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8etp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洞螟 伏雨辰星-第七百二十八節 收穫與抵達推薦-gn03z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洞螟
原来,师弋动用了神仓。
在对方打算自爆的瞬间,师弋直接将其人送入了神仓所形成的空间之内。
神仓这项能力,看似与储物口袋类似。
在不了解的人看来,这项能力所形成的空间,无非就是比储物口袋大一点而已。
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
篮球在我心
储物口袋只能存放死物,而师弋已经不止一次动用神仓能力,将活人送入其中了。
并且,神仓是一项血脉能力。
血脉能力与修真能力最大的不同之处就在于,血脉的强弱只与使用者自身的血脉纯化程度有关。
至于,修为、天地元气、流派等等因素,都无法影响到血脉能力的稳定性。
当然,也正是因为血脉能力有着这种略显孤僻的特性,使得血脉能力的后天可塑性变得极低。
以师弋自身为例,就能够看的很清楚了。
各氏族的血脉能力在师弋身上,往往是出道即巅峰,很少有能够进一步提升的。
而修真能力则因为合群的关系,无论是是提升修为。
亦或者是利用咒术、符箓、法器进行增幅,都能够让实力进一步提升。
当然,凡事有弊就有利,姑且不讨论两者之间的成长性。
正是因为血脉能力拥有着这样的惰性,使得外部影响被降到了最低。
而这就使得,神仓能力的稳定性,绝不是一般储物口袋可比的。
当年,鲧氏盗取息壤。
然后将之放入神仓之内,以此要挟尧帝以求活命。
尧帝不受要挟毅然决然的将其人杀死,可是面对神仓其人丝毫办法都没有。
最终尧帝到死,也没能把神仓之内的息壤给取出来。
直至度过了漫长的岁月,爆满的息壤才从内部将神仓给撑破。
由此可见,非主动打开神仓的方式,也只有从内部把它撑破。
而这名领头之人有能力做到这一点么,很明显是不行的。
自爆的威力虽大,但是其人一身连骨带肉也不过百十斤而已。
单凭这个量想要将神仓装满并撑爆,当真是个笑话。
豪门重生之驭鬼千金 白苏子
另外,血脉能力天生与天地元气不相融,这也是修真之人无法使用传承血珠的关键。
由此就能知道,神仓所塑造的空间之内,原本就是一个不存在天地元气的空寂环境。
这种环境之下,对方自爆的威力会被极大的压制,而这正是师弋的目的。
这个时候,师弋在感应到对方已经在神仓之内自爆而亡后,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等闲下来,可是需要将神仓好一番清理。
这一次师弋随机应变,将敌人挪移了出去,使敌人同归于尽的企图落空。
由此也能看出,能力的强弱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还是看使用者的临阵应变。
面对这样打算拖着自己一起去死的敌人,师弋果断的利用神仓能力进行规避。
然而,正常的对敌之中,师弋一次都没有动用过神仓。
因为师弋知道,许多流派的修士。
都拥有在短时间内,将神仓填满并撑爆的能力。
如果使用的不恰当,反而会产生适得其反的效果。
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冲突,以这伙器道高阶的团灭落下了帷幕。
师弋没有详细询问,对方为什么要袭击自己。
毕竟,师弋也不是没长眼睛。
从这伙人看心协镜的眼神,师弋也能够估摸出个大概来。
总之,就是宝物动人心。
师弋自问已经很小心了,可没想到还是被他们注意到了。
这个时候,师弋不禁怀念起与林傲同行的日子。
其人精通藏匿之术,如果有她在今天这样的事情可能就不会发生。
师弋从来都不是一个自怨自艾的人,略微感慨过后,师弋便大致处理了一下现场。
那些器道高阶的储物口袋,师弋照例全部都收集了上起来。
不过,师弋随意打开看了看,然后一股脑全部都丢进了储物空间。
其实,也的确没有什么可看的。
就像傀道修士的储物口袋里,塞满了傀儡一样。
这些器道修士的储物口袋,也是各式各样的法器居多。
而师弋自己的法器都用不完,并且还都是难得一见的极品,根本看不上一般货色。
唯独在那领头之人的储物口袋里,师弋发现令自己感兴趣的东西。
没错,在那人的储物口袋之内,师弋发现了那部名为不器诀的秘术。
师弋自己身为冰道修士,面对这器道流派的秘术,不用多想肯定是用不了的。
不过,师弋发现器道与天傀,却有些异曲同工之处。
毕竟,两者都是以法器躯体为主的。
虽然师弋可以肯定,抛开这方面的相似,天傀和器道的差异一定很大。
但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师弋打算借鉴一下这不器诀,看看能不能让天傀变得更加完善。
当然,这一切都要等以后有时间了再说。
将不器诀放回储物口袋,师弋继续沿着既定方向前进。
这一路上,静下心来的师弋,开始总结起这一战的得失。
这一次,那器道高阶的自爆,让师弋警醒了不少。
修真界之内流派众多,各式各样的秘术杀招,更是多如繁星一般。
张如山、阵天门门主、方剑戟,这些心高气傲的圆觉境修士。
最终栽到了师弋的手上,恐怕他们到死都无法相信。
这其中固然有师弋实力强大的缘故,不过这些人的自负,也是他们败亡的原因之一。
目空一切的人,难免会被脚下的石头绊倒。
师弋虽然拥有傲视同阶的实力,也绝对不能小看了对手。
当然,师弋一直以来也是这么做的。
师弋为何坚持锻体,以及纯化自身精血,本质上就是为了增加自身的容错率。
以这次器道高阶的自爆为例,如果换了其他人,不死也要被炸个半残了。
后悔都来不及,更别说团灭敌人了。
正是有着这样的试错机会,让师弋可以面对各种各样的危险。
而每一战的积累,都会让师弋从经验到实力,不断地进步下去。
…………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师弋也来到了目的地。
除了三天前所遭遇的那次堵截,之后的行程还算顺利。
此时,师弋已经来到了芳国的腹地,而这里也是天渊秘境开启之后的入口。
师弋放眼望去,周围只有一片不毛之地。
禁制、入口,这些东西统统看不见。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如果在没有了解之前告诉师弋,此地乃是一个规模巨大的秘境入口,师弋说什么都不会相信的。
不过,一路上与丰将羽聊过之后,师弋知道此地正是入口不会有错了。
更何况,周围已经聚集了大量的修士。
师弋就算搞错,这些人也不会弄错的。
有了前车之鉴,师弋在来到此地之后,尽量与他人保持着距离。
并且,未免被雁国强敌给认出来。
师弋在到来之前,还提前做了一番乔装。
就这样,师弋一边利用心协镜碎片。
悄无声息的收录周围环境,一边打量着附近的修士。
只见,一个个修真势力星罗棋布一般,驻扎在附近。
虽然一国高阶修士,算起来当真不多。
但是,整片大陆有修真势力存在的国家,总计有十个之多。
像这样百年一次的盛会,能参加的一般都不会错过,这使得此地有一种很拥挤的感觉。
师弋的视力很好,很快就从其中看到了几个熟悉的身影。
其中有袁崇海这样的敌人,也有洪阳玉都这样敌友未明之人。
当然,还有像雨妒楼这样的,与师弋关系还不错的人。
师弋甚至还在其中,看到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五雷宗宗主。
这次天渊秘境,将整个大陆上着名的修真势力,差不多都集中在了此地。
能够与这么多厉害的修士同台竞技,师弋的心中不禁有些激动。
当然,除了激动之外,师弋更多的还有警惕。
毕竟,师弋算是熟知内情之人。
师弋知道,这天渊秘境乃是圣胎境修士人为创造的,其目的就是为了收割人命。
只不过,类似汲魂之地那样的,收割的目标是凡人和中低阶修士。
而天渊秘境则将矛头对准了,价值更高的高阶修士而已。
由此已经表明了,这天渊秘境的危险性。
毕竟,高阶修士尤其是圆觉境存在。
作为修真界明面上实力的顶点,又岂是那么好干掉的。
面对这样一个充满了人为恶意的地方,师弋必须尽可能准备充分才可以。
师弋正想到此处,心协镜碎片也已经将周围的环境,映入了镜面之内。
话说,师弋在一群高手的环伺之下搞小动作,难道就不怕别人发现么。
师弋之所以敢这么做,当然是心中有过计较的。
心协镜碎片不同于一般法器,甚至严格来说,它都不能被称为法器。
因为这块碎片实在是太弱了,弱到根本没有任何攻击和防御能力,甚至连投射幻象迷惑敌人都做不到。
这么弱的法器,整个修真界都恐怕难以找到。
不过,也正是心协镜碎片非常弱小的关系,使得它拥有了投影进梦境的能力。
而也正是这份弱小,让师弋敢肆无忌惮的动用它。
心协镜碎片的记录过程,连些微的波动都不会有。
周围这些高阶存在,又拿什么来注意到心协镜碎片。
不要说将师弋将心协镜碎片藏于暗处,即便师弋将这碎片直接亮出来,放在这些人的脸上。
美男,请到碗里来 第七律
绝大多数不明真相的人,也只会以为这只是一块普通的碎镜而已。
做完这一切之后,师弋收起心协镜碎片,直接选择远离此地。
…………
大半个月之后,丰将羽带着道旗派一行人,不紧不慢的来到了此地。
而这段时间,师弋一直都沉浸在梦境的世界当中。
天渊秘境的难度极大,可以说与以往师弋经历过的秘境,完全不可相提并论。
在梦境当中,师弋一直徘徊在生死的边缘。
虽然梦境并不会给师弋造成实质的伤害,但是不断的重复着死亡这一过程。
哪怕只是虚假的,也不免给师弋带来一些精神上的压力。
而这个时候,丰将羽等人的出现,也让师弋被动的缓了口气。
因为与丰将羽一同前来的,不止有道旗派一行人。
师弋揉了揉有些发涨的眉心,笑着对眼前的熟人说道:
“林傲,我早该想到,你是不会错过这种大事的。”
林傲见了师弋这个老熟人,也开心的笑道:
“那是自然的,像是这样从没经历过的盛会,我自然也是要来掺一脚的。
嘿嘿,这一次我借了舜国烟霄派的光,从他们那里搞到了一个名额。
不过,因为舜国距离芳国太远的关系。
霸道首席俏萌妻
哪怕是抄近路从婵国中转,我也现在才赶到此地。
不过,总算没有迟到。”
对于林傲是怎么和烟霄派扯上关系的,师弋并不关心。
不过,通过梦境师弋清楚,这天渊秘境到底有多危险。
排除林傲对于炼狱峰曾有的一些小心思,对于其人师弋还是当做朋友来看的。
毕竟,两人也是曾在一起出生入死过的。
眼见丰将羽还未离开,师弋便十分隐晦的对林傲说道:
“这秘境的本质与危险性,你我都是知晓的。
如果可以的话,我劝你还是再考虑一下为好。”
林傲自然知道,师弋在暗示他真假秘境的事情。
不过,其人笑着说道:
“我已经想好了,拼上一把总好过一直蹉跎岁月。
况且,我也有些赌一把的底气。
再说了,看到师弋你也要一同前往,我也安心不少。
吾家有兔 绿泪
你我合作之时,也不是没有闯过这样的难关。”
师弋眼见林傲已经想好了,便没有再继续劝说。
再说了,即便林傲死在秘境之内,其人也有血道躯壳可以重来。
损失的不过是这一具,高阶修为的肉身而已。
就像林傲所说的那样,她确实可以赌一把。
就在林傲说完之后,一直没有离开的丰将羽开口接道:
“此次天渊秘境对于师弋道友而言,恐怕会尤为艰难。
毕竟,秘境本身的凶险只是一方面。
雁国一方的敌人,还在一旁虎视眈眈。
之前,趁着原地休整的空当。
我利用符传联系了几个大势力,如今他们愿意出面调停三国战事。
师道友不妨与我同去,如果此事能成。
对于道友而言,也是有些益处的。
至少,在秘境之内不用担心腹背受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