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說 地府巡靈倌 txt-第1606章 喪心病狂人間

地府巡靈倌
小說推薦地府巡靈倌地府巡灵倌
“好,你可以不说,但大幻魔岭和你不死不休!你记着了。”
岭主发狠的骂,转首看向另一边,阴沉的问:“古镜说了身份来历,那么,你又是谁?”
我方人员齐齐看向凰羽庄主。
“咯咯咯!”凰羽庄主忽然邪笑起来,顺手将宝剑归鞘。
笑了一会后,她收声,冷冷目光透过面甲盯住岭主。
阴声说:“本座在方外世界,江湖人称凰羽庄主,但在你们口中的异界那边,本座被称作尤仙子,份属异界核心大能团的一员,潜伏在方外,任务就是为异界大军再度登录这片世界开路!
无比遥远的史前文明时期,异界大军征服这个世界的行动功败垂成,这是耻辱,一定要洗刷。
这个天下谁都不能阻挡大势,而异界大军登录方外就是大势!
大幻魔岭不成,千相道庭也没用。
本座耗费数十载心血,始终不能完成任务,但天可怜见,竟然找到了古镜前辈,在他深如渊海般的智慧和谋略下,到底是找到了解决此事的突破口。
运作之下成功的炸平了阴山,并将尔等诓到此地,不但借助你们的法力布置了解封阵图,还乘机打杀了负隅顽抗的老古董们,真是一举数得!太妙了,简直是太妙了!
魔岭岭主,千相掌教,还有姜馆主,你们看!”
尤仙子凰羽庄主忽然指向身后。
我们顺势看去,霎间,眼瞳缩紧成针尖儿大小。
她指着的是异界出口,眼下,巨坑正向外冒着黑烟,一股股若有若无的邪气波动随之传扬向四面八方,似乎下一刻就有史前巨兽冲出来一般,无边惊悚笼罩住所有人。
看着发生了大变化的异界出口,我的心头冰凉冰凉的。
“你是方外的人吗?”
岭主语声冷的宛似寒冰。
“当然是。”
尤仙子很是敞亮。
“身为方外人,受方外法师栽培成才,最终坐上了凰羽庄主宝座,你却倒戈了?孽障,叛徒,无耻之徒,人人得而诛之!”
岭主并指如剑指着尤仙子破口大骂。
精彩玄幻小說 地府巡靈倌 txt-第1606章 喪心病狂人間熱推
我方幸存的法师们义愤填膺,纷纷谴责之。
“闭嘴!”尤仙子猛然怒吼。
“喊什么,显你嗓门大?”
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地府巡靈倌笔趣-第1606章 喪心病狂人間相伴
我坐在那里讥笑她。
尤仙子阴森的盯了我一眼,比毒蛇还要吓人的眼神。
我昂着下巴,一无所惧的迎着她目光。
她冷哼一声,大声说:“本座确实出生在方外,但我宁愿从未出生过,因为,本座是弃婴!”
这话一出口,所有人嘴巴都闭上了。
我方法师意识到,尤仙子的弃婴身份,就决定了没谁有资格指责她。
“本座的父母为了某种原因,将不满三天的婴孩儿扔到了荒郊野外,他们不想亲自下手,欲要让豺狼野兽将我吞吃了!可他们不知道的是,本座命大的很,被上一代的凰羽庄主捡了回去。
你们是不是以为从此后本座就过上了人上人的生活?错,大错特错!
上一代的凰羽庄主根本就不是个人,她是个心理扭曲到难以形容的怨妇!
我从小到大,不知道被她打折过多少次骨头,每一次都是因着无妄之灾,她在外只要生气了,回头来就折磨我。
小小年纪的我遍体鳞伤,但天天都得化妆掩盖脸上伤痕,不敢让人发现。
出气筒一做就是数十年,直到十几年前我神功大成,乘其不备,将得自异界的某种毒药放置其经常使用的丹药中,耗时三年才等到药力起效。
那一天,她忽然就有了走火入魔的征兆,然后,我出手了!
哈哈哈,你们真该看看那死婆娘的惨状,她被我削成了人杆儿,然后,我折磨了她十天十夜,才大发慈悲的一脚踩碎了她的脑袋,并震碎了她的魂魄!
神功大成的我在门内没有对手,顺利的当上了凰羽庄主,但你们以为我稀罕这个庄主宝座吗,鬼才稀罕它!
我恨这个世界,恨你们所有人,不杀掉方外所有的人,我誓不罢休!
还有那对出身大族的金童玉女,他们暗通款曲的搞出了人命来,却将我抛弃荒野?
所以,我当上庄主之后,亲自出手血洗了那两个俗世大族,杀尽他们的九族,鸡犬不留!
那对抛弃我的无耻男女,被我折磨了三天才送他们下地狱,那一刻真是痛快,太尼玛痛快了!
哈哈哈,方外,你对我不仁,我就让你万劫不复!去死,去死,去死!”
喊着这些话的凰羽庄主疯狂的让人胆寒。
“无量寿,尤仙子,你的遭遇若是真的,那贫道深表同情,但这不是你为非作歹的借口。
所谓冤有头债有主,抛弃你的是那对男女,折磨你的是上代凰羽庄主,他们都一一丧命在你手中,你大仇得报,他们为自己的罪孽付出了生命代价,难道,这还不够?
你迁怒于整个方外是何道理?”
千相道庭丘掌教上前一步,打了个稽首,有理有据的说话。
仰天狂喊的凰羽庄主尤仙子倏然收声,低下头来,看向丘掌教,阴沉的说:“只死了那么点人,怎么能消除本座心头大恨?
方外养出这么多牲口不如的人来,那就该被消灭掉,它没有存在的意义。
为此,本座投靠了异界大能团,只有他们才能帮本座了结心愿。”
“你疯了!”
丘掌教摇摇头,不再做无用功,闭上了嘴巴。
和一个因为仇恨心理而变的极度疯狂的女人,根本就没有道理可讲。
从这方面讲,古镜和尤仙子是一样的疯狂属性。
他俩都将自身的不幸遭遇迁怒到无辜之人的身上。
这不算什么,古往今来,疯狂到这等程度的人有的是,问题在于,他俩有翻天覆地的能力。
这就太恐怖了。
两个拥有盖世本领的疯子,岂能不引发天大的灾劫?
此乃事态发展之必然。
“扶我起来。”我忽然说了一声。
岭主立马到身边,亲自搀扶我起身。
这一幕让我方老怪们面面相觑,他们不懂岭主为何在我面前这般的不顾身份?
妙趣橫生小說 地府巡靈倌-第1606章 喪心病狂人間相伴
我站稳了身体,示意他松手。
让彩光覆盖的狗客卿缩小后落到肩膀上来。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地府巡靈倌 ptt-第1594章 狠人劇本

地府巡靈倌
小說推薦地府巡靈倌地府巡灵倌
“就是这个理,反正暂时的你找不出自身问题所在,那就只能顺势而为了,哼,按照预定计划,你该给他们送大礼了,正好,能解决掉对峙局面,嘿嘿嘿。”
狗客卿得意的笑。
我心领神会,立马传音给岭主和两位长老,吩咐:“接下来,你们几个如此、如此……。”
三巨头眼神同时一闪,但立马恢复正常,然后按照我的命令,开始演大戏。
“算了,为了方外的无数生灵,本座忍下这口气了,但未来一定要和那婆娘清算!
诸位,走吧,丘掌教他们被晾半天了,估摸着都生气了。
对了,咱们过去后就别提方才立威不成反遭羞辱的事儿了,记住了吗?”
岭主很是好面子的叮嘱着。
“吾等谨遵岭主之令。”一众老怪连忙应声。
其实岭主不嘱咐他们也不会多嘴,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被人料敌机先的设置了包围圈,这事儿说出去只能被人嘲笑,谁闲的不成?
数分钟后,重新戴好魔王面具的高手团走回最大的营帐,早就等的不耐烦的各派高人齐齐起身迎接岭主。
没办法,已经被大幻魔岭收服了,最起码未来十年内他们都得没脾气,装也得装的像是那么回事儿。
岭主于首位落座,示意大家伙不要多礼,众人才按照地位高低落座。
我还是坐在大师伯旁边,脸上戴着面具呢,没谁多注意我的。
“让诸位久等了,本岭主已经处理好魔岭内部事宜,现在开会,和诸位商讨一下接下来的计划,凰羽山庄和太虚天宫那边的态度是……。”
岭主将事儿缓缓道出,一众归降者都蹙紧了眉头。
显然,过去的这段时间,千相道庭掌教守口如瓶,并未多说什么。
丘掌教非常有分寸,既然归于大幻魔岭麾下了,就不能越俎代庖,不然岂非是不将岭主大人放在眼中?
因而,各派高人首次听闻内幕,一时间神态都极为复杂。
凰羽山庄和太虚天宫强势到这等地步,让他们的心头开始打鼓了。
“目前就是这么个形式,对方枉称什么正道大派,在此等危急关头,一点利益都不肯相让,简直让人失望透顶!
魔岭被人称为邪派,但在异界即将入侵的关头敢争做人先,拼着得罪天下,也要将方外力量整合一处共同对敌。
最重要的是,只要求你们效忠十年!
对比凰羽山庄和太虚天宫自私到极点、丝毫不以大局为重的无耻行为,你们倒是说句公道话,到底谁是邪派谁是正派?”
岭主义正言辞的,但我听在耳中,感觉这话说的太过矛盾。
“咋的,不听你魔岭指挥就是不顾天下、没有道义了?不是这么个理吧?好吧,跟邪派讲道理,我也是糊涂了。”
坐于下方听着这话的高手们,集体变成了猪肝脸。
他们都感觉无比荒谬,奈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即便心里吐槽岭主在胡说八道,面上也不好表现出来,忍的太辛苦了。
见到没人吱声,岭主也意识到自家的不讲理了,尴尬的轻咳一声后缓缓问:“诸位不妨各抒己见,面对这么个形式该如何破局?前提条件是,我方绝不能失去指挥权,但还要联合所有能用的力量。”
他顿住话头,期待的看向各派高人。
药心真人和夜山阁主看向千相道庭丘掌教。
大多数的法师也下意识的看向丘掌教,显然这种时候,大家伙都想看看己方目前的二号人物丘掌教有什么高论?
岭主也随大流的看向老道。
丘掌教眉头皱的死紧,沉吟片刻后说:“要不,有事时双方首脑商量着办?”
众人闻言,口上不说什么,但眼神都很是失望。
“不妥,掌教的对策过于中庸,要知道,异界大军只有一个指挥部,他们令行禁止,配合高端武器和强悍武力,这才所向披靡、战无不胜的。
咱们若是联合了凰羽山庄那边儿,只能留一个总指挥,否则,遇到紧急大事还要数名首脑商量,那会耽搁大事的。
一旦意见不能达成一致,必然导致严重后果!
终合以上,得出的结论是,只能有一名总指挥。
本座的意思是,只能由我来做总指挥,凰羽山庄和太虚天宫他们必须听命。”
岭主强势的厉害。
当然,这些话都是按照我提供的剧本在说。
大幻魔岭老怪们眼中纷纷出现异色,他们再次刷新了对岭主的印象,以往的岭主可没有这般的霸气过。
丘掌教陷入沉默,不再吱声了。
大竹竿二长老忽然站起来,吸引了众人目光。
“岭主要是这么说,那只有一个办法了,按照方外自古以来的规矩,高位,能者居之!
本座建议,搭建擂台,由岭主亲自约战凰羽庄主,要是觉着份量不够,那就让丘掌教也掺和一下,由他约战周爵宫主。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地府巡靈倌 彼岸浮屠-第1594章 狠人劇本展示
再找个代表人物出来,约战对方的三号人物。
三局两胜,赢下两场的那方夺得指挥权,余人无异议,这样一来,能最大程度的避免内耗。”
大竹竿二长老说完话后缓缓落座。
听着是他提出了新建议,但其实这是我编好的剧本。
“擂台战,又是擂台战?你们人类一点新意也没有!姜度,是你一手导演的这场大戏,对你的导演水平我不敢恭维,擂台战也太落伍了吧?”
狗客卿毫不客气的点评。
“那您老有更好的建议吗?死人少的那种。”我追问。
“没有。”狗客卿很是敞亮。
“那你唧唧歪歪的有毛用?”
我给了它一句。
“你这嘴欠收拾!”狗客卿怒骂。
“有种你动手啊,别忘了谁给你开资的。”我一语中其软肋,狗客卿不吱声了。
这功夫,各派大能交头接耳的议论起来,权衡此策利弊。
半响后,岭主抬起手,众人息声。
“本座想过了,二长老的建议很不赖,但不够狠辣,难以服众。本座需要的是杀鸡儆猴确立权威。”
岭主这话一出口,帐内群雄色变,他们意识到事情大条了。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地府巡靈倌 起點-第1580章 魔嶺人不做嫁衣讀書

地府巡靈倌
小說推薦地府巡靈倌地府巡灵倌
不着痕迹的收回眼神,我暗中讥笑他们的自私自利。
但也表示理解,本就是邪派大佬嘛,向来占便宜习惯了,冷不丁的,反过来让他们吐出既得利益,当然宛似挖肉一般的心疼了!
清了清嗓子,我继续说了下去。
“想要达到永久性一统方外法师界的目的,那就得杀了所有反对的人!
可诸位不要忘了,咱们需要的就是能用的人手,杀了他们之后,大幻魔岭占据了整个方外也没有意义,异界大军一来,灰飞烟灭是唯一下场。
所以说,将控制其他宗门的年限适当放宽是可以考虑的一步。
以千相道庭为例,这些老怪为何一心求死?
因为他们觉着千相道庭没有了未来,陷落到大幻魔岭手中,等待前方的就是黑暗深渊,对不起祖师爷,对不起所有人,还不如一死了之,起码能留下个好名声。
没有了后路的人才会求死,可咱们若是对他们说,只控制你们十年,十年之后,千相道庭活着的所有人重获自由,且总坛也完璧归赵呢?
这个条件,千相道庭掌教会不会接受?
不光是千相道庭,随后降服的所有宗门,都用同一个方式对待。
大幻魔岭只要十年掌控权!
十年也不算少了,光是魂石资源就开采无数了,也算是他们为赎回自由所付出的赎金,诸位觉着这办法如何?
当然,保险起见,十年臣服之事需要血书誓言来做约束。”
我闭上了嘴巴,该说的都说了,就看在场的老古董们怎样取舍了?
精品玄幻小說 《地府巡靈倌》-第1580章 魔嶺人不做嫁衣展示
但其实心头明镜也似,他们没有什么取舍余地,无非是控制年限上还可以扯皮,但本质上,除了这招之外,好像是没有其他办法能让千相道庭掌教那样的绝世大佬低头了。
除非,有超级控魂邪术或是能被顶级大佬看上眼的心法。
可惜这两点都达不到,那就只能舍掉九成以上的既得利益了。
是的,至少损失九成既得利益!
千相道庭总坛可是修行宝地,永久占据后会有多大的利益?十年八年的又能有多少?说是九成还说少了呢,怕不是九成九的既得利益都得吐出去?
我注意到在场的长老们眼睛大都红了。
他们只是听我这么一说,就感觉到自家的宝藏要被人给掏走了,不甘之意已经溢于言表了。
“十年控制权倒是好说,但这份基业,一定要还给他们吗?”
有个脸色青黑的长老愤愤然的问了一声。
他散发着淡淡尸气,是一尊尸祖。
“敢问阁下,不交还千相道庭总坛的话,你觉着只凭一个自由身做条件,能让千相道庭掌教那样的巨头和我方达成协议吗?
俗世有句谚语,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这话用在这里正合适。”
我淡淡的回应。
“这……?”
僵尸长老握紧了拳头,他还是不甘心将这么大的好处再让出去。
“没有其他办法了吗?比如,用掌教俗世的亲人做要挟?”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地府巡靈倌 線上看-第1580章 魔嶺人不做嫁衣讀書
大长老出了个蠢主意。
岭主和一众大能看她一眼,看傻子一般。
大长老知晓自家说错话了,讪讪的闭了嘴巴。
“跟个无情无义的老道士谈什么俗世亲人?大长老出的好主意。”
大竹竿二长老逮住了这话,疯狂嘲讽。
“你能耐,有种你出个有别于姜客卿的好主意,你要是能搞定千相道庭掌教,大长老位置让给你,我退到二长老位置上。”
大长老淡眉倒竖,厉声回应。
“耍无赖啊你!”二长老被怼的脸色发黑了。
“别吵。”
岭主头疼的摆摆手。
正要反唇相讥的大长老冷哼一声后,不再说话。
岭主起身,在原地来回踱步。
人氣都市小說 地府巡靈倌討論-第1580章 魔嶺人不做嫁衣鑒賞
即便我是祖师爷,这份建议他还是要再三斟酌,因为这不是我的死命令,而是提议,说明他们可以各抒己见。
这里面涉及到了太大的利益,只做十年八年的天下第一宗门,其实啥意思都没有,有点白忙活一场的感觉。
邪派最核心的价值观就是‘天下都是它的’,让他们骤然转变三观去以大局为重,确实挺难为人的,但我这不是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姜客卿,如你所言的话,假设十年后异界大敌已构不成威胁了,那我们将到手的各派密地交付回去,岂不是重新回到了目前的格局上?
更可怕的是,因着一统方外之事,已经深深得罪了所有宗门,那放虎归山之后他们为了报复,很有可能沆瀣一气,联合起来讨伐大幻魔岭,到时候……?”
岭主停住脚步,说出最深的担忧。
这其实也是在场老怪们最担心的事,打蛇不死反受其害,这种事自古皆然。
火熱言情小說 地府巡靈倌 txt-第1580章 魔嶺人不做嫁衣推薦
我摊摊手:“目前还没想到那么远,眼下,异界大军将要降临,能不能活到那时还要两说,即便如岭主所言的大幻魔岭成了天下公敌,难道,在座的诸位就惧怕了吗?”
“不是怕不怕的问题,而是值不值的问题!我们为了这个世界打死打生,最终什么好处都落不到不说,还要被所有宗门讨伐,这太冤了吧?”
那个尸祖长老跳起来,说出了心底话。
“就是,就是,保住了大好河山,最终却为他人做了嫁衣,这不符合大幻魔岭的原则。”
“可是我们不退步的话,方外暂时性的一统都做不到;难道真要杀掉所有反对者,只凭大幻魔岭一派如何抗衡异界?”
“你说的很有理,但我觉着也得想办法保全自身利益和安全。”
“那你倒是出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啊,这不行那不行的,瞻前顾后,能成什么事儿?”
“你这老头急个什么呢?这不,大家伙坐在这里想办法呢。”
岭主没有示意肃静,一众老怪就嚷嚷上了,此地喧嚣的如同菜市场。
我一个头两个大,感觉脑子中嗡嗡的,被他们吵闹的快要吐了。
来自各族的老头老太太们的战斗力太强了,武力上强,辩论起来更强,简直让人悚然。
受不住的起身向外走。
岭主会意,说是议论出结果了再告知我。
我留下一句:“你们商量就是。”直接走出了龙虎殿。丢在角落中的陵园居士被我拎小鸡一般提走了,没谁出声反对的,大家都放给我任意处置陵园居士的权利,就好像,在他们眼中,陵园居士不存在一般。
到了殿外,禁制将内中声音完全隔绝了,我呼吸一口清新空气,才感觉活了过来。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地府巡靈倌笔趣-第1545章 連摩馥馥石黑鑒賞

地府巡靈倌
小說推薦地府巡靈倌地府巡灵倌
“死咒王是什么出身?
明面上他是七塘咒宗的当代宗主,权威之重,方外能比他强的一双手数得过来。
暗地里,他乃是大幻魔岭长老团成员,从排名看低于我的大师伯,可能这份排名才是按照实力排的,我大师伯高居九长老之位,实力比他们都强。
如果从这方面去考量的话,没准儿,死咒王他们几个的真实本领不见得高于各自的得意门徒。
海怪首领拜入他门下,不就是为了有个牛掰的靠山吗?
大幻魔岭这块金字招牌,足够份量了。”
转念之间,心底又想了这许多。
导致我原本笃定的判断再度模糊起来,没法确定死咒王真实本领到底是强于海怪门徒还是低于徒弟了?
但不管怎样说,这两个坏事做尽的家伙还真就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臭味相投说的就是这对师徒。
“他们,都该死!”
想起当年在鬼神岛大开杀戒的死咒王和苗二庙他们,我心底的戾气就控制不住,当时,宁鱼茹咬牙切齿的样子深刻脑海,那时候没实力追究这批恶人,现在呢?
熱門都市言情 地府巡靈倌討論-第1545章 連摩馥馥石黑熱推
“要是有机会,不妨为冤死在这些大恶人手中的冤魂讨回公道。”
心底有了决断后,不再多想这些,眼神从钢针发型的海怪男身上转到位于羊脂居士身后女子的脸上。
“果然是什么师傅收什么徒弟!”
羊脂居士长相一般,她的女徒也是一个范儿,干干净净的一张脸,容貌中等,身材中等,哪哪儿的都不出众,但眼底深处的阴毒狠辣和羊脂居士如出一辙。
此女最引人注目的是她的左手,有六根指头。
我能确定她是生人法师,这六指就是天赋异禀呗!
感应到我的目光,六指女转头看来,忽嫣然一笑,但笑意不达眼底。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地府巡靈倌 線上看-第1545章 連摩馥馥石黑展示
我敷衍的点点头,脸上挤出假笑来。
做戏谁不会?
算是和她打过招呼了,目光自然而然落到苗二庙的门徒身上。
和苗二庙壮实到吓死人的身板正好相反,看起来三十岁出头的男子是个瘦高个。
瘦到什么地步呢?和至今还没出现的大竹竿长老有一拼了。
他的脸颊向内凹陷,颧骨突出,嘴唇极薄,表示出此人冷血无情的个性,眼睛狭长,眼瞳特别小,导致眼白部分多,看上去像是白眼狼一般,时时刻刻都闪动狡诈凶险光芒。
还留着将将到肩膀的油腻腻黑发,穿着一套黑衣,最重要的是,极为复古的披着一件黑大氅,纯黑的那种,上面没有任何暗纹。
这男子给人的感觉相当可怕,看到他就会联想到一系列负面词汇,什么残酷血腥、恐怖惊悚等等,都可以用来形容他。
感应到淡淡的死气,我就懂动了,这是一具僵尸。
大幻魔岭向来不忌口,不管什么种族、什么立场的妖魔邪怪都敢一口吞下!
只看三位长老收取的门徒就能明白这点,除了六指女是个大活人,其他两位都是非人类。
暗暗收回目光,已确认,这三个家伙,就是我于擂台战上争夺岭主继承人资格的对手。
六指女和僵尸黑衣男我并不在意,在意的只有死咒王的海怪门徒。
“生死战真是太妙了,正愁不敢随意在大幻魔岭中动用武力为元宝号破冰船上的一众冤魂索仇呢,岭主就雪中送炭的说出生死擂台战了?真是太顶了。
至于海怪门徒的那三个跟班?
不急,先顺势宰了这家伙,再去打听另外三个帮凶即可,它们的道行肯定还不到皇级,和那一剑毙命的海蛇巨怪一般的好收拾。”
心底琢磨着这些有的没的,注意着隐藏情绪,不能被在场的枭雄们看出端倪来。
这地方汇聚的都是当世人精,一个比一个狡诈,别看岭主老好人形象,但我最警惕的就是他了。
笑话,只说武力值的话,他可能真的是天下第一!这般存在,谁敢小觑他那就是在找死。
不看岭主刚发一点火,平时嚣张跋扈的死咒王和苗二庙立马低头请罪吗,甚至,隐藏暗中的岭主夫人都不得不出来圆场子了,这才让羊脂居士免除了惩罚。
这一切种种都说明,死咒王他们对岭主的武力极端忌惮。
种种挑衅可以理解为试探,试探岭主的底线在哪?一旦确定了,就不敢越雷池半步了。
这就是盖世武力的威慑力!
领主夫人尽显女主人风范,招呼着大家重新落座。
苗二庙他们的门徒可以在师尊旁的小座位上坐下,算是很给面子了。
岭主示意夫人坐在身边,这才转头看来,对我笑着说:“姜馆主不是外人,本座就为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七塘咒宗的死咒王端木巷,但其实他是咱大幻魔岭的长老,当年奉命打入七塘咒宗内部的,这些你知道就好,莫要外传才是。”
我赶忙起身应是,然后正式和端木巷见礼一番,当然,执的是平辈之礼。
大师伯没回归宗门,我就不必要喊他们师叔。
端木巷起身,不阴不阳的回了几句久仰之类的场面话,扯过身后的徒儿为我做介绍。
海怪门徒的名字为‘连摩’,乃是继承人竞争者之一。
我和连摩过着场面话,随意说了几句,算是认识了。
接着,岭主又为我介绍了羊脂居士和苗二庙,顺带着我了解了他们门徒的姓名。
羊脂居士的六指女门徒名为马馥馥,是个挺奇怪的名字,馥郁香气这词谁都晓得,但马馥馥一点也不香的说。
苗二庙的僵尸门徒名为石黑。
火熱連載小說 地府巡靈倌 愛下-第1545章 連摩馥馥石黑鑒賞
我心头喊了一声妙,这两个字转过来不就是‘黑尸’?
真是名如其人!
大家脸上堆砌着虚伪假笑,相互久仰、幸会一番,过了场子,这才再度落座。
岭主脸上有了点笑意,他这人似乎就喜欢看到其乐融融场景,就是不知是否看到和煦场面下的暗流?
“诸位,你们来的正好,有关于岭主继承资格的事儿,本座和九长老有过一番谈话,他的意思是……。”
岭主不疾不徐的将刘老先生伯的那份要求说了出来。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地府巡靈倌 愛下-第1530章 貼心老棉襖展示

地府巡靈倌
小說推薦地府巡靈倌地府巡灵倌
“秀恩爱死得快,姜馆主不知这话吗?”
姜照咬着牙的给出一句。
“我和鱼茹正了八经的交往,秀恩爱是天经地义的,你看不顺眼的话可以不看。”
整理好鱼茹的衣服,顺势牵了她的手,转头不冷不热的回应。
姜照嘴角不受控的抽吧几下,再度冷哼一声,忍着恼意,也没和宁鱼茹斗嘴,维持着高傲气场的走进屋去。
宁鱼茹对我表现出的男友力很满意,温柔的看我一眼,轻声说:“我出去采买点食材,中午做好吃的。”
“辛苦老婆大人了。”
我赶忙溜须拍马。
“谁是你老婆了?不要脸。”
宁鱼茹白了我一眼,推我一把,示意去接待姜照,她转身出门去购物了。
我美滋滋的走进去,见到姜照坐在客厅沙发上,一脸阴沉的看来。
她的羽绒服已经挂到一旁去了,内中穿着惹眼的樱桃红毛衣。
“这厮是有多爱大红?”
偏偏我不太喜欢这种颜色,感觉过于张扬,也过于惊悚了,不见恐怖电影中的阴灵们都喜欢身着红袍吗?
不愧是豢养阴灵的法师,若不是姜照长的足够出众,穿这么一身那真就罩不住的。
记着微型世界经历之前见她时,这家伙爱穿黑裙来着,为何现在转成红颜色的了?相比而言,我觉着她黑衣时更顺眼些,起码没那么张扬。
“老夫老妻的还没看够吗,打量个啥呢?”
没见到宁鱼茹和我一道进来,宁鱼茹神色好看不少,这话张口就来。
我老脸都发红了:“谁和你老夫老妻了?你说话注意些。”
“哎呀,在那边儿可是领过证的,咱们还有个女儿呢,你不会是忘了吧?”
姜照做作的睁大眼睛。
“警告你,别再胡搅蛮缠。”
我沉下脸来。
“算了,你脸变难看了,脾气却比以往还大,本姑娘没心情逗你了,说正事吧。首先,我是来看俺家二千金的,你把她叫出来吧。”
姜照收敛神色,正经起来。
我沉吟起来。
这事是躲不过的,回归之前姜照就提过此事,当时可是应下了,现在哪有理由拒绝?可是让她如此顺利的办成此事,以后隔三差五的就来看二千金可如何是好?
一次两次的宁鱼茹还能忍,次数若是多了,那算是什么事儿?
偏偏二千金和我的灵魂绑定一处,我俩相互距离不能超过限制,就是说,姜照看望二千金,等同顺带来看望我了,宁鱼茹那边如何交代?
“小度,放我出去见她吧,我会和她约法三章的,最多半年见一次面。”
二千金的声音适时传到我心头来。
一口大气算是松下来了,只要会面的不频繁,对宁鱼茹就有交代了。
“二千金真是贴心小……,额,贴心老棉袄。”
这家伙比我和姜照的岁数可要大多了。
想着这些,我挥手间放出藏于纸人中的二千金。
她出现在姜照面前,脸上裂缝照旧那样的多。
“想死妈妈了,来,抱抱。”
姜照立马伸手,一把就将满脸尴尬的二千金抱进怀中,喜欢的不得了,脸贴着脸的喊着乖女儿。
二千金愈发尴尬了,转头瞪我。
我正看得好笑呢,就接收到二千金眼神示意了,没奈何,只能干笑一声,转身上了楼,留给她俩叙旧的时间。
人俩还布置了小型禁制,我窥看不到楼下情形,也不知她俩说些什么。
足足半小时,姜照才喊我下楼。
‘咻’的一声,二千金返回纸人之内。
我走过去落座,看着姜照带着满意神态的脸,淡淡的问:“聊的如何?”
“当然聊得好了,我俩亲着呢!可惜,提议她来我这边儿生活却被拒绝了,这孩子只认你,嫉妒死我了。”
姜照说着说着又不满起来。
我眉头都立起来了:“姜照,你敢当面挖墙脚?”
“你话说的好难听,那是我女儿,能用挖墙脚来形容吗?”
姜照气吼吼的。
“丫的,你别入戏太深,以后,你最多半年来看她一次,不然,咱们彼此都不方便。”
“你这人真是绝情。”
“你要是不同意,我可没法开方便之门,大家都有各自的日子要过。”
“哼,就知道男人没个好东西,放心吧,我和女儿已经说好了,半年见她一次就是。”
“这还差不多。”
“算了,转回正事吧,见女儿是首要的,次要的就是我要替已经故去的老人家兑现承诺,既然你答应翻篇过往的仇怨了,那当日我上门说的那些自然有效。”
姜照伸手将银灰长发捋到肩侧去,到底是说到我念念不忘的事儿上去。
我笑了笑,伸出了手。
姜照心领神会的叹口气,反手从衣襟中掏出那只优盘扔给我。
我伸手接过,心头感慨万分。
本以为当日将此物扔给姜照后,再也不会接触到它了,但谁敢想兜兜转转的,这东西到底落到我手来。姜紫淮那老东西是不是早就算准了这么一天?
按照老家伙遗言,只有我当着优盘播放画面发誓遵守恩怨一笔勾销的协议,紫淮大酒店中的黑晶樊笼密室终极控制之法,才会传递到自家识海之中。
换言之,不发誓就没法兑取控制秘法。
但紧跟着还有一条是发誓之后的一个月,能驱使除姜照之外的尸魂院高手一个月,前提是不能故意坑害他们。
即是说,我得留到需要使用尸魂院势力时,才能对着姜紫淮遗言画面发誓,这样才算是主动控制使用尸魂院势力的时间。
姜照见我盯着优盘沉思,没有打扰,而是静默数十秒后才开口说:“祖父遗言你也清楚的,微界时你要求自己掌控驱使尸魂院的时间,那何时发誓并获取诸多权利,就是你自己的事儿了。
你发誓之时,我不管在哪儿都能感应到,会下令给尸魂院上下等待调遣,但还是那话,你故意坑人的话,尸魂院可不干。”
闻言,我抬头看她,冷笑着说:“你应该知道我是怎样的人,那种下作的事儿,我姜某人还不屑于去做。”
“有你这话就好。”
姜照淡淡回应,心情低落。
“那黑晶锻造成战甲的秘法……?”
我提及关键点。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地府巡靈倌-第1526章 靈君請顯形看書

地府巡靈倌
小說推薦地府巡靈倌地府巡灵倌
“谢天谢地,你可算是醒了啊。”
熟悉的女声送进耳中。
我缓缓睁眼,看到了宁鱼茹眼眶发红的坐在面前。
她活生生的,没有事儿了!
大喜,顾不上周围有人,一把将心爱的人儿抱紧在怀中,眼角有热热的东西流下,但被我运功蒸发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不假,但大悲大喜之后,总允许咱软弱一会儿吧?
宁鱼茹趴在我怀中,伸手抱紧了我。
熱門言情小說 地府巡靈倌 愛下-第1526章 靈君請顯形閲讀
她感动坏了。
为了救她,我是如何在微型世界中挣扎的,她心头比谁都清楚。
微型世界并未抹除进入者的记忆,只要是从那边回来的,都带着五十多年的记忆。
“小度,你们没事,真是太好了,呜呜呜!”
闻言,我放开宁鱼茹,转头看去,一道小身影就冲进怀中,张嘴哇哇乱哭起来,但没有眼泪。
正是脸上裂缝处处的二千金。
我哭笑不得的抱紧她和宁鱼茹,转头看去,只见王探、阿菊和恩梓木围在周边,正欣慰的看来。
扑愣愣一声响,缩小版的蝙蝠异兽落到我肩膀上。
我腾出手来抚了蝙蝠的脑袋几下,它享受的眯着眼。
转头四顾,脸色却是一变。
“师兄,你不用担心,赵飘飘在你俩之前醒来的,不过,她元气伤的太重了,目前还没法起身,但她已经知晓了前因后果,让我转告对你的谢意,说是,当年的那份承诺你履行了,从此后,你不再欠她什么了。”
王探只看我一眼,就立马回了这话。
我已经见怪不怪了,这人的脑力和我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
人氣玄幻小說 地府巡靈倌 線上看-第1526章 靈君請顯形熱推
反应速度更是非人类级别,总是比别人想的快,快的太多了!
形容的话,普通人思维速度是骑着自行车的,那人家就是超跑,一骑绝尘的那种,拍马都追不上啊。
宁鱼茹恢复了镇定,眼红红的上下打量我,发现我没缺零件儿,脑子也是好使的,才放下心来。
随后我问了时间,果然,微型世界五十多年,方外这边也没消耗几天嘛,赶在时限之前救回了赵飘飘。
二千金连声说着抱歉,说是她跟随我进去,结果反而变成了累赘,没帮上什么忙,光拖后腿了。
我和宁鱼茹柔声安抚,二千金才不再沮丧。
紧跟着,我们几个都发现了一件事,心情瞬间就不美丽了。
在微型世界中好不容易提升的道行等级并未带回来,要知道,回归之前的我都通天境中期了。
心头跑过亿万羊驼,大骂地府一通,但也知道这样才是正常的,哪有那等便宜事?
不过,破关感悟还在脑中,各种秘法口诀也在,比如我得到的古禅佛宗传承就非常的完整,没有缺失,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这就是根基,只要它们在,重新修炼回去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有过破除瓶颈的经历,再度重走这段路,可以避开所有错误岔路,直达正确大路上,那速度之快我自己都不敢想,怕不是十几年间,就能重回通天境中期?
一想到这儿,心情又好了许多。
大起大落的情绪不是好事,我建议宁鱼茹一道闭关一天,稳住心绪后再处理赵家邪事。
宁鱼茹没有意见,如是,带着二千金,我们三个在房间中闭关。
一日后。
情绪稳定如初的我打开门后第一件事就是找女僵尸阿菊。
她听了我的吩咐后,将我带到某房间门口,亲自打开了禁制。
我推门而入。
吱呀声响惊动了里头软禁着的人。
超棒的都市言情 地府巡靈倌-第1526章 靈君請顯形
神情憔悴的秋儿眼睛哭的像是桃子,期翼的看来,一发现是我进来了,急忙起身迎来,张口就问:“我家大小姐她……?”
她被关在这里数天,禁制隔绝着,外界什么情况都不晓得。
我叹口气,淡淡的说:“一日前赵飘飘就醒了,调养一段时间就会没事了。”
“真的吗,姜大哥你说的是真的吗?太好了,我替大小姐谢谢你。”
她就要跪地。
我一伸手,没有碰到她,但秋儿根本跪不下去的。
“可承受不起你的大礼,会折寿的。”
我对不解看来的秋儿这般说。
“姜大哥,你……?”
秋儿眼泪都在眼眶中打转了,不懂我为何这样说。
“阁下,事儿已了,请显形。”
我不为所动,只是认真盯着秋儿的眼。
“姜大哥,你说什……?”
秋儿只来得及说出这么几个字,身体就软了下去,眼睛直翻白。
我没有扶她,因为,不敢扶。
还往后退出了老远去。
“咯咯咯。”
诡异笑声忽然从软倒在地的秋儿身上传来,然后,黑烟从秋儿的嘴巴中冒出来,阴风阵阵,身形曼妙的女人显现出来。
她不是人,而是阴灵,道行至少君级后期以上的阴灵。
这女人看起来二十七八岁,长相上佳,披着黑大氅,头顶上黑发用金钗别住,忽略其阴灵身份只说形象,很有些古装肥照剧中女侠客的味道。
当然,她不是女侠,所作所为更和侠这个字不沾边,愣要形容的话,只能说她残酷无情到了极点。
“姜某见过卞城王。”
我有些意外,但马上稳住了情绪,按照规矩施礼。
“姜馆主莫要多礼,你已胜出阎君竞赛,目前和本座一般的有阎君职位在身了,以后平等相处即可。”
对方话说的敞亮,还了一礼。
我暗中蹙眉,淡淡的说:“道不同不相为谋,卞城王是不是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辩解一番?
超棒的都市小说 地府巡靈倌-第1526章 靈君請顯形讀書
话说在前头,今儿你若是不能给我个交代,那咱们就去找十殿之首的秦广王说道说道。
你们奉命做局没什么,但如何就将赵飘飘和宁鱼茹牵涉其中?这是我胜出了,如果我和李穆滨他们一样的死在微界之中,宁鱼茹和赵飘飘岂不是跟着赴死?如此手段让人不齿。”
说到后面,我已声色俱厉。
“咯咯咯,姜馆主果然是个火爆脾气,本座这数千年来还是第一次被人这般质问,也罢,你都是阎君了,以后大家是同事,不搞好关系,未来可不得了,本座就回答一下你的问题吧。”
卞城王翻了几个白眼,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看着就让人恼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