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lqor优美玄幻小說 皇兄萬歲笔趣-11.令人意外的表白(二合一)閲讀-anb5z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皇兄万岁
哧哧哧…
哧哧哧哧哧…
细碎的声音简直让人毛骨悚然。
如从高处俯瞰,可以看到这孤绝峰的底部已经全黑了。
峰底那铅汞般的黑气少了灵气镇压,而喷薄而出。
枯荣南山
这些黑色的、密密麻麻的、正在飞快爬动的东西正是从黑气里而来。
这些就是煞妖。
但…
紫辰雪也不是吃素的。
她虽然还没进煞地,去通过屠戮煞妖而突破这个时代被称为超凡三品的业力境,但这并不代表她没有能力。
须臾之间,
她已做出了反应。
指头一挑,腰间长剑铿然长鸣,如若龙吟。
高亢声里,长剑飞射向天空,然后绽放出一重重剑光。
剑光向周边扫射,宛如一把大伞正在甩落雨点。
瞬间,这海量的剑光顺着崖壁往下冲刺。
剑潮对上那煞妖的黑潮,极为壮观。
然而,那些黑色煞妖却是源源不断…与白色剑潮相互对撞、抵消。
这就进入了消耗战了。
紫辰雪撑了一会儿,感到那煞妖黑潮的冲击力变强了,便也是加大了力量。
如此,黑色煞妖欲登山,而白色剑潮却在镇压。
这般的拉锯持续了一会儿,黑色煞妖的力量越来越大,紫辰雪的消耗也越来越大。
这时,这位东海剑仙侧头一看夏极。
这一看,便是又愣住了。
夏极还在吸收灵气…
他竟似要把这一块的灵气统统吸光。
难怪那黑色煞妖的力量越来越大。
异界神游录 蜕望
这是“封印”在彻底解开啊。
諸 生 浮屠
而随着灵气进入他体内,那少年背后的法相已是茫茫一片,宛如孔雀开屏、凤凰拽尾,
紫辰雪粗略看去,竟已达到数千。
“这…”
一时的不察,稍稍的松懈,导致了煞妖继续往上而来。
紫辰雪提醒了一声:“差不多了。”
夏极居然还有时间回应一句:“等结束之后,我来处理,你先守住。”
紫辰雪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一眼。
今天她见到了什么?
一个人从零品武者,一下子成了超凡一品,不仅如此,还拥有了上千法相?
夏极的吸收速度很快…
他粗略感受着这孤绝峰四处的灵气,应该足够支撑他“吸”到“一象”的程度。
对别人来说,法相境就是法相。
但对他来说,法相境却是法象。
一万法相成一象。
紫辰雪的压力越来越大,煞妖一重一重冲击而上,而她能够守御的范围也越来越小。
逐渐的,煞妖竟然攀登上了孤绝峰颠。
那是一只只奇异的黑色腐烂羽鹤,只不过这些羽鹤的双瞳却是没有任何聚焦点、且彻底涣散,
躯体散发着腐烂的味道,
而一双羽翼好似也已经退化,羽翼顶部生出了黑色尖锐爪子。
这些羽鹤从四方围来,迅速攀爬。
魚 多多
每一分每一秒,它们都在扑打着双翼,而羽翼里则是很多黑色的寒芒闪过,那是沾染了煞气的羽毛。
紫辰雪的范围越来越小,但防御也越来越坚实。
她娇躯同时驾驭着三把剑,这三把剑浮空焕然,形成了三重防御圈。
嗖嗖嗖!!
黑羽如骤雨横流。
而三把剑,却似三道白墙。
那些黑羽即便穿过了第一道墙,也会在第二道,第三道前卡住。
东海天剑一脉,绝杀为“天之九”,“天之九”乃是九重境界,一剑一重天。
而天剑门人彻底领悟一剑,就可以多分出一道心,亦可以多驾驭一把剑。
这“驾驭一把剑”,是“以一把剑为基础”进行攻击,而用一把剑施展出“万剑法相”依然属于一剑的范畴。
邪尊逆宠:废柴嫡女太嚣张
可想而知,待到九剑大成,且不说这“天之九”的剑九有多强大,便是这天剑一脉的一人便是可抵九人,而且还是配合默契的九人。
然而,“天之九”极其之难,尤其是剑九,根本就不是法相境、甚至不是法身境的范畴了。
即便是紫辰雪的那位老师,也不过才修行到剑六…
而这,已经足够她的那位老师一人挑起整个天剑一脉,在东海无人敢惹了。
当当当!!
剑光与黑羽。
白潮与黑潮。
层层能量爆发,这孤绝峰上的山石也不堪打斗,在寸寸崩碎,竟似要彻底坍塌了一般。
而此时,阵心坐着的夏极直接睁开了眼。
他话不多说,抬手一指点出,
指尖瞬间生出了一个约莫脸盆大小的法相球。
球上,诸多法相虚流不息,周转不灭,很是玄异。
夏极手指直接点入那法相球之中…
一瞬间,虚空里显出了一根巨大的法相手指。
那手指从天而降,如是碾蚂蚁一般,碾着那些煞妖。
似乎觉得碾太慢了,那法相手指横放在了崖顶地面上,猛然一个横扫,便是一堆煞妖被扫的飞了出去。
这种运用法相的力量,乃是道层的…别人根本不可能学得会。
而这种力量的运用手法,也完全的跨越了境界。
以至于踏入神通境的紫辰雪都蓦然转头,再度惊讶地看向夏极…
然而,她眼中,那少年竟是一边攻击,一边继续吸收着灵气,同时还提醒她:“还没结束,估计要到晚上了。”
紫辰雪“呵呵”了一声,吐了吐舌头。
破防了,彻底破防了。
事到如今,她虽是心底一肚子问题,但还是忍着,专心操纵三把飞剑进行攻击。
两人协助防御…
没多久,明月升起,而攻防还在继续。
待到明月到了中天时分,夏极才完成了灵气的吸收。
这一片区域,至少是“八卦聚灵阵”周边的灵气都已经被他吸收殆尽了。
而他也如愿以偿的凝聚出了“一象”。
他不是没想过踏入法身境。
但他只是稍稍尝试,就感知需要的灵气极多极多,多到一个近乎于恐怖的数目,而这里的灵气显然是不够的。
更何况,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法身会是什么…
既然完成了吸收,夏极直接起身,一个闪身来到紫辰雪身侧,道了声:“御剑,起飞。”
紫辰雪运用两把剑继续防御,第三把则是飞到了两人脚下。
嗖~~
剑破空,上了云层。
朗月之下,诸多羽鹤发现目标升高,便是继续抬起羽翼,往高处拍打。
夏极注视着这些怪异的羽鹤,这些就是煞妖吗?
苏甜曾经说过一些…
斩杀七十二煞地生出的妖鬼,就是达到业力境的方法。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而煞地的形成原因极可能和再远古时候的死神文化有关。
天道到了这个时代,理论上没有太多帮手,但是死神文化的存在却导致了祂与这些煞妖存在千丝万缕的关系。
他侧头问:“小紫姑娘,能多说些关于煞妖和地煞的事情吗?”
紫辰雪正专注在自己的小心思里,听到他问话后,竟是脸红了红,双腿紧了紧,稍稍垂下头。
她手指微抬,飞剑随之升空,直至达到了一个足够高的高度,使得那些黑羽无法射到两人后,
紫辰雪才轻柔道:“我听师父说,煞地都是零星分布的,而每一块煞地的产生都必然伴随着一个或者多个煞源。
而煞源从何而来,却是很少有人知道。
我问过师父,师父说这很可能和大地之下的某种奇异变化有关系。”
夏极俯瞰了一眼脚下道:“此处并无其他阵法,按理说,灵气不该是用来镇压这些煞妖的。”
紫辰雪点点头,眼中露出赞许的目光,然后道:“确实如此,一开始我以为是你吸收灵气,导致了这些煞妖的封禁解除,但此时仔细想想应该不是这个情况。
可这边的煞妖这么多,却没有封禁,却也不合理。
这只能说明一个情况,那就是这些煞妖正在产生之中,还没有稳定。”
她露出回忆之色,缓缓道:“老师说,大地之下若是生出了变化,煞源就会在灵气浓郁之处凝结,而你挑选的孤绝峰刚好是一个灵气浓郁之地…
更是一个刚刚孕育煞地的地方。
你吸收灵气,煞地就无法彻底形成,那些煞妖自然就会前来攻击我们。”
夏极忽道:“煞地的形成很频繁吗?
我是说…大地之下的变化正常吗?”
紫辰雪发现这少年的关注点非常奇怪,正常人应该关注的是“这煞地距离听雪书院、甚至周围城市并不是非常远,煞妖的出现会不会带来危害”,再或者是“煞妖汇聚之处会不会有着机缘,从而提升自己的力量”…
但他关心的却是“大地之下的变化”。
紫辰雪有点儿懵,但她还是摇了摇头,坦言道:“我不知道…不过,也许我师父知道。”
她虽是神通境,而这少年不过是法相境,但这位东海剑仙已经被他的万法一象震撼到了,于是张口闭口开始说“师父”了…
提长辈,其实是一种不自信的表现。
夏极正在评估着那些煞妖的层次,大概每一个都距离法相层次还差一点,偶尔有几个大的达到了法相层次…
既然如此…
他想了想道:“小紫姑娘,随我去取了煞源,可好?”
紫辰雪看着他一双明亮干净的眸子,忽地鬼使神差地开口道:“可以,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说完这句话,这位紫衣仙子心跳速度就加快了,如小鹿乱撞。
夏极道:“我本就答应姑娘,事成之后,一定让姑娘如愿…我猜想姑娘一定是想知道是谁破解了你那三剑…”
紫辰雪急忙打断他道:“不是,这个不是我的心愿,你就算说出来,也不是如愿。你不要说,我不听!”
夏极:???
“那你要什么?”
紫辰雪转过头,大口大口地深吸了三口气,然后如是决定了什么,忽然转身,勇敢道:“我…我要你做我的道侣。”
夏极:???
这是什么情况?
紫玉萧皇 江先森
冥古时代妙妙的老师,和自己才相处了没多久吧?
为什么会提出这种请求?
紫辰雪急忙道:“你别误会,我…我从小到大恋爱都没谈过,不是个随便的人。
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喜欢你。
想今后漫长的岁月一同与你度过。
想今后双修时,睁眼闭眼都是你。
想今后遇到困难了,相互扶持的人是你。
可能这就是一见钟情吧…我也不懂。”
夏极愕然了下。
不对劲,难道说自己这种特殊存在,在“求道者”眼中会产生极大魅力?
可是,在上一场对局里并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他思绪如飞,很快又给了这个判断一些支持。
其一,上一场对局时其他人境界还比较低,未曾达到神通境界,谈不上“求道者”。
其二,自己赢了一场,某种程度上,已经打破平衡,压过了天道一头,所以在“求道者”才会对自己有感觉。
其三,东海天剑一门定然有很为奇特的地方,否则紫辰雪不至于在自己换了地方后,还能找到妙妙。
紫辰雪说完这句话,感受到对面的沉默,她只觉得紧张的要死。
这一刻,她甚至忘记了自己是剑仙,而觉得是一个等待着审判的怀春少女。
夏极思绪既定,便是温和道:“其实可能存在一些误会…小紫姑娘还是先弄清楚自己的感觉,明白这感觉究竟是不是喜欢再说。
而在这之前,你反正和我与妙妙住在一起,若是确定了,也来得及,这样好吗?”
紫辰雪咬着牙,勇敢道:“如果我确定了还是喜欢你呢?还是要你做我道侣呢?你答应我么?”
夏极有点儿头疼了…
紫辰雪显然是个很好的帮手,但怎么就和道侣扯上关系了呢?
也不是说紫辰雪不漂亮…
而是,如今的他心思根本就没有通在道侣上面。
更何况,随着时间的发展,紫辰雪说不定会被他远远抛在身后,到时候两人距离相差太大,便是在一起也缺乏话题。
但话说回来,妙妙既然能够成就太元,那么身为她老师的紫辰雪,未来的成就应该也可以期待一下吧?
夏极温和道:“若是相处久了,谁没有感情呢?
到时候,若是水到渠成了,便是不需小紫姑娘说,我也愿意和小紫姑娘结为道侣。
而在这个过程里,小紫姑娘若是感觉这不过是一时冲动,亦有退路。如此可好?”
紫辰雪脸皮薄,说刚刚那些话已经鼓足了勇气,而这勇气的保质期太短了,现在已经过了…
她想了想,点头,轻声道:“呐,一言为定。”
说完,还伸出手指,一副要拉勾的模样。
夏极看的目瞪口呆…
这剑仙在某些地方的心理年龄似乎不大啊。
但到了这时候,他也不拒绝了,便是和紫辰雪拉了钩。
随后,紫辰雪则是直接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了一个“太阳齿轮”般的小东西,托在巴掌心上。
细细去看,那“太阳齿轮”的每一个“齿轮”竟都是由一把很细小的剑构成的。
紫辰雪抓着这“太阳剑轮”,随后往脚下看了看道:“齐墨,你准备好,我要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