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 坐忘長生笔趣-第一千兩百八十二章 伽羅摩相伴

坐忘長生
小說推薦坐忘長生坐忘长生
看到这个黑洞,柳清欢便知道必是万祖之地被封印的入口了,于是问道:“要怎么解除封印?”
几位大妖交换了下眼色,绕着黑洞分别站到了屋子四个角落,然后齐齐举起手。
不同的光华从他们的身上绽放开来,而真身的虚影也随之出现,除了帝敖的黑龙外,其余三人都是凤族,只是羽毛颜色各有不同。
柳清欢站在中间,看着几个大妖一边施展秘术,一边诵念着玄奥复杂的咒语,那是一种十分古老的语言,晦涩难懂,低沉而又充满了力量,一股原始荒蛮的气息充斥了这一层塔楼。
原本缓慢旋转的黑洞突然开始胀缩,胀大时就像马上就要爆开,而缩小时又会凝成一个黑点,仿佛随时都会消失,让人看得十分不安。
塔身开始摇颤,骤急的沙沙声从墙外传来,那是黄沙敲打在塔壁上。此时外面已经变天了,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呼啸的风声就如同凶兽在怒吼,恐怖的天地威压降临而下,天空中二十四颗太阳在猛地闪烁了一下后,竟开始往佛塔所在的方位聚齐!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坐忘長生-第一千兩百八十二章 伽羅摩鑒賞
柳清欢神色凝重,感觉到了来自深层空间的震颤和不稳,如今他们显然碰触到了二十四诸天南无大日阵的核心之地,大阵会这么大反应也很正常。
这时,就听瑶卿喊道:“青霖道友,快祭出佛舍利!”
柳清欢手腕一抖,一团灼烈的金光从他袖中飞出,温和而又磅礴的佛力霎时漫溢而开,毫不受阻地穿过塔壁到了外面,迅速将整座塔覆住。
熱門玄幻小說 坐忘長生 ptt-第一千兩百八十二章 伽羅摩相伴
塔身的摇颤慢慢减弱,连风声都小些,几位大妖不由自主都露出喜色,瑶卿喜道:“伽罗摩的舍利果然有用!”
“当年建造这座大阵之人就是他和他的佛宗,当然有用了!”涅羽也笑道:“不过,也不知他的佛力能维持多久,趁大阵暂时被蒙蔽,我们快点将封印破开!”
“好!”
咒文的诵念声随之高起,那股远古荒兽的气息越发浓郁,就见黑洞胀缩得也更加惊心动魄。
这时,柳清欢全身一震,一个淳厚的声音突然在他耳中响起。
火熱小說 坐忘長生 線上看-第一千兩百八十二章 伽羅摩展示
“小施主,你们为何要打开封印?”
柳清欢心下惊疑,抬头寻找,在那片耀目得无法直视的金色光芒中找到了佛舍利,而舍利之中出现了一道虚影,影子极其浅淡,隐约能看到其宽阔的肩背和光秃秃的头顶。
可能是见他没回答,那个温和的声音再次响起:“小施主,此处封印不可解开,你可愿劝你同伴停手?”
柳清欢目光转了转,瑶卿等人此时全神贯注于施法中,像是并没听到这个声音。
他想了想,在心里问了一句:“你是伽罗摩大法师?”
“贫僧正是伽罗摩。”舍利中的虚影微微晃动了一下,似乎是站了起来,又道:“你们为何要打开此处封印?”
这已是对方第三次问这个问题,显然极为在意。
柳清欢万万没想到会隔着漫长的时空和生死,与伽罗摩说上话,他犹豫了一下,便快速回答道:“大师,我知道此处封印极为重要,当年建下二十四诸天南无大日阵亦耗费巨大,然而如今此地已被魔族探知到,封在万祖之地内的神魔族头颅已不安全,所以我们才想要打开封印,毁去那颗头颅!”
“哦,魔族已经知晓了?”伽罗摩的声音依然很平静,仿佛早已预料到了这一天:“还是被他们知道了啊。”
“是!”柳清欢道:“可是我们现在好像触发了禁制,大阵随时会开启自毁,所以可否请大师帮一下我们?”
“帮你们打开封印?”伽罗摩不答反问道:“你们找到毁掉神魔头颅的办法了?”
柳清欢不禁哑口,而他这一犹豫立刻被对方察觉,伽罗摩的声音瞬间变得极为严厉。
“胡闹!那可是来自无上真魔界,与大罗真仙同等品阶的大魔物的头颅,你们没把握毁去它,就敢来破除封印!”
悬停在半空中的舍利子微微一转,一股奇力隐隐流泻而出,柳清欢连忙喊道:“大师,等一下!”
“还等什么!当年佛道所有大修用尽手段都无法做到,你们这几个小娃也太胡闹了,还不速速离去!”
“等等,或许我能试着联系到真仙界!”
眼见就要爆发的金光停了下来,伽罗摩惊讶无比:“什么?!”
柳清欢道:“多年前我在一处秘境中曾遇到了一位上仙,也算结下过一份因果,所以如果不能凭己力毁去那颗真魔族头颅,我可以试着与其联系一下。”
“你能与上仙取得联系?”伽罗摩大喜过望:“小施主,事关重大,可不能打诳语的!”
柳清欢犹豫了下,还是点了点头,但他却自己知道这下点头有多么没把握。
实际上,当年在箕罗仙府,与他结下因果的不是上仙,而是上仙一个无意分裂出来的分身,而真真在返回仙界时十分匆忙,也并未给他留下什么可供联络的东西。
所以,怎么与对方联系上,他得另外再找办法。
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坐忘長生 線上看-第一千兩百八十二章 伽羅摩鑒賞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好吧!”伽罗摩终于松口了,下一刻,金色的佛光大盛,柳清欢只觉额心微微一热,无数记忆画面翻涌着灌入他的脑海。
与此同时,帝敖狂喜地大叫道:“开了,打开了!”
只见原本胀缩不停的黑洞终于停下来,从中间裂开了一道细缝,淡淡的紫色光晕慢慢绽开。
“走!”帝敖几步到了黑洞前,好似生怕那道缝会立刻一般,身形一闪,便钻进了缝中。
“诶!”涅羽喊了声,然而为时已晚,不由气道:“这么着急是做甚,也不怕里面……唉算了,我们也快点跟进去吧。”
他看了眼剩下的几人,随口招呼了声,也和姒姝先后消失于裂缝之中。
“青霖道友?”见柳清欢似乎在发呆,瑶卿停下脚步,奇怪道:“封印已被打开,你不进去吗?”
柳清欢抚了抚额头,见那团紫晕已渐渐取代原先的黑洞,而此时塔楼内流光溢彩,先前大盛的佛力依然还未消散,牢牢守护着整座佛塔。
他低头看向自己的手,伽罗摩的舍利不知何时重新落回他手中,光芒却有些黯淡了。
“……进吧。”
天地为之一变,浓郁的魔气汹涌而来,衰草漫野,碎骨处处。

好看的都市小说 坐忘長生笔趣-第一千兩百八十一章 空覺塔熱推

坐忘長生
小說推薦坐忘長生坐忘长生
柳清欢的话,却让四位万灵界大妖露出难色,涅羽道:“大阵被触发时,那位魔祖的确也和我们一样被拉进了阵,可是进阵后会随机传送,如今却不知他现在藏在哪处,这阵范围极为广阔,怕是不好找。”
“何需去找?”帝敖冷冷开口道:“这大日阵对于魔物来说就是绝杀之地,我们在阵中最多受点热,他们怕是连皮带骨都会被晒融,即使是魔祖,也不可能在佛力如此强盛之地呆太久。”
“是啊。”涅羽附和道:“就怕他不进来,只要进来,还会受到大阵持续不断的攻击,这个我们以前就专门带过魔物进阵实验过,这个大阵不会允许魔物存在。所以,那个魔祖现在说不定已经死在哪里了。”
柳清欢心下犹豫,但见几个大妖急于前去打开万祖之地,思量了下,只好道:“好吧。”
涅羽笑道,招呼道:“走,祖地的入口离此不远,但赶过去也要耗费些时间,路上正好商量下后续行事。”
“那这个大诸天?”柳清欢望向下方陷在万兽奔腾中的大诸天。
“且让棋盘再困住他一段时间,等我们走远了,无人操控之下他破开棋局自会返回天空。”
一旁的帝敖一脸肉痛之色,涅羽拍了拍他的肩,安慰道:“棋盘可以回头再来收,说不定还能用……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杀他太耗时间,且极可能引起大阵后续变化。咱们当时没选择,但现在青霖道友愿意帮忙,自不必再去招惹他们。”
既如此,柳清欢便不再多说,瑶卿不知何时拿出了一块星盘,对准天上那二十三颗太阳测算好了方位,一指西南:“那边!”
风沙连天,流光似火,一行人顶着烈日埋头赶路,一座座沙丘被急速抛到身后,途中还绕远路避开了两尊大佛,直到两个时辰后才停下脚步。
“就是这里?”柳清欢问道,前方是一座异常高大的沙丘,但看上去与别处似乎也并无不同。
却见妖族几人的神色都变得极为慎重,瑶卿走上前,双手忽地轻柔舞动,一道道旋风落在沙丘上,大片大片的黄沙顿时被卷上天,飞向两侧。
待沙粒尽数被吹走,一座挺拔刚直的佛塔出现在众人面前。
柳清欢不由睁大了眼睛,塔共分九层,檐角高挑,每层檐上各面均蹲着一列怒目獠牙的凶兽石雕,塔壁上饰有云托日月、浮屠宝珠等图纹,又有佛、道、妖、魔、人等彩绘分布于各处。
塔门微掩,竟像是在邀人进入。
“万祖之地的入口便被封在这座塔内。”瑶卿道,眼中竟泄露出一丝敬畏,转头对柳清欢道:“青霖道友,你将佛舍利拿出吧。”
柳清欢看向刹尖,那里有一颗硕大的宝珠,珠内重重雾影时开时合,犹如一只眼睛在窥视这世间。
他问道:“如果不用舍利,就进不了塔?”
瑶卿闻言,往前走了几步,就见那只眼睛陡然圆睁,一道锐光破空飞出,瞬间射到她脚下,将地面打出一个极深的小洞,而塔檐上的凶兽雕像们也都齐齐转过头来!
“就是这样。”瑶卿连忙缩回脚,道:“这座塔名为空觉塔,据说曾是伽罗摩大法师的法器,所以我们才笃定你手中的舍利能进塔。”
柳清欢转了转舍利,柔和的佛光绽放开,覆盖住他全身,然后抬步走到了瑶卿身侧,略微停顿一下后又朝前迈了一步。
塔尖的宝珠闪了闪,没有动作,而那些弓着背、呲着牙的凶兽又蹲了回去,恢复一动不动的姿势。
柳清欢心下不免有些感慨,又向前走了几步,确定宝塔的确不会发动攻击后,便按照先前商量好的,让舍利的佛光缓缓散开去,将在场之人都包裹在其中。
一行人小心谨慎地跟在他身后,直到跨进塔门,才呼出那口一直憋着的气。
周围骤然变得清凉,只是一道门,将外面恐怖的高温完全隔绝开,在度过最初那从极其明亮的地方走到阴暗处短暂的无法视物后,柳清欢终于看清塔内的景象。
一层层壁龛从高到低几乎填满了四壁,大多数龛都是空的,但也有一些中放置着东西,或是玉瓶木盒,或是书简绢册,隔着一层薄薄的光罩,也隔着数十万年的光阴,呈现在众人面前。
“不要碰这里面任何东西!”瑶卿沉声说道:“一旦动手,便会触发此塔的防御,之前我妖族大能也曾闯进来过,就因为有人起了贪念,当时差点让所有人全部覆灭在此,甚至引起了大阵的连锁反应,险些招至整个大阵自毁。”
柳清欢心下微动,他手中的佛舍利在进塔之后就开始微微发烫,似乎正在发生着某些不为人知的变化。
趁其他人注意之前,他手腕一转,将之收回袖中,问道:“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几千年前吧。”涅羽接口道,望着壁龛内的那些东西露出惋惜又不甘的神色,道:“那段经历被侥幸逃回去的大妖记录了下来,所以后来我们在没找到确切的办法前,便再没进过这座塔。”
“这边!”这时,就听帝敖喊了一声,他已走到一旁的木制旋梯旁:“祖地的入口被封在第三层,我们上去!”
几人不再说话,都走了过去,木制的楼梯在脚下发出吱嘎吱嘎的轻响,他们走得小心而又快速,很快到了第二层的入口。
入口处没有门,但因为塔壁所挡,也看不到什么,妖族几人没做任何停留,径直经过。
柳清欢往里看了一眼,又往上望去,旋梯一直通到塔顶最高处,一边走一边问道:“三层以上是什么,你们可知道?”
“不知!”帝敖不耐烦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你那么想知道的话,等办完事自己去看,现在别浪费时间了!”
眼看能打开万祖之地,妖族几人的神情不免都流露出几分急切,爬到第三层,这层依然没有门,一进去,柳清欢就看到四壁空空,而屋子正中悬着一个不断旋转的黑色大洞!

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坐忘長生-第一千兩百八十章 義看書

坐忘長生
小說推薦坐忘長生坐忘长生
无边大漠,赤地黄沙,一座座耸立的沙丘在大风中起起伏伏,宛如有了生命般正在一呼一吸,金黄色的沙粒随之飘动飞舞。
风声如鬼哭,却有轰隆隆的巨响夹杂其中,震得大地不断颤动。柳清欢站在一座沙丘顶部往下望去,就见起伏的沙海在这里突然变得一片平坦,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占据了所有视野范围的巨大棋盘。
轰隆之声就是从那处传来的,数不清的妖兽奔腾在棋盘上,高达数丈的巨猿抡着巨石,发出惊天的咆哮;身披战甲的狼群如一片黑色的潮水从左侧杀出,卷起尘烟滚滚;空中电闪雷鸣、云翻雾涌,巨龙的身影若隐若现,嘹亮的凤鸣声回荡来去,战血沸腾,杀气弥天。
而这一切,全是冲棋盘正中处那尊大诸天而去,只见她顶戴宝塔,身披金红天衣,身姿婀娜,面相却丑如恶鬼,手中一把大扇,挥舞间光焰如瀑,大片大片的妖兽便在光焰中顷刻化为了灰烬。
“咦,森罗万象斗兽棋!”瑶卿站在柳清欢身侧,望着山下惊讶道:“难怪他们敢招惹二十四诸天,不仅涅羽祭出了族器,连帝敖都舍得把这件玄天至宝棋盘拿出来。”
柳清欢目光微转,很快在棋盘上各方找到了那三个万灵界大妖,一身尊贵黑色华服的帝敖身处半空,站在一条黑色巨龙的头顶上,神色阴冷地望着下方。
而东北侧一角,涅羽臂间挽着一把华丽如凤凰羽翅的大弓,炽白色的光芒萦绕在他身周,下一刻,就见一道粗若雷电的光箭撕裂长空,从后射入了大诸天高大的身躯!
“砰!”大诸天猛地往前栽了一步,面无表情地转头看向涅羽处,一只手伸向后背,然而未等她拔出背上的箭,一只赤红火凤从空中飞扑而下,飞舞的烈焰瞬间淹没那方天地。
与此同时,空中巨龙咆哮,万钧雷霆齐齐劈下,大地为之轰鸣,周围的沙丘在剧震中纷纷坍塌,黄沙如雪崩一般倾泻而下。
如此凶猛的攻势,看得柳清欢也不免咋舌,然而瑶卿却叹息了一声:“还不够啊!”
“这样还不够?”
瑶卿神色复杂:“那可是地仙!”
话音刚落,就见棋盘中心处猛地往下一沉,一个圆形的巨大空洞赫然出现,所有电火雷焰霎时如风卷残云,极快速地向四方消散退败,露出大诸天那伟岸的身躯。
人氣玄幻小說 坐忘長生 線上看-第一千兩百八十章 義
一声尖凄的凤鸣,姒姝的真身火凤也摔飞了出去,轰然落进远处的兽群之中,样子看上去颇为狼狈。
“不至于啊……”柳清欢摸了摸下巴:“那大诸天真身其实只是玄天至宝所化,又被天地大阵加持之后才算有了地仙的实力,但比起真正的地仙,应该还是略逊一筹的。帝敖等三人联手,又有斗兽棋盘相辅,不至于还打不过它吧?”
“要打,自然是能打过的。”瑶卿苦笑道:“不过得靠慢慢磨,总能磨死他。”
“那还有二十三颗呢。”柳清欢指了指天:“也都靠磨?”
“所以这条路走不通。”瑶卿道:“这也是我来找你的原因,只有双方合作,我们彼此才能都达到目的。”
柳清欢深深看了她一眼,目光中带着审视:“为什么?”
见瑶卿露出不解的神色,他继续说道:“为什么你如此迫切地希望促成我们双方的合作,你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瑶卿与他对视,半晌才道:“不是只有你们青冥的道修心存着大义。”
顿了顿,她又道:“另外,是我请你来到此地的,先前也说过,我并不想与道魁为敌,更不想因为此行造成青冥与九幽之间产生更大的裂隙。”
柳清欢若有所思地移开视线,暂时放弃追究这个问题。
两人一时无话,瑶卿深吸口气,朝下方兵戈铁马的棋盘高声喊道:“帝敖!”
声音传出很远,棋盘中的三人同时回过头来,看到她身边的柳清欢,帝敖立马沉下脸:“你带他来干什么!”
……
柳清欢负手而立,望着沙丘下万兽奔腾的棋盘默默出神,灼烈的阳光毫不留情地洒落在他身上,没一会儿便觉又汗湿了一层衣衫。
他回头看了一眼,那边,万灵界几人已经商量了一刻钟,隐约能听到瑶卿语速极快的声音。
收回目光,柳清欢趁此机会也理了理思绪。
如果不是魔族现身在佛山,不管瑶卿如何劝说,他都不会同意与其合作。然而两大魔祖的出现,说明此地已然暴露,而先前太清曾说过,魔族那边这些年一直异动不断,如今既知道了万祖之地封藏着神魔族头颅,魔族之人必然不会放过。
不仅是魔族,若此事传开,整个修仙界都会为之震动,那些别有用心,或心术不正之人,怕是会前赴后继地朝佛山赶来。
一颗神魔族的头颅,不仅有着精纯无比的真魔气,还可能藏有法器、魔宝,甚至留存的记忆、传承等物。
这或许就是为何史册上与此有关的记载都被刻意抹去了,只不过是因为财帛最易动人心,利益更令人趋之若鹜。
更何况……柳清欢不由得想起天训老人那个卦辞,心中快速闪过一丝阴霾,那颗神魔族的头颅必须毁去!
可是,如何毁去却又是一个极为严峻的问题。
当年佛家耗费了大力气,在星墟中建起了这威力惊人的二十四诸天南无大日阵,却只将之封印住而非斩草除根,说明那颗头颅恐怕不太好毁。
柳清欢眉头紧皱,思量着自己现有的法器或者术法哪个能够堪用,就听身后传来脚步声,万灵界几人终于商量完了,走了过来。
瑶卿道:“青霖道友,我已说服了他们,你帮我们打开万祖之地,而我们则帮你灭除那颗神魔族的头颅。”
柳清欢目光投向其他三人,涅羽笑着接口道:“哈哈哈,我们妖族一样也不想看到魔族夺取到神魔头颅那种事发生的,至于先前咱们之间只是一点小小的分歧,就让它过去吧,合作才能共赢。”
柳清欢点了点头:“如此甚好,那就先立个天道誓吧!”
他伸出一只手,看向其他人,瑶卿愣了一下后立刻道了声“好”,涅羽略一犹豫也伸出手,剩下两人,帝敖神色略有冷淡,姒姝又受了伤落在人后。
“怎么,你们不愿意?”柳清欢道:“如果连立誓都不敢,我如何相信你们的诚意?”
帝敖冷哼一声,终是伸了手,姒姝没有表达任何意见,五只手搭在一起,一束灵光从天而降,化作一条金色的索链缠绕在彼此指间,渐渐隐没。
见誓已成,瑶卿振奋道:“好,那我们现在就去祖地处吧,入口我们之前已经探明,可以直接过去。到时,青霖道友就拿出你那颗伽罗摩的舍利……”
“等等!”柳清欢道:“我们是不是先把那位魔祖找出来,清理掉?”

熱門連載小說 坐忘長生-第一千兩百七十二章 佛怒金輪閲讀

坐忘長生
小說推薦坐忘長生坐忘长生
“姒姝,帮我这一回,回头必有重谢!”
这话让柳清欢心头一紧,如今他夫妻二人身处于这方小小的孔洞中,前有姚御,后有姒姝,已成夹击之势!
腾的一声,与他背靠背的穆音音手中多了把炙炭般火红的长剑,戒备地看向姒姝。后者听到姚御的话先是愣了一下,眼中闪过惊疑之色,随后竟是退了一步!
“姚御,你……唉!”
叹息一声,姒姝的神色却在眨眼间变得极为冷静,所有的情绪都消失了,冷冷地道:“我不知你打算干什么,不过这与我们当初商量的行事可大不同,所以不管你想干什么,这时候都别拉上我!”
柳清欢心里一松,只要姒姝不帮姚御,那就还好……那片黑影已袭进洞来,黑影中有一把小剑的影子,散发着沁入骨髓的阴寒之意,就好像这方天地的灵气都被那剑吸走,空间立时变得凝滞而又沉重,手脚如同陷入泥沼般僵硬难动,更有一种窒息之感。
杀气!
这一刻,柳清欢感觉到了极为深重的杀气,对方似乎不只是想抢夺他手中的佛舍利,而是想要杀他!
柳清欢不禁冷笑一声,那片黑影已扑到近前,他手中的弑仙枪上所有铭文霎时大亮,浓重的凶煞之气宛如一头暴戾的凶兽般咆哮而出!
狭窄的通道剧烈摇晃,石土飞溅,烟腾影迷。
生死关头,柳清欢没留半点余力,浑身金光大冒,每次枪出便如泼洒出大片的血光,几息之间就将飞舞到身前的黑影扫灭,与影雾中的剑撕杀到一处。
到了此时,柳清欢也有些心惊,那是一把只四五寸长的小剑,剑身细长如针,通体乌黑暗沉,散发着比冥幽还要森冷的寒意,品阶绝不下于弑仙枪。
最重要的是,弑仙枪在这临时开辟出来的洞中极难施展开,每次挥动便会弄得土石崩落,而对方却灵活地穿梭来去,几次都差点突破弑仙枪的封锁,斩向柳清欢。
而在这时,洞外轰隆隆如同万马奔腾般的声音越来越大,是那佛怒金轮从山头一路往下漫延,声势浩大,慑人心魄!
“姒姝,你还想不想进万祖之地了!”姚御却是等不得了,语气因为佛怒金轮的逼近而变得很急:“他手中那枚伽罗摩大法师的舍利子,是开启二十四诸天南无大日阵阵核的关键之物,现在不抢,更待何时!”
伽罗摩大法师?
柳清欢先是疑惑,随后心头一震!
这名字初听陌生,但只要对佛家稍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那位伽罗摩大法师是佛家历史上一位极有名望的高僧,曾普渡四方、广善人间,极为德高望重。
只不过,怎么现在又出现了这位大法师圆寂之后才会结成的舍利子,还被廉贞比试输了后用作赔礼到了他手中?史书上所载伽罗摩可是在二三十万年前就已经得道飞升了。
柳清欢心头一动:三十多万年前……
然而此时却无暇细想,站在石洞最里面的姒姝在听了姚御的话后,神色似有松动。
“呵呵,不就是进大阵阵核吗?”柳清欢开口道:“谁说我不愿出借佛舍利的,送佛送到西,我如今也身处大阵中,自然也想破除大阵,打开万祖之地!”
他这样一说,姒姝果然立刻道:“姚御,既然青霖道友同意拿出佛舍利,你快停手吧,佛怒金轮马上就到了!”
在洞口处重新显出身形的姚御,脸色已是极为不好:没有姒姝相帮,凭他一人,显然不可能在极短时间内拿下柳清欢的。
他咬牙道:“姒姝,别天真了,他嘴上这么说,谁知后面认不认账!”
姒姝却只把那宝光闪耀的袈裟裹得更紧了些,敷衍道:“那也等撑过这波佛怒金轮,与其他人会合后再说吧。”
姚御面目一阵扭曲,终于露出真面目:“实话跟你说吧,这人与我族有血海深仇,今日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血海深仇?柳清欢皱起眉:他与太阳烛照一族虽然有过几次冲突,但唯一一次在青冥击杀那位烛照族人时却并无外人知晓,而且就算杀过他们一位族人,也不至于上升到血海深仇吧?
就听姚御又继续道:“你不是想要我那件极阳金乌吗,现在只要帮我,也无需太多,只需帮我牵制一下他,极阳金乌就是你的了!”
不好!
弑仙枪在对方话音未落时已刺出,却不是刺向姚御,而是刺向洞壁。刹那间,大块大块的土石往下崩落,原本便已一片狼藉的通道终于彻底塌陷。与此同时,背后传来一声娇笑!
熊熊火光大盛而起,穆音音浑身腾起金红色烈焰,一双清眸都化作了两颗剧烈燃烧的星辰,挡在了突然飞扑而来的姒姝面前!
“就凭你,也想挡我!”姒姝不屑地道。
就修为而言,大乘期的姒姝自然不会把合体期的穆音音放在眼里,而且穆音音身上的火凤血脉极为淡薄,是远远比不上真正拥有凤血的姒姝的。因此她只是挥了一下衣袖,更加灼热的火光就压倒了那片金红烈焰。
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坐忘長生笔趣-第一千兩百七十二章 佛怒金輪看書
不过有这半息不到的时间作为转圜已经足够了,姒姝挥来的赤红手掌对上的是柳清欢的手,一股磅礴的巨力猛地袭来,她发出一声惊叫,整个人飞跌向洞内深处。
柳清欢目色冰冷至极,手腕一抖,十二颗定海珠所串成的珠串从腕间滑到手中,一扬手就砸了出去!
“轰隆隆~”而那佛怒金轮的光浪终于在此时漫延到了洞外,金芒透过山石的缝隙射了进来。
柳清欢面色一变,也顾不得再去理会姒姝,一把将穆音音拉到怀里,手中的佛舍利也在此时亮起清澄的光辉。
一时间,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一种颜色,最纯净的金色佛光笼罩了大地,将世间一切阴邪魔影都照得无处遁形,整座佛山都如同沉沦在一片金洋之上。
佛光本该是柔软明亮的,然而此时却灿烂而又锋锐,带着磅礴的威凛震慑之意,即使有佛舍利散发出的清辉将其隔绝在外,柳清欢也感觉到了一股灼烧般的巨痛。
晨钟暮鼓之中,他似乎听到了一声惨叫,就在洞外响起。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坐忘長生笔趣-第一千兩百七十一章 通天大佛

坐忘長生
小說推薦坐忘長生坐忘长生
整座佛山都在巨响中剧烈地抖动了一下,众人一时不察,都被震得东倒西歪。更糟糕的是,之前那尊蓬头雷公在这时挣脱了羽绫束缚,手持两把劈山斧就朝瑶卿劈来!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仿佛带着血色的煞风如利刃一般从旁侧切入,将斧头打偏,又听一声沉声力喝,蓬头雷公庞大的身躯被掀飞了出去。
不远处一座土岗被砸得轰然垮塌,还没来得及站稳的瑶卿就见柳清欢从身前飞掠而过,弑仙枪满布铭文的枪尖插进蓬头雷公的胸膛,凶戾的煞气宛如骤然爆开的旋风,瞬间切碎对方的身体,将其轰杀成一地散落的石块!
山体的巨震还在继续,瑶卿收起满脸的惊愕,道:“柳道友,山上似乎出现了什么变故!”
柳清欢收回弑仙枪,就是因为知道上面有变故,他才会这般当机立断斩杀掉蓬头雷公,再抬头看了看山顶方向,从上面传来的动静越来越大。
一转眼,其他人在这时也都迅速了结了身边的石佛像,围聚到一处。
“我就说肯定是有人偷偷摸摸跟在我们后边上了山,也是他触发的大阵!”帝敖斩钉截铁地说道:“现在他肯定是被大阵逼了出来,才闹出这般动静!”
涅羽道:“也不知那人什么来路,要是他不了解这佛山大阵到底有多可怕,贸然行动的话,很可能会连累我们的。”
“是啊,要是真把大阵的威力激发出来……”姒姝也道,竟激灵灵打了个寒颤,脸上也露出畏惧之色。
其他人也难掩气怒,都看向姚御:“我们现在怎么办,要不先下山,避一下再说?”
姚御黑沉着脸,显然也在考虑要如何行事,一时没说话。
柳清欢对这二十四诸天南无大日阵到底有多可怕也了解不多,他只看见这一路上大妖们一直都刻意留存着实力,还时刻保持着高度警戒,此时这些人的神情更是无比凝重,便知晓其中厉害,也思索着接下来要如何应对。
然而不等他们讨论出个办法,就听一声几能刺破人耳膜的撕裂之音传来,头顶的天空仿佛突然破开了一个大洞,一根粗如山柱的降魔杵裹挟着万丈金光刺来!
众人大骇,那锐利的杵头就像一把从天而降的神剑,落下的方向竟是对准着他们这里!
“快闪开!”
一时所有人都使出了浑身解数分散而逃,而柳清欢大叫了一声“音音”,穆音音已扑到了他身上,背上不知何时生出的一对火色大翅猛地一扇,烈焰呼啸声中,两人的身影骤然消失。
“呼!”柳清欢还是第一次火遁,还是被人带着,只觉满目都是跃动的红光,朦胧间,就听身后传来“轰”的一声巨响,满山的山石树木、包括那些石佛像都东倒西歪地倒了一地。
回头一看,就见那根降魔杵已深深插入地面,就像原地多了一座小山,还尤自颤动不停。
柳清欢心下也是骇然,突觉头顶一黑,一张将星光都完全遮蔽的巨大人脸出现在上方。
是那尊通天大佛的脸!它好像正弯着腰,嘴角虽依然保持着微笑的弧度,但那双不知以何晶石镶嵌的佛眼却闪着十分冷酷无情的光。
柳清欢背上猛地窜起一串寒意,耳边传来穆音音低低的惊呼声,佛脸的出现慑得她心神摇撼,连带着遁术也跟着不稳,不由自主就要往下坠。
柳清欢将她拉起,一道清光将两人覆住,缓缓飘落到悬崖边一棵菩提树上,转头就见那火凤族的姒姝也遁到了附近,看到他俩只冷淡地点了下头。
这时,一只擎天巨手出现在空中,掌心向下,一条条掌纹急速变得清晰!
“砰!”佛山再次剧烈地摇晃,好在那掌不是朝着他们这边来的,而是落到了山的另一侧,也不知拍的是谁,只听一声惊怒交加的吼声响彻云霄。
姒姝脸色变了变,靠近一些道:“听声音像是帝敖……好像又有点不像。”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坐忘長生笔趣-第一千兩百七十一章 通天大佛看書
柳清欢听着也不太像,道:“这里神识受到了些限制,看不清山那边的情况。”
姒姝犹豫了下,又道:“青霖道友,我准备继续往上走,你如何打算的?”
柳清欢有些意外,现在这种情况她竟然还打算继续上山?
想了想,谨慎地回道:“要不再等等?上面那尊通天大佛恐怕极难对付,我们还是先会合其他人……”
正说着,就见一道身影飞奔而来,却是姚御,见了他们三人脸上露出喜色。
“太好了,你们没事!”
他话音未落,突然色变,柳清欢一抬头,就见空中的巨脸已收了回去,却有一道金色的光浪如同海潮一般,从山顶疾速漫延而来!
“佛怒金轮,我的天是佛怒金轮!”姒姝已骇得满面煞白,惊叫道:“快、快找地方躲一下!”
她慌乱地四处寻找,身边的巨石却突然炸开,却是柳清欢一枪甩出,山壁上瞬间出现一个深达数丈的大洞。
姒姝大喜,转头就往里冲,一边还拿出一件紫红色宝光闪耀的袈裟,手忙脚乱地往躺在裹,一边又急声喊道:“你们有什么佛器都快祭出来,这佛怒金轮会将这山上一切不属于佛家的东西都摧毁,极为可怕!”
柳清欢带着穆音音也进到了洞里,听她如此说,心中也不由得一凛,手中便多了一颗金华内蕴的圆珠,正是那颗佛舍利。
突然,身后传来异动,一道风猛地扑来,柳清欢目光一厉,将穆音音一把拉到自己身前,又猛地将拿着佛舍利的那只手往回一收,背身看去!
“姚御!”他冷冷地看着背后那人:“你想干什么!”
姚御神色阴沉,此时又多添了几许说不清道不明的邪气,站在洞口外咧着嘴笑道:“不干什么,只是想要你手上那颗佛舍利而已!”
气氛瞬间冷凝,身后传来姒姝惊慌又满是疑惑的声音:“姚御?你来这里身上竟然不带佛器,是不是想死!还有这时候抢他干嘛,佛怒金轮马上就要来了!而且……他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后面这句话说的声音越来越低,柳清欢都听笑了:所以他要是好对付,就能随便抢是吗?
“就是因为佛怒金轮要来了才抢!”姚御道,身形猛地化作一片黑影,将柳清欢卷来:“姒姝,帮我这一回,回头必有重谢!”

人氣都市异能 坐忘長生討論-第一千兩百六十二章 青鸞公主閲讀

坐忘長生
小說推薦坐忘長生坐忘长生
当女子说出青鸾族三个字,柳清欢便已知道对方是谁了。
“瑶卿公主!”他向对方施了一礼,道:“隔了这么多年,咱们终于见面了,公主这些年可安好?”
瑶卿浅笑点头,道:“托柳道友的福,当年我困于三足青莲灯中的一缕残魂才得以回归本位,之后顺利涅槃,才有了今日。”
她一手抚过身边那棵梧桐树粗糙的树皮,眼中有几许感慨,柳清欢不由也想起了:青鸾虚淡的残影栖于梧桐之上,华丽的凤凰尾羽散落在枝叶之间,令人难忘又无比惊艳。
“一晃眼这么多年过去了。”瑶卿感叹道,看向柳清欢的目光多了丝亮光:“实没想到,当年那小小少年,今已成大乘修士,可见天道酬勤,千万莫要欺少年穷。”
柳清欢一笑,一边抬手请对方前往客殿安坐,一边道:“说起来,要不是公主以凤凰之气帮我种出虚实双生果,我也无法顺利结出双丹,所以还要感谢公主才是。”
瑶卿摇了摇头,道:“你我也算是故旧了,何需言谢,只可惜那年你携凤尾信印来我青鸾族求助,我正好有事外出没在族中,倒让我兄长借机坑了你五炉丹药,是我该抱歉才是。”
柳清欢洒然一笑,挥手让侍茶的弟子退下,道:“公主这话就见外了,丹药是我自己主动提出的,与蓝离族长又有何相干呢。”
“终是欺了你。”瑶卿淡淡道:“我那兄长的确世故了些,见你当时不过合体期,所以没将你放在眼里,若换作今日的你来我青鸾族,他怕是要扫榻相迎的。”
她口中虽数落着蓝离,不过柳清欢能看出,对方其实是在帮自己的兄长说情,希望他不要计较那日之事。
柳清欢本也没觉得什么,只不在意地挥了挥表示算了。
瑶卿又道:“以道友如今的声名,连在我九幽那边也都如雷贯耳呢。”
他不禁一愣:“怎么说?”
“你如今身为道魁,不会以为道魁只是青冥一方的吧?”瑶卿笑道:“所谓道魁,那就是上至青冥下至九幽、属于整个修仙界的,可没有势力之分。”
柳清欢倒有些好奇了,这些日子他来往的都是青冥之人,还不知九幽那边对他的态度,便一边问出了这个问题。
瑶卿也很爽快地回答道:“目前而言,九幽之人对于你都还处在观望阶段,各界各族、各门各派暂时都还未表态,不过想来慢慢地就会有人来试着接触你。”
她停下脚步,神色慎重了些:“另外,容我提醒一下,柳道友你自身的态度非常重要,如果你表现出对九幽厌恶或者敌对,那么,就会极大程度影响九幽对你道魁之名的认定和认同。”
说着,瑶卿又笑道:“不过你今日既在文始派中见了我,可见道友的态度应该问题不大的。”
柳清欢回了对方一笑,目中却带着深思之色,又拱了拱手:“还是要多谢公主提醒。”
说了这么多,他越发猜不出对方的来意,便也不客套了,直接问道:“对了,公主今日来,可是想请我炼丹的?”
“炼丹之事柳道友以后莫要再提,不然我就无颜再上门了。”瑶卿作掩面状,顿了顿又道:“说来惭愧,我今日来,却是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的。”
柳清欢目光一闪:“哦?愿闻其详。”
瑶卿似有什么难处,端着茶盏愣了会儿神,才缓缓开口道:“道友应该知道,包括我青鸾族在内的所有凤族,以及龙族那边,看似名头响亮,其实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传承了几丝上古龙凤血脉的妖兽而已,完全无法与你们人族相比。”
“这……”柳清欢不知该如何接这话,那可是真龙真凤的血脉,比弱小的人族可强大得太多了。
“而我们的血脉,会因为一代又一代的传承而越来越稀薄,血脉的力量也会越来越弱。”瑶卿说到这里,叹了口气:“随着时间,即使是龙凤一族,也终有一日会沦为最低等的妖兽罢了。”
柳清欢不是妖兽一族,倒没想过他们还面临着这般境地,不由好奇地问道:“你们凤凰一族不是能通过涅槃重生吗,如此血脉怎会淡薄?”
瑶卿瞥了他一眼:“谁跟你说凤族就能无限重生的,涅槃也是有限制的。”
“哦。”柳清欢摸摸鼻子,道:“那不知公主说的这些,可与你今日来找我有关?只是我一个人修,对你们一族了解甚少,又要如何帮忙呢?”
瑶卿又露出迟疑之色,道:“不知柳道友可曾听说过万祖之地?”
“你们万灵界的那个万祖之地?”柳清欢想了想,道:“听是听说过,不过不是说万祖之地很多万年前便已崩灭了吗?”
“崩灭只是谣传。”瑶卿道:“万祖之地乃所有传承着上古神兽血脉的妖族所共有的族地,也是我等临死之时会前往的地方,那里埋葬着无数妖族大能,但在三十多万年前突然关闭了所有进出的通道,并从原来的地方消失无踪。”
“三十多万年前?”柳清欢惊讶,突然觉得这个时间似乎在哪儿听过,一时又想不起来:“竟然这么久以前了!那你们现在可有寻到万祖之地?”
吸血公主的复仇校园生活 尹莲倩
瑶卿点头道:“经过各族多年不懈的寻找,我们的确已找到万祖之地失落的方位,此地对我等妖族极为重要,关系着血脉传承,具体的我不方便与你多说。”
柳清欢理解地颔首,毕竟事关传承之秘,他一个外族之人还是少知道为好。
瑶卿眉头微皱,神色间带出几分困惑之色,又道:“不过族地虽然找到了,但我们却进不去,族地的通道已经全部封闭,用了很多办法都难以将之打开。”
柳清欢沉吟道:“所以你来找我,是想让我帮你进入万祖之地?”
火影:我宁次绝不下线 大筒木一乐
谁知瑶卿却摇头道:“是,也不是。进入族地的事,我族会自己想办法,道友有所不知的是,万祖之地失落的地方很不寻常,在一片极其凶险的星墟之中!”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她站起身来微微福身,语气诚恳地道:“这个请求说来有些过份,但以我之力,实难保证能安全进入星墟。而我对其他支的同族也信任不过,因此才来请道友帮忙,能否陪我走这一趟?”
说着,瑶卿从怀里拿出一只锦盒,道:“此趟不论成与不成,我青鸾族都愿以一枚凤凰卵相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