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9a9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我不可能是劍神討論-第六十三章 我相信小道士……讀書-6yhji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我不可能是剑神
玉松山断了。
当天晚上靠近这方向的许多百姓被巨响震醒,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都很无语。
“原来是玉松山折了,我还以为地震呢……”
“等等。”
“山为什么会断?”
“……”
尤其是那些有祖宗安置在玉松山坟的大户们,彻底傻眼了。
之前还担心祖坟闹鬼的。
现在好了。
鬼是铁定没了。
坟也没了。
彻底不用担心了呢。
于是权贵、大户们一边急匆匆派人去查看情况,一边火急火燎地杀到了朝天阙。
现在朝廷办事“一刀切”的风气已经到这种地步了吗?
山都特么能切没的啊?!
必须讨个说法!
面对着这半城权贵,段庚的底气也有些许不足,但越是这样,越要板起脸来。
“局势尚不明朗。”
“来日自有通报。”
“不信谣不传谣。”
一套官方三连下来,暂时挡住了一大波气势汹汹地逼问。
与此同时,他也派了人赶紧过去查看情况。尤其要注意,现场有没有一个帅绝人寰的小道士……
不过他派去的人扑了个空,因为李楚自己就先来朝天阙了。
“小李道长……”
关起门来,段庚无语地看着他。
“砍灯笼怪,真就这么兴奋吗?”
李楚解释道:“不是灯笼怪,在山坟下方早已经被阴氏族人挖出了一个很大的空间,他们先前应该就生活在那下面。”
“嗯?”段庚一瞪眼:“你们找到了阴氏族人?”
“没有。”李楚摇摇头,平静地说道:“里面已经没有人了,只有一条颇为强大的怪物,为了斩杀它,我只得稍微下重手斩出了一剑。”
好一个“稍微”。
“如果说是我们做的,那事情就很难办。”段庚思忖了下,道:“还是全都推到阴氏族人的身上好了。”
“本来就是他们的责任。”李楚纠正道:“我只出了一剑而已。”
“呵呵。”
段庚笑了笑。
其实他心里觉得,小道士和阴氏族人的责任至少五五开,毕竟李楚那一剑的威力是有目共睹得大。
但话又说回来,既然李楚那一剑的威力如此强大……
那你为什么要跟他争?
于是,段庚笑过之后,重重地点了点头,说了声:“确实。”
过了会儿,他又道:“对了,还有一个不好的消息。”
“嗯?”
“昨天,北方玄武镇狱司的队伍在回转的途中,遭遇歹人埋伏……虽然我们的人看到穿云箭第一时间就火速前往增援,但是赶到现场的时候,还是……唉。”
他叹了口气。
“玄斗统领战死,一名星宿卫叛变,一名星宿卫重伤。看来敌人的爪牙是很早就伸到了镇狱司里……玄冰简再次丢失。”
李楚皱了皱眉。
毕竟前不久才刚见过那位斗统领,听说他被坏人所杀,心里难免还是有些不舒服。
“而且,镇狱司中既然有内鬼,那你当初斩杀那位魔门中人的事情恐怕也要暴露。小李道长,要小心敌人丧心病狂地报复。”
段庚最后提醒道。
“我也刚好要找他们。”李楚的眼中罕见地迸现出一抹寒芒,“他们要建玄阴大阵,而我来神洛城,就是为了救那作为阵眼的极阳童子。所以这些魔门中人,是我必须铲除的。”
段庚问道:“那极阳童子与小李道长有渊源?”
“他是……”
说到此处,李楚忽然想起极阳童子的父亲是北地的反贼头子,是决计不能透露的。
于是他说道:“那是我师傅的儿子。”
“哦……”段庚了然。
原来是杭州府德云观那位姓余的观主的儿子,难怪李楚如此上心。
……
“呵。”
身着宽大白袍的娃娃脸少年轻轻一笑,将一张崭新的通缉令放在桌上。
“这告示上说你们阴氏一族……勾结魔门、掏空山体、斩断山峰、毁坏祖坟、炼化尸体、驭使鬼物、残害人命、劫掠男女、毁坏农田、目无王法……当真是无恶不作啊。”
啪!
对面坐着的阴氏三兄弟中,脾气暴躁的阴老三怒而一掌拍在桌子上。
“放屁!”阴老三忿忿道:“我们绝对没有毁坏过农田!”
白袍少年一脸认真道:“他们摆明了是诬陷你们,那玉松山峰顶坠落,砸坏的农田怎么能算在你们头上?”
“就是就是。”阴老三点头。
“……”阴释无语地看了他一眼,道:“前面几条罪够我们满门抄斩了,你争一个赔几十两银子的罪名,有意义吗?”
“不争馒头争口气!”阴老三兀自不平,看来被这条诬陷气得不轻。
“那你倒是去跟小道士争啊。”阴释翻了个白眼。
鬼 鳳
“呵。”阴老三傲然一笑:“鄙人不才,曾与小道士相隔十丈以内交谈并全身而退。”
阴释噗嗤一笑:“这有什么好骄傲的?”
阴老三一横眼:“那你敢去试试?”
阴释不笑了。
连双头龙都败下阵来,他不觉得自己能有多坚挺。
“这倒没必要争执。”那白袍少年从旁劝道:“那小道士确实厉害,主上座下风花雪月四神令,近日折损过半。其中雪神令后来证实就是被那小道士所杀,而风神令也是被他道观中的一位好友斩杀。主上本无意与他们纠缠,只是派人盯着他们,以免再生枝节。不想居然发现他们去往玉松山坟,恐怕是要针对你们的玄阴大阵。不得已,主上才通知你们转移,并唤醒阴龙埋伏……”
“只是……想不到他居然如此厉害,连阴龙都不是他的对手……”大哥阴儒心有余悸道。
“我不是说了吗……”阴老三痛心疾首道:“那小道士一剑之威毁天灭地,你们留阴龙下来就是送!你们还不信,非得要埋伏他一手。只可惜那喂养了上百年的阴龙,将来也是可以作为底蕴传家的啊。”
“阴三爷。”白袍少年笑道:“倒也不用如此惧怕,一个人,就算再厉害,也是有限度的。”
“嗯?”
阴老三看着他,似乎对这句话表示怀疑。
“强如当年的阴帝大人,也会遭遇不测,何况是旁人。”白袍少年继续道:“留下阴龙,也是主上想要进行一次测试,看看那小道士的神通到底有什么玄奇之处。如今虽然没了阴龙,也不算白白送死。如今,主上已经想到了该如何对付那小道士,只需静候佳音。而你们……现在就全力着手准备玄阴大阵就好了。”
“好。”阴儒看着他,郑重道:“希望沧海君可以早日解决了那小道士。”
白袍少年微笑道:“我相信主上。”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阴老三默默抿了抿嘴唇。
斗玄主宰
一句话在心里盘旋了下,没有说出口。
他差点想说。
我相信小道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