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ni0o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飛奔與夢想-第三百一十一章 受傷熱推-9tf3r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小說推薦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穿越之黑莲花复仇记
“要认真起来了吗?”
谢澄看着他们二人的架势,似乎想要把自己留在这里。
极限路一之不凡路 海角天鸭
“若是想要救走她,首先要过我们这关!”
雪纤看着谢澄气汹汹,心底还有点害怕,男人发起疯来,几头牛也拉不住。
谢澄也不想跟他们废话,看着姜音被绑在上面,实在是心痛。
他自己最爱的人,被自己守护了这么久,却要在别人这里受罪,那么这人就该死!
他一个转身,瞬间跨到了那黑衣人的身后,趁他不注意,一脚踢了上去,黑衣人一个踉跄站在了雪纤的身旁。
“你们是怎么对她的,我便要你们千百倍的还回来。”
谢澄看着面前的两人,冷冷的说了一句,那眼底渐渐升起的肃杀之意让二人感觉浑身一颤。
谢澄右手提起剑,从地上划了过去,那剑与地面摩擦开始蹦出火花。
黑衣人看到谢澄的这个架势,立马将自己手中的刀握紧了一些。
武器相交的声音在整个地下监狱里回荡着,那空荡荡的地方,似乎将这个声音无限放大了一般,显得十分刺耳。
谢澄将鞭子拿在了左手里,顺手一挥,将那黑衣人的,腿缠住,用力一拖,他便躺在地上。
还没等黑衣人拿刀砍鞭子,谢澄就将剑用力插进他的小腿中,只听见一声尖叫。
撕心裂肺的声音让谢澄听了舒服许多,他的脸上没有一丝怜悯。
突然,雪纤从他的背后绕过,不知何时,那黑衣人的刀已经出现在她的手中,她挥了几下,以虚挡实,将刀稳稳地甩出去,幸好谢澄反应得快,刀尖与自己的发丝擦过,一缕的头发掉落在地上。
谢澄将剑从黑衣人的腿中拔出来,又是一声尖叫。
雪纤徒手与谢澄打斗半天,逐渐落于下风,黑衣人看到这风势不对,立马从地上爬了起来,虽然腿伤了,但他还是忍住疼痛往外跑。
黑衣人刀也没捡,一瘸一拐的跑着,不经意间从他的怀中掉落了一封信,他都完全没有察觉。
谢澄用鞭子将雪纤的手绑了起来,顺手扔在了地上,本来对女人还是有同情之心的,但是看到她这么恶毒,对待姜音竟然是这个样子,将他那最后一点的温柔也消磨殆尽。
“音儿,音儿,我来晚了,是我没有照顾好你。”
谢澄处理完这两人,立马上前将姜音从架子上放了下来,看到姜音满身是伤,实在是过意不去,心里是一阵阵的疼。
姜音慢慢的睁开双眼,看到谢澄的那一刻,她总感觉是自己在做梦,毕竟刚跟谢澄吵了架,说了那么重的话,现在他可以不计前嫌来找自己,心里感动极了。
“谢澄,你来了。”
姜音用那虚弱的语气说了一句,看着面前的谢澄,顿时感觉心安了许多,她的眼眸中尽是温柔,自己心中期待的事情实现了。
“音儿,我们现在就回去!”
谢澄将姜音放在自己的背上,刚放上去,弯腰的那一刻,一下子便扫到了掉落在地上的那封书信。
谢澄迟疑了一下,还是将它捡了起来,这封信,方才进来时,明明没有出现在地上,现如今这样,想必是黑衣人苍促逃跑时所留下的。
姜音趴在谢澄的背上,感觉暖暖的,他的臂膀足够的宽大,可以让自己安心的躺着,不用操心任何事情,那种感觉让姜音沉迷。
“音江,你这个贱人,一个人勾搭多少个,你自己能数得过来吗?”
雪纤被绑住了双手,只能在地上蹦蹦跳跳。她看到谢澄拼命救姜音更加生气了,她的身边总是围绕着许多的男人,而自己连最爱的那个人都留不住。
姜音被她的一声喊叫吓醒了,这才睁眼看了看她,她在地上那样子,与折磨自己的时候仿佛就像是两个人一样。现在得她是滑稽的,可笑的,就像是跳梁小丑一样。
“谢澄,这个人,不如我们就带回去吧,毕竟她也没有做什么错事,只是为了追寻自己的爱人而已,也是一个可怜之人。”
姜音用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谢澄,眼里似乎都是恳求。
“那便带她一起回去吧。”
谢澄顺手将绳子拉了起来,让雪纤一个人跟在身后,而谢澄背着姜音走在前面,这样的画面,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姜音趴在谢澄的背上,手在他的脖子上搭着,时不时的还会乱动,突然,她感觉自己的手有点湿,将自己的手抬起来一看,那不是汗水,而是血。
“谢澄,你……你受伤了?为何不跟我说?”
姜音的心一下子就乱了,没想到自己这个冲动的行为还让谢澄受伤。
谢澄没有说话,只是一味地低头往前走,想要快点回到酒楼,不想在这个鬼地方呆了……
九江酒楼中,姜音被谢澄放在床上,身上的伤口也都包扎好。
而谢澄坐在床边守着,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姜音的身上。
“谢澄,你不要担心,我这里都是皮外伤而已,只是你……你的伤口怎么样了?”
“无碍,小伤而已。”
“雪纤呢?她现在在哪?”
姜音忽然想起来,还将雪纤带了回来,若是可以从她的口中知道些什么,那么这一次受的伤,也算没有白白受罪。
“她被我关在了柴房,没事,你放心。”
姜音听完便起身,谢澄怎么也拦不住。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只见雪纤灰头土脸的躺在柴堆里,一脸生无可恋的模样。
“雪纤,若是你招出背后主使,说不定我会放你一马,咱们就算做个交易,如何?”
“呸,凭什么你想要的东西,我就得给你,你算个什么东西?”
雪纤全然不顾那淑女的形象,嘴里不停的骂着姜音,不论姜音如何劝说,她也没有波动万分。
丞相府内,黑衣人跪在地上,还有丝丝血迹渗出,那地板都被他染红了些,但他也不敢移动。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差点就让公子发现那群人了!”
谢之衡在地上踱步,心里也不知在筹谋些什么。
“派人给我将那个女人带回来,我怕她的嘴不严,万一泄露了些什么……”
黑衣人不敢耽搁,夜里就派出几名武功高强的人去九江酒楼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