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wtnu都市异能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txt-192、魔宗執事呼延灼分享-5qebl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小說推薦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玄幻:我一剑重回十万年前
金丹境,而且是金丹后期。
这样的魔修,实力已经强大无比。
也只有这样的人,才有资格成为本次侵袭的主事人。
“本座是魔宗南方祭坛四大执事之一,如果你能归顺,我不介意赐你魔功,让你结成金丹。”看着韩啸身上的剑意,青袍魔修饶有兴趣的说道。
这么年轻,就有这等剑意,很不错。
修剑的人,如果入魔道,战力会更强。
“魔功?金丹?”
韩啸玩味的开口。
“仓——”
他声音落下,剑光已到。
这么快!
青袍魔修一愣,下意识身上一道暗黑光罩升起。
“刺啦——”
剑光划破光罩,抵向青袍魔修的脖颈。
“喝!”
这剑光邪乎!
他青袍魔修一声高喝,身形消散在原处。
再出现时,已在三丈之外。
他伸手摸摸自己的脖颈,似乎心有余悸。
他的目光转为清冷。
“既然如此不知好歹,那你,就去死吧——”
“轰——”
方圆十丈之内,所有的枯草都化为黝黑箭矢,扎向韩啸。
“破!”
韩啸身形不动,伸手一点,剑光绕着他的身周,化为一个光圈,将所有的箭矢都击碎。
他一步步上前,身上泛起金光。
这是上品法器被激发的灵光。
上品铠甲虽然在金丹境面前防护力几近于无,但对一些小的术法还是能隔绝。
“找死!”
青袍魔修伸手一招,无尽黑气化为黑色光球,瞬间砸向韩啸。
这光球中蕴含无尽魔力,离着数丈远,都让韩啸感受到刺骨冰寒。
“来的好!”
韩啸一声高喝,手中幻化灵光,一柄八尺战枪出现。
“灵器?”
青袍魔修微微愣神。
此子何人,竟然有灵器在手?
现代网游仙侠传 巴萨vali
身上战甲,手中紫色战枪一挥,韩啸战意腾天。
“嗡——”
紫色战枪上,一片三色灵火升起,化为一只三色金乌。
金乌一声长鸣,展开翅膀,飞向黑色魔球,一口金红火焰喷出,将魔球挡住。
“区区灵器,也能挡住本座?”
青袍魔修目光扫向四周,一咬牙,身上升起浓郁到极点的魔气来。
国王万岁 乱世狂刀
刚才,他一直压制力量,不想暴露自己的位置。
但韩啸拿出灵器,明显身份不低。
斩杀韩啸,立刻就走,应该来得及。
就在他身上黑色魔气泛起的刹那,大楚边关边军大营与边境州郡的郡守府都升起灵光。
这些灵光汇聚,化为一枚灵眼,照向青袍魔修。
“哼!”
这魔修身上衣袍一张开,化为他的样子立在原处。
而他自己则是身形闪烁,来到韩啸身前丈许。
“轰——”
灵眼中一道灵光降下,将那衣袍幻化的魔修轰成渣。
之后,那灵眼并未散去,而是顿在空中。
“你还有十息时间。”
韩啸将长枪一收,看着那魔修。
“收拾你,一息就够了。”
魔修一抬手,手掌中一柄黑刀斩向韩啸。
“喝!”
韩啸双拳一握,一声暴喝,头顶一道巨大铁索横空出现。
铁索横江!
铁骨拳第一式!
“轰——”
刀光斩在那铁索上,铁索崩碎,刀光也随之碎裂。
青袍魔修很是意外的看向韩啸。
“大楚军中人?还是,世家勋贵?”
他自言自语一句,手中黑刀毫不留情,又是一刀斩下。
“轰——”
韩啸头顶一头莽牛虚影升起,然后更多牛影汇聚。
他右脚前踏,双拳上扬。
一道巨大的莽牛顶天虚影定格。
“嘭——”
刀光斩在虚影的犄角上,瞬间崩碎。
天界崂仙
“再出一刀,你就留在大楚吧。”
韩啸伸手一招,长剑在手。
他试过了,以自身的肉身之力,足以与金丹后期的魔修硬撼。
抬头看看头顶已经转向的灵眼,青袍魔修咬牙收手。
“本座呼延灼,你叫什么名字?”
他盯着韩啸。
能以肉身之力硬抗自己,这样的人,值得自己记住。
符道至圣 风靡网络
迫嫁豪门之亿万陷阱
“昌宁学子韩啸。”
韩啸将长剑一收,一拱手道。
学子?
这样的人,会是书院学子?
深深看一眼韩啸,呼延灼身形消散。
随着他的离去,天空中的灵眼也缓缓消散不见。
——————
一场牵动卫国与楚国边境各方势力混战的行动就此结束。
卫国损失近万大军,还有百余魔修。
其中金丹境数人。
楚国则是有数十仙卫在打探消息时被灭口。
损失对比看,楚国完胜。
功劳大头是边军。
神医王妃:邪王独宠上瘾 Mr.玄猫
总共斩杀近半蛮人大军,这是数十年来少有的大胜。
当然,这种进关之后依然成建制集结的蛮人军伍,本就是送死差不多。
青春从初恋开始
往年打草谷,蛮人散入关内,根本找不着影子,自然也就没有军功可言。
边军的功劳看的见,其他州郡也出了力。
别看各州郡只是简单出手,那轰杀蛮人的大阵每启动一次,耗损的灵石可是能堆成山的。
不过大楚富庶,人皇也大方,不愁这些耗损没有补充。
“宗师,您的功劳已经呈报上去,这一次,昌宁书院可是要大放异彩了。”
一身黑袍,面容消瘦的昌宁郡郡守秦南林向宋濂一拱手,满脸笑意。
一次抓获百余魔修,其中还有两位金丹境。
这等功劳,其实比边军的还大。
只是这种事情,不好在明面上宣传,以免闹出恐慌。
“多谢秦郡守援手,否则我书院这次还是麻烦不小。”宋濂呵呵一笑道。
“哪里,这是南林该做的。”秦南林忙摆摆手,然后转首道:“克成,快来拜见宗师。”
听到他唤,一位身穿铁甲的青年上前一步,向着宋濂躬身道:“甄克成拜见宗师。”
“这是我外甥,勇武子爵甄胜第三子甄克成,我昌宁新军将立,让他带一营来此,给宗师做个护卫可好?”
秦南林看向宋濂笑着道。
所谓给宋濂当护卫那是虚的。
来寻机缘才是实话。
最不济,在灵地中训练,比其他地方好的多。
“自然可以。”宋濂笑着应道。
“克成,还不谢过宗师。”
秦南林喝道。
“甄克成谢宗师恩典。”甄克成喜道。
宋濂摆摆手,然后转首道:“韩啸,这位勇武子爵之子,你看怎么安排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