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hj2s好看的都市异能 萬古第一武神討論-第五百零九章 七星困兇魔相伴-xt1zs

萬古第一武神
小說推薦萬古第一武神万古第一武神
第五百零九章 七星困凶魔
“杀啊!杀了这个魔头!”
“快走,上报家族!”
“可恶,我跟你拼了!”
宛若仙家盛景的万灵谷中,喊杀声震天,波涛起伏,各色流光激荡云霄,隆隆轰鸣如雷霆滚滚,惊的飞禽走兽骇然奔走。
琅琊十三家,十数名归真境强者,数十名先天绝顶精锐,齐聚一堂,只待将下界各家优秀子弟待会族中。
却不想,没见到什么优秀子弟,却迎来了一头绝世巨魔!
短短不到半刻钟,死伤已是过半,原本老神在在,自以为胜券在握的各家强者,竟是只剩下了七人!
而且,各个带伤,面色惨白,目中满是难以掩饰的惊惧之色。
他们想不通,更无法理解,为何绝灵之地中,会蕴育出这等恐怖存在,完全超出了理解范畴啊!
无论是出场时,一招便拿下姜家代表,三下五除二,便斩杀另外几人,这等恐怖实力,已是近乎神藏人仙。
而对方所付出的代价,不过是被劈了两刀,中了几剑,被符宝所化威能击中几次,看似受伤极重,可那恐怖恢复力,却是令人胆寒。
就如现在,那李家代表所带来的骑乘,一只堪比归真境强者的妖兽仙鹤,好似遇到了天敌般,被其随手擒拿,连挣扎都没来得及,便被扭断了脖子。
最让他们恐惧,乃至毛骨悚然的是,陆川现在正做的事情。
“痛快!”
却见陆川一手抓住仙鹤脖颈,随手揪断头颅,张口猛的一吸。
呼呼!
无垠流光溢散,那浑身气血充盈的仙鹤,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光亮的羽毛也是快速灰败,不断飘洒,如雨飘落,又似骨灰飘扬。
冒牌皇后
众人胆寒莫名的是,在陆川吞吸仙鹤一身血气之际,自己体内的真气,就好似受到牵引一般,不由自主的鼓胀激荡开来。
若非身为武者,对于自身力量的控制,已是如臂指使,本身意志也极为坚固,现在即便不会被吸走,怕是战力也会大打折扣。
更让他们胆寒颤栗的是,随着仙鹤血气入体,陆川身上的气息,似乎平稳了一分。
明明没有半点强盛,可在众多归真境强者眼中看来,却如绝世恶鬼一般,欲要吞天噬地。
显而易见,区区一只堪比归真境的仙鹤,根本无法满足陆川的胃口。
甚至于,十只都未必够。
这代表了什么,各家强者已然明了,对方比他们想象中,要强大的多,恐怖的多!
“此獠已经入魔,绝不能留,诸位,决不能放任此獠活着离开!”
萧不同面上的淡然已是不再,手中青蒙蒙的折扇,密布裂纹,目中满是凝重与森然杀机。
作为场中最强者之一,手握灵兵宝扇,都被对方打个半废,若非宝扇最后一击挡下,怕是他现在已经无有再战之力。
这样的人,若是活着离开,并适应了上界环境,并且安然度过一段上升期,不说能给十三家造成巨大灾难,损失也绝对少不了。
不用他多说,众人也是很清楚,今天十三个归真境都挡不住对方,真要现在各自逃命,或许有一线生机。
可等陆川完全恢复,乃至更进一步后,各家的损失必然更大,他们的罪过也将难以弥补。
“老夫晓得轻重,陆家出此不孝之徒,我陆家责无旁贷!”
陆长风手握暗青宝刀,白眉倒竖,寒声道,“此子必须死,我陆家万载声誉,决不能毁在此子身上。”
闻听此言,众人总算是松了口气。
没办法,陆家之人,多半都是一些生性执拗,满脑子肌肉的刀疯子。
他们是真怕陆长风一时心动,想要收下这天赋不凡的陆家后裔小辈入门,那他们今天可就白死了。
即便在事后,陆家会付出相应的代价,可各家也绝不愿意,见到陆家再添一个奇才。
是的,能够在绝灵之地,修成这等境界的存在,甚至不能用奇才来形容了!
这是有大气运,大机缘加身,才能有的际遇。
若是陆家得到此子,不出百年,多半又是一尊老祖盖压当世,还有那能在下界绝灵之地长存数百年的逆天机缘加身,陆家怕不是要翻天。
光是想想陆家的行事风格,各家就头疼不已,所以对于陆川的杀意,也是空前炽烈!
而陆长风之所以来此,也是陆家中少有的一个能够讲理的存在,也是因为这等接引小辈之事,免得被那些满脑子肌肉的刀疯子吓坏了,留下不好的印象。
“诸位,当务之急,是摒弃前嫌,勠力同心,斩妖除魔!”
那韩家之人面容沉凝,手中已是多了一根小儿手臂粗细,隐有神秘符文,化作流光缭绕的重锏,沉声道,“依我之见,我与萧兄、陆兄结三才杀阵,诸位从旁策应,以七星摇光之势,定此子死兆空门,或许有一线生机!”
“韩兄乃是兵家大阀,老夫今天便全力助你一次!”
陆长风单手一按宝刀,语气肃然道。
“韩兄放心,性命攸关,萧某绝不会退缩!”
那萧不同也是点点头,宝扇一收,取出了一柄寒光闪烁的三尺青锋,隐有鸾鸣之啸,赫然又是一柄灵剑。
“好!”
其余四人齐声应诺,话音未落,已是各自展开身形,须臾将陆川围在中间。
若有人在上空,俯身看去的话,便不难发现,七人所列方阵,有如一个勺子,正是七星北斗之象。
而在北斗七星中间,以萧不同、陆长风、韩家中年三人为准,牢牢锁死了陆川的前后左右,将其定在了死兆星的方位。
故老相传,七星北斗本是专诸生死的星相,而死兆星正是其杀机最盛所在。
凡是看到死兆星者,必然有灾厄降临,血劫难逃!
说来话长,实则不过是在刹那间,七人便已神识交流完成,组成大阵之后,便有一股空前强大的气机,锁定陆川周身,好似将七人的力量,在大阵组合之下扭成了一股绳,给他套上了枷锁。
虽然并非人人都是阵法师,但作为灵长,人所能涉猎的知识太多太广。
不需要专精,只要按照既定的方式,即可完成简单的阵势组合,更遑论其中还有一个军阵大家。
“哦!”
陆川似有所觉,又似微微打了个舒适的饱嗝,晃动了下脖颈,古井无波的眸光,缓缓扫过众人,淡淡道,“比人多啊,正好,某家也会一点阵法之道!”
话音未落,却见陆川左手一抬,巴掌大小的九层宝塔滴溜溜旋转而起,随着他随手向天空一抛,瞬间化作数十丈大小,彷如泰山压顶一般。
死神之乌尔本纪
“不好,动手!”
察觉有异,韩家中年厉喝一声,手中重锏已是挥砸而出,直取陆川右肩。
“哼,休想!”
萧不同和陆长风也是同时出手,一剑一刀,前后夹击,一个灵动无双,瞬间刺出万千寒星,一个霸烈无双,一往无前。
三大归真境后期强者,洞若雷霆,好似有万千人影闪现,瞬息包围了陆川四面八方,令人眼花缭乱,根本分不清实体所在。
另外四人也不含糊,配合三人走位,时刻以七星运转方式成列,看似动作迅猛,快若闪电,实则让陆川一直在原地,不得变化。
这就是阵法的奥秘所在。
只要陷入其中,无论你有何等神通,只要无法一击破阵,亦或懂得高深阵法妙理,就只能按照布阵之人,既定的规则行事。
而在战斗中,一旦陷入他人的节奏,败亡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但陆川仿若未觉,又似手足无措,没有应对之法,竟是选择硬抗,出手也不比之前强横多少。
嗤咔!
刹那间,剑影被一扇白玉大门般的光影拍碎,重锏被陆川一肘硬挡了回去,最凶险莫测的后心一刀,赫然被他以肉掌化刀生生劈开。
其余人的攻击,虽然击中了陆川,可对方浑然若没事人一般,即便出现了伤口,很快也便复原。
这等恐怖的恢复力,还有无匹肉身,这还怎么打?
嗡隆隆!
第一波攻势没有奏功,不等七人再次施展手段,却见上空的九层尸塔嗡然一震,四十五樽铜角金棺轰然打开。
咻咻咻!
十三道银灰色流光落在四方,隐隐化作阵势包围,其余数十道或银灰或铜褐流光,便有如雷霆般,直取刚刚向远处遁去的各家子弟。
他们之所以选择死战不退,也有一部分原因,带来了各家的精锐子弟,想要给那些新来之人长长见识,免得带来下界一些不好习气。
可惜的是,没让下界人见识到什么,他们反倒是受到了莫大刺激,更是险些身死于此。
你的左耳 染梦芯
在来这里之前,这些小辈可是摩拳擦掌,打定主意,好好压一压这些下界同族,让他们好好收心。
现在,却是成了亡命奔逃,平日里只能养望的长辈,甚至在顷刻间死了小半,剩下的还要拼命,为自己争取一线生机。
不得不说,陆川很好的给他们上了一课,让他们勉强认识到了,什么叫社会的毒打!
“畜生尓敢!”
“果然是魔头!”
“你竟然修炼幽冥殿的炼尸之法!”
众人惊怒交加,厉喝连连,再也顾不得隐藏什么保命底牌,一股脑的冲向陆川,试图在事情无法挽回之前,终结这罪魁祸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