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 愛下-第一千六百七十四章 上黨之戰 三閲讀

三國之龍圖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三国之龙图天下
战场上。
“上当了吗?”鞠义目光看着明军的分兵,嘴角微微勾勒起来了一抹的笑意。
他正面迎敌,却在左翼留下了一些空隙。
明军只要没办法突破他正面的防御,就会想办法的越过正面,利用左右两侧的战场来逼退他。
这是正常的做法。
右边是光滑的山坡,没有任何能借助的地方,只有左边,左边地形复杂,山沟纵横的,倒是一个可以借力突破的点。
在这个点,他没有安排守军,但是暗地里面却摸透了地形,准备了一场的伏击,只要伏击打中了,他就有机会击溃眼前的明军主力。
不过鞠义的笑容很快就凝固在脸上。
“佯攻!”
他看出来的左翼战场的变化。
虽然明军的确试探性的出击了,但是明显过于小心,并没有直接出击,而是利用斥候交错出击。
这样以来,伏击基本上没有多少意义了。
“杀!”
一声雷霆震九天。
鞠义抬眼一看,只看到敌军主将,已经挥刀进攻,亲率将军,直奔他而来了。
“雷虎?”
鞠义瞳孔睁大,有一抹冷笑:“看来本将军是小瞧你了,狭路相逢勇者胜吗,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斗一场!”
他亲自手持长矛,振臂一呼,怒吼起来:“先登,迎战!”
“杀!”
“杀!”
先登将士,士气如虹,直面迎上来。
“战虎无双,杀过去!”雷虎是一头猛虎,气势无双,他麾下将士也是战虎营杀出来的悍卒,在他的亲自率领之下,如同一道洪流,扑杀过去了。
“轰轰轰!!!!!!!”
如同两道洪流的冲击,对冲的一瞬间,血肉横飞,刀枪乱舞,仿佛有一种的地动山摇的感觉了。
鲜血,已经把这一方土地都的染红了。
但是双方都杀红眼了,并没有收手。
“某家雷虎,谁与我一战!”
雷虎人如其名,凶猛如虎,他的刀法凶戾,一招一式之间都氤氲着一命换命的打法,哪怕同等武艺之人,都未必能扛得住。
“猖獗小贼,记住某家的名字,某家鞠义,待某家斩你头颅,以镇四方!”
不过鞠义的武艺本来在雷虎之上,而且还是一个资深的大将,在这种战场上,更加懂的战斗艺术,不到十个回合,已经压着雷虎来打了。
双方主将都交战起来了,这一方山涧的战场,更加的凶猛,一刀一枪之中,都是鲜血横流。
“河北第一将,也不过如此而已!”
雷虎虽落于下风,但是气势不改,他长刀所向,勇往直前,哪怕虎口鲜血之流,五脏六腑被鞠义的罡力震的难受,也依旧强横:“今日看谁斩了谁!”
他的刀法,越战越凶狠,越挥舞越有一种戾气丛生的感觉,他的杀意更是把他的理智都的覆盖了,所有的招式,都有有攻无守。
“杀!”
雷虎的战意点燃了鞠义的热血,在这战场越久,越是害怕,自然而然会少了暗中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魄了。
而如今,反而是雷虎这种不怕死的打法,让他感受到昔日的自己,他的鲜血也开始沸腾起来了。
两大武将,交战无十余回合。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雷虎这时候热血已过,倒是体力开始消退了,继续这样战下去,顶多半个时辰,自己就会力竭而亡。
他是勇,不是莽。
这时候审时度势,该退兵了。
哪怕不甘心,他也没办法冲的过去了,如果之前能够凭借着一口气,狭路相逢勇者胜,强行杀溃散敌军,那么这一战还能打。
但是现在,鞠义挡住了,他基本上是没有希望了,他只好退兵,他长刀反震,一刀劈敌而离开距离,气息喘喘的对着鞠义说道:“鞠义,好好守住长子城,城破之日,就是吾斩你之时!”
言毕,他甩手勒马往回,长啸一声:“鸣金,收兵!”
“铛铛铛!!!”
鸣金的声音响起。
“收兵!”
“撤!”
四方响起了军令。
“追击!”
鞠义明明占据上风,却感觉被雷虎压着打一样,他怒气上升,直接下令:“给我狠狠的追击!”
明军撤兵虽然是撤,但是阵法不算,燕军追击之下,也没有造成很大的伤亡,但是被药的很紧。
一边撤退,一边战,一支退出了十里多。
这时候,负责断后庞德迎了上来了,看到庞德,雷虎绷紧的心情倒是轻松了很多,他速速叫起来:“儿郎们,速速撤出去!”
“燕军贼子,给我纳命来!”
庞德的横空杀出来,一营主力如同的洪流冲击而下,把燕军追击的先头部队给一下子击溃了。
这一下子算是惊恐了鞠义。
鞠义迅速下令,各部暂停追击,把自己麾下将卒的阵型加固,生怕这时候明军主力杀出来了。
哪怕只有庞德一个营,在这里守株待兔,他也不敢太过于冒险,毕竟明军的战斗力,是有目共睹的。
被庞德这么搅和,雷虎已经撤出去了。
庞德凝视前方,淡淡然的说道:“鞠义,某家庞德,有本事就继续追来!“
他说完,掩护雷虎撤除去了。
看着前方,消失的人影,鞠义面容有些阴沉,他冷哼一声:“算你们跑得快,来日方长,长子城下,我们再决一死战!”
追击他是不敢追击了,谁知道前方有没有埋伏,论兵力,论战力,这时候雷虎杀一个回头,他都未必能挡得住。
如果不说靠着地形,他也拦不住雷虎。
出击,还是最合适的一个战术布置了。
…………………………
遭遇战在来得快也去得快,上党的第一战算是落下帷幕了,鞠义也率兵返回长子城,但是相对于出征的时候,虽然略有伤亡,可将士们的士气,倒是涨起来了不少。
“将军,形势如何?”
审配迅速的迎上来,询问战况。
“凭借虎口峡的地形,挡住了明军,明军并非主力,应该只是先头试探的兵马,来犯之将雷虎,虽为悍将,可没有能突破防御,唯有撤出去,我看他们撤兵,临阵追了一阵,不过……”
鞠义卸下战甲,摘下盔甲,幽沉的说道:“不过遭遇了明军的伏击,伏击之兵,只是为了断后,所以伤亡不大,不过这也说明了,明军部署有度,此战,难也!”
窥一斑而知全豹。
明军临阵应战,还有这等应变,久战而不衰竭,撤兵的时候不能伤之一二,这种硬骨头,真正拉开战阵,绝对是会吃亏的。
“明军之强,天下皆知!”
审配倒是没有意外,他沉思了一番,说道:“不过将军此番的出击,也算是挽回了我军败势,最少让将士们有了抵挡明军的信心!”
“吾亦是如此想!”
鞠义让军医把手臂上的刮伤给处理了一下,和雷虎交战,还是有些轻伤的,雷虎的凶狠,是他见过少有的。
当然,这都只是轻盈的伤口而已,处理得当,不会影响他的战斗力,倒是雷虎,挨了他一矛正面,伤了内脏是肯定的,而且外商也被让他矛刃破了盔甲,应该伤的不轻,还剩下几成实力,倒是难说的。
他处理好伤口说道:“想要保住长子城,还得让刘皇叔增兵,不然就让刘皇叔下令命二将军关羽撤兵,不然上党难保也!”
他不是对自己没信心,是对麾下兵卒没有绝对的信心,巧妇难成无米之炊,他麾下之兵,虽亦为精锐,可不管是兵力还是战斗力,都相差甚远,哪怕只是坚守,也未必能守得住。
“我已经连三封密信北上了!”
审配道:“刘皇叔当知轻重,哪怕他们想要消耗我们的兵力,也不会挑选这时候,上党乃是此战之关键,可庇河东河内两方战场,这时候肯定会增援我们!”
“希望吧!”
鞠义道:“城中防御,还是交给你,全城要戒严,不得有丝毫差错,粮库武库,也要守住,景武司谍者无孔不入,若丢了粮库和武库,我们就不需要打了,恐怕会立刻被破城而入!”
“嗯!”
审配也是知这一点的,所以一开始就已经布置了重兵于粮库和武库之中。
………………………………
夜色如墨,笼罩在羊角山之上。
军帐之中。
张辽此番一袭长袍,双手背负,站在一个新才建好的地形沙盘面前,目光栩栩,看着沙盘上的一草一木,心中有些想法。
“报!”
“说!”
“上将军,庞将军和雷将军已率军归营!”
“立刻命他们前来汇报!”
“诺!”
很快庞德和雷虎就到了中军主帐,大帐之中,油灯的光芒闪烁,把一道道人影都闪烁的明亮起来了。
“遇上遭遇战了?”
张辽看他们身上的狼狈,眸子闪了一下。
“嗯!”
雷虎苦笑:“没有到城下,在虎口一样的山峡,被他们堵住了,地形上吃大亏了,强行攻战,但是鞠义此将勇武非凡,我没闯过去了,只能撤兵!”
“咳咳!“
声音引发了他五脏六腑的一些痛感,面色有些苍白起来了。
“军医何在!”
张辽猛然的叫一声。
“上将军,我已经给雷将军包扎过了,不过雷将军的内脏受到强大的罡力反震,需要休养数日,吾已让人煎药了,三日之内,不能动内劲,不然会伤上加伤,日后会留下暗伤,难以治理!“
军医是一个中年,来自医司,善于外伤,但是对内伤也略有研究,对雷虎这种武者伤势,也处理的得心应手。
“甚好!”
张辽点头,然后对雷虎说道:“鞠义打伤的?”
“属下无能!”
雷虎咬着牙说道:“我不是他的对手,能交战五十回合而不败,已是拼命,但是差距不是拼命就能弥补!”
“鞠义有如此威势?”
张辽觉得自己要重新估算这个河北第一将了。
雷虎在明军将领之中,未必最强,但是绝对最凶狠的,能压得住他的人,寥寥无几,除非是庞德马超之流。
“此人之武艺,有登峰造极之境了,若吾亲自交战,也难以抗衡,倒是……”庞德对持过鞠义的气势,有几分了解,他对张辽说道:“以此人之悍勇,若只是挡住,我能挡住他,但是想要击败和斩杀,除非我和马超携手,方有机会!”
到了这种地步,武艺之差,已经差不了多少了,不是所有人都是黄忠吕布这等,有绝对的优势击败一个武将。
不管是鞠义,他庞德,关羽,张飞,还是马超,虽都是当超一流武将,但是想要击败对方,有些难,分生死倒是可以,可也只是伯仲之间,打下去,谁生谁死,有时候更多的是看运气。
“个人之武,虽有影响战场之结果,但是却不能决定战场的胜负!”张辽道:“我倒是比较意外,他的主动出击!”
“上将军的意思是,鞠义的主动出击,有问题?”
庞德皱眉。
“他想要争势!”
张辽道:“这就说明他要死守,死守长子城,这对我们来说,不算是什么好事情,我倒是宁愿他退出长子城,甚至可以放他一马,可他死守,我们哪怕能攻打下来,最后要付出的代价也是非常大的!”
战争,不仅仅讲究结果,还在意一个伤亡,能用最少的伤亡博取最大的胜利,才是一个名将的修养。
“那属下是不是做错了!”雷虎低沉的道:“吾若死战不撤,他未必能取之势!”
“一样的!”
张辽摇头:“你不退,不过只是白白伤亡,伤亡的越狠,他们的士气越高,他出动出击,无非就是想要振奋军心,除非我们安排绝对的主力被他击溃,但是我们没有预想到,所以来不及安排,这就让他打出的士气来!”
“要不我率军夜袭,争回一阵!”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第一千六百七十四章 上黨之戰 三
庞德也知道士气的重要性。
“这时候,长子城严防死守,未必有效!”张辽还是摇头了,他看着两人面容沉重,便笑了出来:“汝等也比不如此,军心可用,未必能用,他鞠义想要守住长子城,靠着这点,还不够的!”
鞠义的兵力和战斗力都不足,想要守住长子城,不是靠单单的一些士气就足够了,哪怕士气再强,他也没办法让将士们视死如归,这一点张辽非常肯定,鞠义做不到。
所以机会还是有的。
他来回踱步了几步,道:“既然他们士气已起,那吾等也不需要在等了,闵吾如今正在断他们的后路,困兽而斗倒是好事,可等下去,倒是给他们增加士气的机会,所以本将军已经决定,明日一早,立刻拔营,主力直接兵临城下,吾要开始进攻长子城,速战速决!”
“是!”
庞德和雷虎闻言,精神一震,连忙拱手领命。

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 起點-第一千六百七十一章 燕軍的部署展示

三國之龍圖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三国之龙图天下
太原城,这里是并州的政治经济的中心,占据了太原,基本上也掌控的大部分的并州。
燕军主力此时此刻,就驻扎在太原城。
城中。
军营之中,马蹄潇潇,人声沸腾。
“大王,最新的消息,明军主力已经出现在雒阳,而且明朝廷的天子牧景,也亲自出现在了雒阳城之中!”
“来的好快啊!”
刘备的眼神有一抹冷意。
他想过明军主力会针对自己,只是没想到,会这么迅速,这倒是让他有些的进退两难了。
本以为可以打明军一个措手不及,但是明军反应太快了,快到他根本来不及进军河东,占据河内。
如果能提前拿下河东河内,夹击河南,那么想要进军关中,也不是什么很艰难的事情了。
只是明军抢先一步,让这时候的燕军,举步艰难,想要更进一步,怕面对明军的狙击,想要后退一步,也怕明军会乘胜追击。
“大王!”
站在旁边的是青衣文士李儒,他拱手说道:“明军主力是针对我们的,汉室三大诸侯,他们明显挑选了我们作为主攻的方向,这对我们很不利!”
“孤何尝不知道,但是如今让孤退兵,先不说,孤能不能退回来,哪怕能顺利退回来,最后恐怕都要付出惨痛的代价!”
刘备咬着牙,阴沉的说道:“而且三大诸侯联盟,若是面对明军,未战先败,孤又有何之脸面,面对天下人!”
这一战,他根本就是无路可退,如果撤兵,他一辈子都没办法在曹操和孙策面前抬起头。
“可若和明军硬碰硬,我们会很吃亏的!”李儒轻声的道:“先不要说打输还是打赢,哪怕最后侥幸打赢了,以明军的战斗力,我们都会损兵折将,甚至会把燕军的主力都会葬送在这里!”
说老实话,李儒对和明军交战,没有太大的信心,明军太强了,强到有些让他赶到绝望的地步。
特别是新式武器的爆发力,让他不由自主的恐惧主力了。
如果这一次战场上,出现了明军的新式武器军团,那么他们该如何应对呢,血肉之躯又如何与这种威力强大的武器抗衡。
“那孤该如何应对?”刘备有些为难了,他不敢退,又不敢打,怎么都是吃亏,吃大亏。
“如今我们唯一能做的,只有两件事情,该战还是要战,但是不能过分激战,主要还是要拖住他们的兵力!”
李儒说道:“然后求援魏军和吴军,既然三大诸侯,达成联盟,那么他们也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们被明军击溃!”
“曹孟德会出兵支持孤?”
刘备有些怀疑。
结盟倒是已经结盟,可昔日的对手依旧第对手,在他心中,曹操依旧去是敌人,让曹操出兵支持自己,他没有太大的信心。
“他会!”
李儒斩钉截铁的说道。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为何?”
刘备怀疑的问。
“敌人是谁,我们一直都很清楚,明军之强,已超越了我们所想,如今大汉江山,唯有合作起来,才有希望!”
李儒说道:“曹孟德是一条个顾全大局的人,他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们被明军击垮,这样对谁都没有好处,所以他们肯定会的出兵支持,不过……”
他犹豫了一下。
“不过什么?”
刘备立刻问。
李儒叹了一口气,道:“魏军会出兵支持,那是肯等的事情,毋庸置疑,不过他会在什么时候出兵,倒是一个问题,在他看来,最少等到我们先撑不住先,这样一来,他们就能掌控主动权,最少能让我们和明军两败俱伤,届时他们增援,保证给我们燕军还有作战治理,又能捡便宜,控制局势,毕竟到时候他们的兵权,足以让他们说话更加的有话语权,我们之间结盟了,可结盟却不代表是一体,他们始终会有自己的利益,少不了和我们争取这一份利益!”
这世界,其实是非常的真实的,不管是谁,利益才是第一次要素,哪怕合作,最后也要看利益而行动。
“不管如何,他们愿意出兵,就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刘备眯着眼眸,眸子闪烁过一抹精芒:“而且我们哪怕和明军主力交战,也未必会输,这一战,还是有机会打的,就看如何打而已!”
他不是一个未战先输的人。
哪怕打输了,他也必须要在战场上输,而不是这么憋屈的输在这里。
“我们燕军这一次,几乎是倾巢南下,若不能打出燕国威风来,其不能让人小瞧!”刘备的斗志被鼓动起来了,他昂然的说道:“孤已决议要和明军一战,不躲不避开!”
他发现了一些的问题,燕军这些年少打硬仗,这导致了燕军主力的战斗力,和中原精锐兵马对比起来,明显有些不足了。
战场上,可以战略性撤出去,但是最好还是哟啊硬碰硬的打上几场,不然很难保持将士们的斗志和军心。
“吾等皆随大王出征,与明军决一死战,平定关中!”
众将俯首,拱手说道。
“善!”
刘备大喜,此时此刻i,他心中的忧愁不多了,反而多了几分斗志,趁人打铁,他迅速开始布置任务。
“云长!”
“在!”
关羽站出一步,拱手的待命。
身在魏营心在汉,说的就是他,他在魏营这些年来了,一直都是比较难受的,好不容易的回归兄长身边,自然要发挥出自己的实力,不能让人小看。
“孤命你率主力南下,尽快逼近河内!”
刘备眯眼:“明军反应太快了,翼德的主力未必能夺取河东,明军一旦把他们阻击起来了,他们就寸步难行,甚至想要掩护张绣从北地郡直接杀入关中也更难了,我们要提前拉开进攻的计划,最少要打乱他们的节奏!”
“末将领命!“
关羽拱手,重重的领命。
“鞠义!”
刘备笑眯眯的看着鞠义,鞠义作为一个降将,他在燕营之中,是非常低调了,除非是必须要发言的,不然很少发言。
“末将在!”鞠义抬头,看着刘备的,神色倒是很平静,他对这个刘皇叔未必很了解,不过刘皇叔给他初步的印象,倒是一个和气的诸侯,最少不会如同袁绍那般的趾高气昂。
“你率两万的主力将士的,驻扎上党郡,一方面可以接应孤的主力南下,另外一方面,可以掩护云长直接杀入河内郡!”
刘备轻声的说道:“明军明显是早有部署,我们不能小觑了他们,所以必须要做好最坏的打算,一旦河内有埋伏,你必须要尽快出兵接应云长的主力!”
说老实话,刘备对这时候的河内,到底有多少兵力的明军驻扎,根本摸不清楚,所以做事情必须要小心一些。
“末将领命!”
鞠义毕恭毕敬的领命。
“鞠义,孤是信任你的,但是信任需要时间,你也需要给出你的一点诚意!”刘备语气深长的说道:“不管你以前在河北立下多少汗马功劳,可如今,你身在燕军营中,你需要立功,才能有更好的发挥舞台!”
不是他不想给鞠义独当一面,只是他对鞠义还不够信任的,一旦鞠义临阵反水,他们可是出大问题了。
所以他们之间,还需要磨合信任。
“末将当不会让大王失望!”
鞠义也清楚这样的事情,所以他不是很执着,任由刘备怎么说,怎么布置任务,他就怎么去做。
“文忧!”刘备的目光有看向了李儒,想要看看他还有什么补充,放眼整个燕军阵型之中,他最信任的军师,还是眼前整个不能露脸的男人。
“大王之部署,已是最好,不过臣还有几点要补充!”
李儒拱手说道。
“说!”
刘备还是能听得进去的劝谏的人,他目光看着到李儒,鼓励李儒把缺点说出来了。
“第一,战线拉长,我们需要调配后勤接应,不能留给明军任何断绝我们的粮道的可能性,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一点,不可不防!”
李儒的话,让刘备当下紧张了起来了:“明军还敢深入我军腹地而断吾等粮道乎?”
李儒笑了笑,笑的有些的阴柔:“为什么不敢,明军向来胆大包天,而且他们自诩自己的能力不错,突袭能力更是不凡,而且这样断粮道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做了,大王莫要忘记当年周军兵败雒阳的前车之鉴也!”
“所言甚是!”
刘备闻言,顿时不寒而栗,当初雒阳一战,袁绍兵败的可怜,并非是正面硬碰硬的输了战场,而是被断了粮道,造成军心动荡,才给了明军机会。
“第二,我们和明军作战,得留一个心眼,所以各方战场,最好能联系起来了,河东之战,配合河内的进攻,在配合张绣在北地的动作,这样能让我们的进攻,事半功倍!”
“继续!”
“第三,从河内杀进去,只是一个方案,我们要做出第二个方案,不能孤注一掷,毕竟明军不会给我们第二次机会!”
刘备考虑一下,心中微微一沉,他问:“可如今,我们未必还有第二条路杀入了河南去!”
“还是有的!”
李儒笑了笑:“大王可以让公孙度的兵马迅速南下的,接到兖州,从虎牢关入境!”
“虎牢关?”
刘备闻言,顿时有些震惊,不过很快就想明白李儒所想了,心中一动,道:“这倒是一个不错的想法!”
以前借道或许不行,但是现在,未必不可以,以他们结盟的情况来说,借道这种东西,魏军不会的拒绝的。
从虎牢关越境,就能直逼雒阳,根本不需要越过河内和河东之境内,这样绝对能打明军一个措手不及。

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火器:燧發槍! (五千字大章)讀書

三國之龍圖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三国之龙图天下
五月。
入夏的季节到了,天地之间的气温都在不断的上升,白天的阳光已经是很猛烈了,照耀在人的身上,有些让人感觉滚烫滚烫的。
大明宫。
大战的气氛之下,整个大明宫的脚步声都是紧张的,每一个官吏都尽力的为这一场战争,做好准备。
九层楼上。
牧景坐在椅子上,手握毛笔,正在不断的批阅奏本,临近大战的大明朝廷,事情特别多,而且这一次他是要亲临战场。
作为一国之君,御驾亲征虽看似威风,其实风险很大了,远离中枢太久了,造成的影响也会非常大的。
所以他必须要做好后院稳固的工作。
一上午的时间,牧景不断的批阅,批阅了大概好几十份地方政务的奏本之后,到了下午,直接把政事堂的一群头头给召来训话。
这是考虑他出征之后的事情,一旦他御驾出征,中枢就少了一些震慑力,这时候只能靠政事堂来稳固人心了。
政事堂稳固,就是朝廷稳固,大战士气,朝廷稳固,对于前线而言,就是最大的支持了。
“今日让诸君前来,是要交代一些事情的,大明马上进入战争时期的,在战争的时期,政事堂需要付出更大的努力,去稳固朝堂的安稳,特别是在民心之上,要有适应的引导!”
宋山看着蔡邕刘劲,还有各部尚书,低沉的说道:“战争,必然带来的是损耗,而且战场上陨落的将士,也会引动很多家属的躁动,民心是需要引导的,不能因为战争带来的损耗,将士们陨落之后的悲痛,而引起各州各县的动荡,一个稳固的朝堂,对于前线,才是最好的支持!”
“陛下请放心,政事堂会竭尽全力的去稳住地方秩序,抚平民心的动荡,不会让战争影响地方的安稳!”
蔡邕坚定的说道。
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火器:燧發槍! (五千字大章)鑒賞
他对一统天下,已盼望良久,所以对于大明主动爆发的这一战,他也是极力的支持,而他能做的,就是为大明在一统天下的阶段,守住大明的后院。
“陛下,有胡相和蔡相在,政事堂当上下一心,绝不会给陛下增添负担的!”
刘劲轻声的补充了一句。
“好,朕对汝等,皆乃信任,信任汝等能为朕守住这江山社稷!”
牧景点点头,他对蔡邕刘劲都是比较信任了,蔡邕沉稳老练,刘劲精明能干,两人配合起来了,除非前线出现的大规模的溃败,不然后院不会有问题。
他交代了政事堂不少的任务,然后又把都察院的人召上来了。
大明朝堂的权力结构,目前来说是比较清晰的,昭明阁是最高中枢,由昭明阁统治朝堂议政,而在昭明阁之下,政事堂,枢密院,都察院,算是三架并驾齐驱的马车。
政事堂负责地方政务,枢密院负责军务,而都察院是一个监察系统,官吏执掌权柄,若无人监督,那本身就是一种动荡。
在牧景离开朝堂的这段时间,都察院变得非常的重要性,他将会是牧景的一双双眼睛和一双双耳朵。
“子柔!”
牧景的眸子有些深沉,他看着蒯良,低沉的声音开口说道:“这一次朕离开朝堂而亲自赶赴战场,朝堂之上肯定会有一些端倪,大明朝堂虽然团结稳健,但是也少不了魑魅魍魉,政事堂负责稳固地方秩序,保证民生安全,而你们都察院的任务,就是盯住朝堂的安稳,都察院有弹劾天下所有官吏,上至朕,下至一个九品官吏,都可以弹劾,朕希望你们能加强你们的监督能力,只要大明的官吏不乱,大明的朝堂就会稳固,你们的责任可不轻啊!”
蒯良本身在经验和能力上,都是天下谋士之中的佼佼者,他自从投靠明朝廷之后,虽无赫赫之功,但是兢兢业业的态度,坐镇都察院而震朝堂官吏的那一份威望,也是难得的忠心。
所以牧景对他,基本上是比较信任了。
而且朝廷也不能一方独大,嫡系要成为中梁砥柱,可其他大臣,也需要有影响力,比如荆襄一系的文武大臣。
帝王术在于平衡,牧景对这点,倒是有些的感悟,所以他也需要平衡朝堂权柄,用蒯良,与公于私,都是的最好的选择。
“陛下,臣当竭心尽力,让都察院盯住朝堂的每一个官吏!”
蒯良身躯笔直,双手拱起,真诚的说道:“都察院只要还存在一天,那么就决不允许任何人,在陛下亲临战场,在暗中捣鬼,搅乱民心,影响前线,如若发现,绝不姑息!”
牧景听闻这句话,笑了笑,点点头,表示对蒯良的认同,蒯良这个位置,其实是一个烫手山芋,他敢做,就已经是一种忠心了。
“这个给你!”
牧景把一面令牌留下:“朕的景平令,放眼大明,没有几面,景平令就如朕亲临,有先斩后奏之权,朕非常清楚,大明朝堂远还不到稳固的地步,朕的新政就已经得罪了不少人了,朕不在朝堂,是他们唯一的机会,所以他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有人动乱,无所谓,但是如果有任何官吏敢轻举妄动,那么你们都察院就给真立刻南下,绝不姑息!”
“是!”
蒯良毕恭毕敬的把景平令接过来,这个令牌,如同万斤之重,不仅仅代表的是一种权力,更是信任,牧景对他的信任。
………………
傍晚,牧景又把张火叫来了。
“叔父,近来可好?”
牧景对张火非常尊敬的,不仅仅是因为张宁,还因为当年张火对他的支持,更因为张火能够在适当的时候急流勇退。
这是一般人做不到了。
他本有机会登顶枢密院的,不仅仅是资历和能力,都是数一数二的,还是牧景亲卫大将出身。
但是他在这时候急流勇退,更多是因为张宁,张宁入了后宫,他就是外戚,这时候不急流勇退,容易授人以柄。
“陛下,臣的日子比较轻松,还算是过的不错,有劳陛下的关心了!”张火毕恭毕敬的行礼,如今亦非当年,当年在景平村,那个舞阴城外的小村落里面,他可以看不起牧景,但是现在,作为作用半壁江山霸主,哪怕他也不得不给予尊重。
“叔父,六扇门还需要加把劲才行!”
牧景轻声的道:“大军出征之后,大明境内唯一能维持秩序的,只有六扇门,你是唯一一个执掌兵权的人,也是朕最相信的人,但是六扇门的影响力不足,据我所知,目前还有一些县城,居然没有六扇门官衙?”
“陛下,这是臣的失职!”张火连忙说道:“六扇门之前扩建的很快,但是后来军队扩建,我们失去了兵员,就滞留了一些速度,我已经加快那个江湖上募集一些游侠,希望能增加六扇门缉捕的能力!”
“六扇门关乎地方秩序,所以事情比较重要,不可轻视!”牧景道:“朕其实知道,上面对六扇门的支持力度不行,不管是从武器配备,还是人员补充,甚至经费上补充,都差的很远,你能做到如今的规模,已经不错了,但是还是不够!”
他叹了一口气,道:“朕出征之后,大明境内未必太平,有些人心怀叵测,也有些人恐怕被汉室的一些诸侯给收买了,总会闹出来一些动静的,到时候能依靠了,只有六扇门!”
“臣会小心翼翼,决不允许让这些事情发生!”
张火说道。
“朕自然相信你!”牧景笑了笑,他就是提醒一下张火,然后交代一下张火:“另外还有一件事情,大军出征之后,六扇门的兵权至关重要,朕只给你一句话,若强行调兵,非昭明阁令而不出!”
“臣遵命!”
张火点头,他自然知道牧景的意思,不是昭明阁的军令,如果他调动了六扇门的兵力,等同造反。
连续数日,牧景都在安排朝廷的事情,召开会议,召见官吏,政事堂,都察院,包括留守的枢密院参将。
把计划做的最好,减少错误,这是他目前唯一能做的事情。
…………………………………………………………
天下各路诸侯的消息,也通过景武司传回给了牧景。
“江东的兵力调动情况,摸清楚了?”牧景看着谭宗,幽幽眯眼。
“江东变得有些谨慎起来了!”
谭宗拱手说道:“他们调动兵马,用了不少虚晃一招的手段,而且我们在江东的消息网虽然建立的一些,但是之前损毁的差不多了,所以渗透力不足,没办法准确的提供消息!”
“那就说一个大概!”
“目前江东的兵力,一方面在寿春,一方面在柴桑,对我们防备之意,非常的严谨!”
“有主动开战的心思吗?”牧景询问。
“暂时来说,并没有看到这种情况的出现!”谭宗说道:“他们的兵马调动,都是中规中矩,以防御为主,没有越境半步的考虑!”
“继续打探!”
“诺!”
牧景来回走了几步,目光看着戏志才,陈宫,问:“燕军动向,把握的如何?”
“文远将军已经北上了,斥候正在打听,目前燕军的主力,已经开始往并州集结了,南下恐怕很快!”
戏志才说道。
“总有先下手为强!”
牧景想了想,说道:“传令黄忠,准备对魏军进行佯攻!”
“是!”
“传令水师兵马,全力进攻江东!”牧景道:“不管是内河水师,还是南海上的水师,他们只有一个任务,拖住江东主力,可进攻,不可死战!”
“是!”
“命令后勤部,尽快把粮草武器运送北上,朕没有太多时间给他们的浪费了!”
“是!”
连续一道道军令下达,大战已经是迫在眉睫了。
而牧景北上的日子,也开始议论起来了。
牧景是天子,是皇帝,他御驾亲征,对于朝廷而言,可不是好事情,需要必须要安排好时间。
昭明阁召开会议,连续两天的商讨之下,牧景的行程已经定下来了,五月十七日率神卫军北上,因为行程保密,所以不对外公布,会尽可能寂灭无声的悄然北上。
不过在北上之前,牧景还要确定一件事情。
这一日,牧景赶赴南山。
南山县是渝都城三座县城之一,也是一座大明的工业县城,这里最多的就会工坊,小的工坊数十日,多的工坊上千人。
这是当今时代,一种可怕的现象的存在。
因为这些工坊,越来越多工人出现,整个南山开始变得热闹起来了,一座座以市集和工坊为中心的小镇出现。
牧景走在南山的道路上,看着这一番繁荣的现象,心里面还是有些骄傲的,这是他超越时代的一种试探。
工业的发展,将会如同历史的车轮一样,滚滚而来。
而这一次,炎黄子孙不会在落后西方多少年,而是提前走在了历史的潮流,成为了地球文明发展的中心。
越过一座座工坊,走到了最偏僻的一座山坡之上,这上面是一排排的房舍,乃是将士的军舍。
这是一座军营,大明最神秘的一支兵马,大明火炮军所在的大营。
“臣马肃!”
“臣刘晔!”
“臣皇甫坚寿!”
“拜见陛下!”
科技院院主,工部尚书,火炮军中郎将,都已经在这里恭候良久了。
牧景走上来,摆摆手,笑着说道:“朕乃微服而来,汝等无需多礼,都起来把!”
“是!”
三人带着手下的人站起来了,连忙迎上来,拥簇着牧景,走进了军营。
“朕要出征了,所以朕要知道,火炮军的战斗力!”
牧景很直接的说明来意了。
“陛下,火炮军如今登记在册军籍将士,一万五千二百将士,分十二个战斗营,拥有第一代火炮五百门,第二代火炮三百八十门!”
皇甫坚寿拱手禀报说道。
“八百门火炮?”
牧景眸子微微一亮。
“第二代火炮标准线太高了,对于目前我们的冶铁技术,哪怕军工司增加四个工坊给我们,还远远不足!”
马肃以为牧景有些不满意,连忙苦笑的说道:“能有八百门火炮,已经是工部和科技院联手之下,最大的努力!”
“做的不错,朕已经很满意了!”
牧景轻声的道:“八百门火炮,加上充足的弹药,这一场战争,或许能坚持下来了!”
你能不能,他也说不好,现阶段来说,他还真不能完全依靠火炮,战场上,更多的是交战,只是关键的一些关隘,一些战场,可以利用火炮强大的摧毁能力。
火炮还是他手中最神秘而且最强大的武器。
“现在火药工坊已经在扩大了数倍,正在日夜不断的营造炮弹,希望能维持战场上的消耗!”工部尚书刘晔轻声的说道。
“子扬,这件事情,就由你们工部来负责,你亲自督促,虽朕知道,有些强人所难,但是如今一统天下,你是关键时刻,不容有错!”
牧景看着刘晔,低沉的说道。
“诺!”
刘晔点头,道:“当不会让陛下失望!”
“皇甫!”
“末将在!”
“火炮军准备北上,但是要保持神秘,尽可能的低调,速度可以慢一些!”牧景道:“战争之初,火炮军不会上战场,但是也要候命,等到朕需要火炮军的时候,必须要迅速的出现!”
“是!”
皇甫坚寿点头。
“长空!”
牧景转过看着马肃,问:“一年前你们立过军令状的,朕今天就来看看,你们的成果如何,哪怕是一个失败的成果,朕也需要看到!”
“是!”
马肃面容有几分激动,他亲自带着牧景,越过军营,走到了两座山峰之间的山涧之上,这里是火器研究基地。
这一次不是火炮,而是火枪。
一年多钱,马肃立下过军令状,会造出一直火枪来了,后来牧景又根据记忆,给科技院画出来了一些图纸,给了他们不少的启发,最少能让他们简短数百年的研究。
火枪还是营造出来了。
而且是跳过了历史阶段的火绳枪,直接进入了燧发枪的阶段,这是科技院集合了无数人的研究结晶。
“陛下,这就是我们目前营造出来的火枪!”
马肃把一支火枪递给了牧景。
牧景仔细的观察,在这方面,他不是行家,能给出了意见,也只有一些侃侃而谈,正所谓没有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啊。
燧发枪是火器之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所以牧景也知道一些,他画出来一些模糊的图纸,然后让科技院的科技员进行研究。
不得不说一点,那就是人的潜力是无限的,仅凭着牧景那些模糊不清,看似大概,却又根本摸不着头脑,凭借着记忆而画出来的图纸,居然把燧发枪造出来了,科技院的人,真是牛的让牧景有些意外。
燧发枪在东方大地出现了比较晚,等到十七世纪好像才出现,如今能在三世纪里面出现,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牧景仔细的检查了一下手中的枪法,再对比一下记忆,燧发枪的基本结构如同打火枪,即利用击锤上的燧石撞击产生火花,引燃火药。
“有效射程多远?”
牧景瞄准了一下,问。
“大概六十步!”
六十步,就是差不多六十米左右,一个普通弓箭手也就是这个距离,好一些弓箭手,八十步能射中人,再好一些弓箭手,百步穿杨。
要是如同黄忠这样的射手,那就是神射手了,放眼历史上,都是少只有少的。
“不错!”
牧景点头,对手中燧发枪,有些爱不惜手,能在这个时代,看到这样的产物,他心里面是有一种特别的感受。
“砰!“
他射出了一枪,中规中矩,没中,但是也没有偏向多少。
装弹的时候就比较麻烦了,装填弹丸时,需将弹丸放到膛口,用木榔头打送弹棍,推枪弹进膛。
这是非常浪费时间的。
可如果想要改进,后装上弹,那需要技术支持,最少牧景没有这样的技术,他的想法,只能给马肃这些研究人员一些启发,不能拔苗助长。
“能量产吗?”牧景深呼吸一口气,问。
“难!”
马肃苦笑:“不管是枪管还是对于击锤,还有其他的零件,要求性都太高了,一点点偏差,都会出现的变形,目前我们的冶铁标准,远远不够,除非我们能改良我们的冶铁技术,打造出更加精细的钢来!”
精彩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火器:燧發槍! (五千字大章)閲讀
牧景闻言,有些惋惜,不过也能理解,要是张口就能来,那就简单多了,大汉的冶铁技术,本来就落后太多了,需要一步步的进步,不可能一口吃掉一个大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