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超能仙醫笔趣-第八百八十七章 玄武汐!看書

超能仙醫
小說推薦超能仙醫超能仙医
“具体是什么案子,貌似闹的阵仗还不小。”
此刻唐天策彻底离开,陈玄南也不必再摆出战王的威势,老友般的口吻对唐锐问道。
唐锐笑了笑,索性就把唐玄镜之死简单说了一下。
随着他说出唐三雄的整个布局,陈玄南眼中的玩味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凌厉。
“没想到唐门之中,竟还有这种城府之人。”
陈玄南目光凝练,振声开口,“小锐,你既入唐门,我也不好再说什么,切记要万事小心,如果遇到什么麻烦,别忘了还有我和朱雀帮你。”
他口中的朱雀,不仅是朱雀战王朱仙,还代表着整支朱雀营。
这话,等于是给唐锐吃了一颗定心丸。
如若在唐门待的不顺心,随时都可以退出,而陈玄南和朱仙为代表的军方,永远都对他敞开大门。
“好,如果真有那一天,我可不会客气。”
唐锐玩笑般开口,心中却把这种暖意,用力记下。
陈玄南振声大笑:“我跟朱雀,都盼着你不客气呢,哈哈!”
一旁,陆豪也笑着说道:“唐会长,这有什么客气的,我们四方神军可不像唐门那样水深似海,只要是您想来,随时都可以加入我们。”
说到这,陆豪突然又想起来什么,朝陈玄南一欠身:“战王,您不是还要向唐会长传授武道心得,那我就先出去了。”
“嗯?”
唐锐不禁一怔。
之前巅峰交流会的时候,陆豪应该也在场,现在却要暂避开来,难道陈战王要告诉自己的,远比交流会上的内容更加机密高深?
念头至此,唐锐好笑一声:“陈战王,你是要给我开小灶啊。”
“差不多吧,毕竟我这巅峰强者,也算是有你的一半功劳。”
陈玄南笑了笑,随即掌风一推,在这周围布置了一层真气屏障,“陆豪也留下一起听,作为心腹,也应该教你一些的新东西了。”
“多谢战王。”
优美都市小說 超能仙醫討論-第八百八十七章 玄武汐!分享
陆豪顿时间受宠若惊,一双耳朵打开到极致。
唐锐则是看了眼真气屏障,比起唐天策在顺位之争做的屏障,至少要雄厚三倍。
两者相比,就像是粗糙的简笔画,和一副精致素描之间的差距。
巅峰强者,恐怖如斯。
“小锐,我知道你学习过朱雀的《朱雀隐》,从中汲取了不少心得。”
陈玄南的话语,让唐锐拉回思绪,“在我这里也是一样,你不必领悟全部功法招式,只需摘取你需要的那一部分即可。”
唐锐听完,更是汗颜苦笑。
哪里是开小灶这么简单?
如若是《朱雀隐》级别的功法,陈玄南这完全是对他倾囊相授啊!
“此功法,是我率玄武营征战数年,领悟而出的功法,此次突破巅峰,对它又有了新的理解,所以,这还是改进之后第一次展露出来。”
话落,陈玄南骤然腾空,翻转落地,祭出一记记招式。
唐锐与陆豪齐齐精神一振,全神贯注望了过去。
尽管陈玄南手中无兵,但能看的出来,这套功法脱胎于他和修罗刀的磨合之中,随着他的掌刀劈落,一层层气浪翻滚出去,竟使空间都生生扭曲,一如堕入怪诞的梦境之中。
唐锐不禁想起在凌霄城时,陈玄南曾一刀斩去灯光,惊艳全场,此刻是为了让他们看清楚招式,并不会重复当时的光华,但依然能感受到这一刀刀中,蕴藏着的恐怖威势。
而且最令人惊愕的是,这些刀势斩击出去,不断重叠交撞,宛如潮汐般,层层堆积,成倍叠加。
到最后,两人宛如置身在陈玄南的气机汪洋中,唐锐还好,陆豪已经感觉自己被千刀万剐,凌迟之苦。
“站我身后来。”
唐锐取出一支银针,刺在陆豪颈后大椎穴,帮他振奋阳气,抵御痛楚。
此时,陈玄南已经斩出六十手刀,原本凌厉凶悍的速度,突然降了下来。
接下来的四刀,一刀慢,一刀沉,一刀柔,一刀诡。
而这四刀再叠加进去,给这一场潮汐,带来了画龙点睛般的效果。
轰!
潮汐到达顶峰,浩瀚的力量倾泻而出,淹没了整座演武场。
被陈玄南早早布置在外的真气屏障,也彻底不堪一击,叮的一声,支离破碎。
唐锐这才明白,陈玄南布置这层屏障,并不是要隔绝场中动静,而是用它撑住这座建筑,避免被刚刚的气机汪洋冲击,从而再闹个房倒屋塌的效果。
尽管这想法很魔幻,唐锐却毫不怀疑。
不然,怎么配得上巅峰强者四个字。
“这功法,名叫《玄武汐》。”
当陈玄南终于结束,一切回归平静,这才淡淡开口,“最初,这是我在凌霄城中,看潮汐起落,所领悟而出的功法,后来不断演变,就成为了现在的版本,而心法部分,我现在传授你们……”
随着心法一点一点传授而出,刚才所看到的那一幕幕招式,也越发的清晰明朗。
同时间,他也潜意识间,把《玄武汐》中的精髓,融入到自己的功法体系。
《圣心诀》为基石,再将《乾坤气》、《生死经》、《御气决》、《朱雀隐》四部功法融入,此时,再加入力量雄浑,大开大合的《玄武汐》,顷刻间,唐锐感觉自己眼前,出现了一条崭新的路。
过往《圣心诀》中,许多滞涩之处,顿时开阔许多,虽然还不能让他突破,但他察觉自己距离突破的那层窗纸,已经越来越近。
或许哪一场战斗,哪一次契机,就能迎来突破。
而那时候,他是什么境界?
有可能达到一品巅峰的实力吗?
思忖间,唐锐下意识并起剑指,在空中疾刺出去。
陈玄南目光一凝,立刻让出身形,并且步出又一重真气屏障。
刚刚平息下来的演武场,顿时又气息滚沸起来。
唐锐只是两根剑指,却牵动出不亚承影的锋锐剑气,不断的撕裂空气,拉扯空间。
而陈玄南的目光,越发明亮。
因为他察觉到,自己布置出同样规模的真气屏障,竟在唐锐出招之时,出现了一次又一次的震荡。
隐约有溃败崩散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