晚几天来报仇!”
苏青也缓缓站了起来,他不紧不慢的笑道:“唉,因为我明白,今天我要是没来,那明天就是你去找我了,早死晚死,都是要死,何不早点呢,赵大人说是不是?”
风雪愈急,北风呼啸,乍见屋中烛火猝然一摇,如惊似恐,嗤嗤急颤,再定睛一瞧,屋中又多了六人,正是六剑奴。
“看来,国师大人那日隐藏了实力啊?莫非,今日,有必胜的把握?”
赵高又笑了,笑的像是只环伺嗜血的狼,殷红的头发在风中凌乱。
“实力?不谦虚的说,恐怕你看不到本座的实力了。”
苏青瞧也不瞧六剑奴,目光只在赵高身上来回打量。“你的权利太大了,也有些麻烦,而且还找我的麻烦,不得已只能先拿你动手!”
他说“动手”,赵高身后的六剑奴已是不见,火光猝然一灭,苏青周身凭空多出六道璀璨寒光,来的可真快啊。
但下一刻,六人剑势已是停滞于空,但见苏青白发飞扬如魔,青袍猎猎鼓荡,只在他身前方圆四尺之地,如成天堑,一股无形气机,似是化作了一层无形的壁障,将六剑奴隔绝在外,难进分毫。
“这一次,没功夫和你们闲耍,有人约了我饮酒!”
望着六柄停在他面前的剑,苏青神情平淡,抬指对着面前离他最近的真刚剑轻轻一点,指尖对剑尖,遂见那真刚剑的剑尖上当即多出一点寒霜,而后飞快扩散蔓延,从剑尖到剑柄,最后连同持剑之人,一同结冰,冻结在原地。
剩下的五人,几在一前一后,全都步了真刚的后尘。
赵高看的是深吸了一口气啊,他原以为对方隐藏了实力,武功必然极高,但眼前这哪是高,简直是高的深不见底,高的没边儿啊。
放眼当世高手,有人能敌六剑奴他信,但如此这般轻易地打败六人,他却是想都不敢想。
目睹这一幕,赵高眯了眯眼,然后,转身就跑。

精华都市异能 武俠江湖大冒險 線上看-393 殺人手段展示

武俠江湖大冒險
小說推薦武俠江湖大冒險武侠江湖大冒险
北方苦寒,大雪封天。
天地如砧板,苍生如鱼肉。
茫茫雪幕之中,两条身影飘忽而来,一人走得快,一人跟的急,快的那人背负双手,脚下犹如闲庭信步,而跟的那人,却是面色苍白,满身风尘,身上竟还有斑斑血迹。
猝然,快的那人一停步。
他眸子一垂,望着雪里,但见一颗颗汉人的头颅正整整齐齐的被摆在地上,许是时间久了,头颅早已干瘪下去,有的更是被挖去了天灵盖,空洞的露着里面已经枯干的血肉。
身后的人跟了上来,望着那一张张灰白干瘪的扭曲面容,也是不由沉默。
一路行来,这样的场面,他们已见了不止凡几,匈奴人有猎头的习惯,而这些,都是他们的杰作,他们还见过人骨打磨的酒碗,其中,以汉人最为居多。
而她身上的伤,亦是几次难忍杀意,出手所致。她剑法虽是精绝,却做不到苏青那般来去无影无踪,她以往只以为这匈奴多是蛮夷之辈,可现在走过一遭,已觉大错特错。
这些匈奴人或许并不精通中原武学、诸般奇功,然他们生性好战嗜杀,且在这苦寒之地更是养成了野兽一般的性子,几番遭遇,连她也有些吃力,像是面对着一群野兽。
“有何感想啊?”
苏青将目光从哪些头颅上收回,神情平淡,语气亦是平淡。
田言轻声道:“这句话我也同样想问问你!”
苏青瞥了眼这些头颅之后的地方,雪中似有马嘶人声传来,看来他们已被发现了。
“感想?我无感想,对于死人,或是将死之人,我从不多想!”
他看向一旁的田言。
田言的脸上,一片沉凝,已动杀意,当然,这不是对苏青的杀意,而是对那些风雪中已逐渐现出身形,匈奴人的杀意,他们呼喝着听不懂的话,飞快逼来。
田言也已出手,手握惊鲵,已掠进了雪中,苏青站在原地,既没出手的意思,也没援手的意思,而是静静等着。
雪中已传来惨叫,还有血腥味,最后是哀嚎,怒吼,但这些声音,都很快的在风中散去,像是被茫茫雪幕淹没。
许久。
你永远是属于我的. 雨霂
田言又回来了,她的腰肋上又多了一道血口,脸色也更白了,提着滴血的剑走回来。
这次轮到苏青走了,他越过了头颅,走了不多远,地上已是倒着一具具尸体,血泊已凝,还有无数帐篷,全都死了。
不对。
还有活口,两个孩子,突然从一个帐篷里跑了出来,手里握着明晃晃的弯刀,满是仇恨的望着苏青与田言,像是两只龇牙咧嘴的狼崽子,一步步后退。
苏青瞥了他们一眼,但他本来平淡的眸光忽似瞧见了什么有意思的东西,伸手一招,一个孩子腰间的袋子立时飞了过来,打开一看,却是一颗颗种子,中原的种子。
田言也看见了,抬手挥剑,已是将那快消失在雪幕里的两道身影斩倒。
苏青却是拿捏着手里的种子,随手一抛,但见这种子落地,居然肉眼可见的发出绿芽,而后长起,春芽冬发,寒雪飞花,尤为奇景。
飞花散落,田言亦是看的失神,只见那种子在面前这神魔一般的男人掌下,竟是开出了花,结出了果子,鲜红欲滴,而后被摘下。
光义优心
果子一去,绿苗成灰不过瞬间。
花开花落,草木枯荣,竟是不过短短数息。
果子有两颗。
田言正自失神,乍觉脸颊一热,待回神一瞧,却见一只手不知何时已抚上了她的脸,替她拭去了脸上沾染的血迹,田言瞬间像是受惊的猫儿般浑身一颤,撤步如电的后退一截。
但是,脸颊余温犹在,在这冰天雪地里,显得格外清晰分明。
“怕什么?我会吃人么?”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苏青似觉好笑,他掂了掂手里的果子,放到嘴里,唇齿一咬,瞬间满嘴甘甜。“看来,被血液浸染的土地,孕育出的鲜果,也别有一番风味啊!”
田言面无血色,她到底是人,还是血肉之躯,在这天寒地冻里,她停也不停的赶路,厮杀,体力早已损耗了太多,还有伤。
“从开始到现在,你似乎什么都没做过!”
她说。
苏青恍然,像是才想起来。
“好像是这样!”
田言盯着他,慢声道:“若是赌约你输了,我也要你改头换面,从今往后,跟随在我左右!”
她的语气亦如平常那般沉稳,但眼里却似带着几分愤恨、嗔怒,以及薄怨。
苏青听的一扬眉,他却在笑。
“唔,奇怪,我还以为你会提别的要求,没想到居然是这个,莫非,堂堂农家女管仲对苏某,也起了别样的心思,唉,果然是我的脸害了我!”
这般随意的调笑,田言怎么也想不出来竟然是出自如此绝顶高手的嘴里。
“其实你大可不必拐弯抹角,毕竟,你也不是第一个了,你可以说的明白点,我也不会介意!”
饶是田言以沉稳聪慧著称,但现在,她的心却是有些不稳,索性沉默不语。
苏青见状只是一笑。
“你已见识过我的手段,与那罗网比起来,如何?本座之能,早已超出凡俗,你心里要的,恐怕也不过是个台阶罢了!”
轻飘飘的话瞬间像是刺中了田言的心,她绷着的脸更白了,紧抿着唇宛如最后不服输的倔强。
确实,在这样一位绝强高手面前,任何计谋,任何想法都无济于事。
“也罢,我现在,就让你看看,我杀人的手段!”
苏青没再说什么,而是越过了这些帐篷,走到一处山丘上,北风呼啸,苏青沐风而立,袍袖一扬,但见袖中无数粉尘已随风雪飘向这片人间大地。
这是什么?
田言很快就明白了,她神色微变,刚想说话,忽觉气血翻涌,眼昏头晕,不由心中骇然,毒,竟然是毒,她中毒了。
想她农家精通医毒药理,却是从未听闻过世间有如此剧毒。
且这毒性来的很快,那部落的水源上,不过短短十数个呼吸,竟然已浮出一个个翻着肚子的死鱼。
风中的四散的马匹更像是染了瘟疫,接二连三的悲鸣倒下,口鼻溢血。
可怕,惊人。
如此手段一出,何止是杀一人,千人万人都得死,伏尸无数。
当真是好狠的杀人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