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小一蚍蜉-第七百七十二章自有天佑之讀書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我娘子天下第一
影主感受到这锁定自己周身剑气,心思急转之下明白自己先前的感觉没有错。
并肩王的内力之中真的蕴藏着只属于先天武者的先天剑意。
根本来不及深思,那抹足以重创自己的剑光到来之前,影主收刀翻身一转,躲过了刺向自己面门的天剑,一条腿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朝着柳明志的肩膀重重砸去。
轰隆一声闷响,停滞空中剑气纵横的柳明志被影主一鞭腿朝着地面砸去。
相比前几次狼狈的模样,柳明志凌空翻转了几下,蹭蹭倒退了几步,用脚抵住地上的积雪缓缓地停了下来。
肩膀上的痛楚远胜前几次的创伤,柳明志却毫不丧气,目光之中反而充满了激烈的战意盯着缓缓飞落在十多步之外的影主。
这么多次交手,自己终于能在这个家伙的手下走过一招了。
虽然依旧处于下风,可是柳明志对于筋脉中肆虐穿梭的剑意的掌握也逐渐的娴熟了起来。
影主谨慎的盯着柳明志,目光中的诧异不言而喻。
没错,根本没有真气凝聚的护体罡气,并肩王还是那个半步先天的并肩王。
那么他筋脉中的先天剑……….影主下意识的看向了远处的站在马车外的闻人政,似乎明白了什么。
醍醐灌顶,一定有先天高手给并肩王筋脉内醍醐灌顶了先天真气拓展筋脉,将属于先天境界的内力封锁在了并肩王的奇经八脉之中。
能拥有这种充满凌厉杀机的剑意,除了当年的天剑传人闻人政之外,普天之间用剑的高手再也找不出第二人了。
可是既然他已经为并肩王醍醐灌顶了,为何他方才的实力竟然还能以无上威势碾压自己等人呢?
“老小子,等本王麾下的人马将你们谍影的人手斩杀殆尽之时,便是你们这些老杂毛死无葬身之地的时候。”
“你没这个机会了!”
影主凌空一转,手中的雁翎刀高举头顶,一道无形刀气高达数丈朝着柳明志劈砍而来。
柳明志心神紧绷立刻纵身一跃,双手齐出,两道好似开山裂石之威的剑意朝着影主刀罡之上斩去。
平地惊雷炸起,两人的交手的动静堪比雷霆落地。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笔趣-第七百七十二章自有天佑之相伴
刀罡,剑气交汇一处,罡风一处既散,朝着风云渡周围四散而去,吹的周围高手的衣襟凌冽作响。
柳明志被余波震退了数步,丝毫没有气馁,再次欺身朝着影主飞攻而去。
凌空之中,剑指残影连连,一连数道剑气朝着影主的护体罡气之上劈砍而去。
影主毫不躲闪,双脚微分,持刀划了一个满月奋力挥出,一道比月光更加明亮的刀气朝着凌空的柳明志拦腰斩去。
无法内力御空的柳明志屈指一挥,手里的天剑再次激射而去,剑身携带着内力凝聚的劲风交击在刀罡之上。
天剑震飞而去,刀罡依旧带着无上的威势朝着柳明志斩去。
一条丝带疏忽出现,朝着柳大少腰间缠绕而去,在刀罡快要斩在柳明志腰间的时候将其朝着地面拽去。
刀罡直接将柳明志飞舞的长发斩下几缕,逐渐的消失在天际之中。
柳明志落地之后余势不减的倒滑而去,脚下蟒纹攒金履磨破了脚跟才堪堪停住了脚步。
柳萱随手一甩,将缠绕在大哥腰间的丝带收了回来,起身飞跃到柳明志身边,担忧的扫视着柳明志的身体。
“大哥,没受伤吧!”
柳明志脸色凝重,心有余悸的摇摇头:“没事,幸亏你及时出手了,否则纵然有天蚕软甲在,只怕也得命悬一线。
先天高手御气凌空轻而易举,远比咱们借助余势凌空飞跃要厉害的太多了。”
“大哥,咱们兄妹一起上,我在侧袭扰他的动作,你继续攻击他的要害。”
“好,小心一点。”
兄妹俩的对视了一眼,柳明志一招手,插在雪地中的天剑颤鸣几下,激射到了柳明志的手里,再次主动朝着影主攻击力过去。
兄妹两人一左一右的朝着影主攻取,占不了上风,却也没有太大的劣势围着影主缠斗了起来。
看着再次有惊无险的徒儿,闻人政骤然松了一口气。
徒儿虽然已经逐渐可以娴熟的运用了自己给他醍醐灌顶的真气,可是半步先天就是半步先天。
内力跟真气相比,始终是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
优美都市异能 我娘子天下第一笔趣-第七百七十二章自有天佑之相伴
柳明志独自一人在影主的手里撑过几招,已然不错了,要想打败影主,怕是痴人说梦。
没有打通奇经八脉步入过那个境界的人,永远不会明白先天意味着什么。
笔下生花的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笔趣-第七百七十二章自有天佑之相伴
有些半步先天的武者,福缘深厚,灵光一现,也许很快就能步入那个境界,名动江湖,雄踞一方,而有些半步先天武者费尽心机,终其一生都触不到那个境界的边缘,遗憾而终。
“师兄,他真的能逃脱这次袭杀吗?他麾下的那些高手虽然人多势众,可是也已经开始处于下风了。
先天高手源源不断的真气根本不是普通高手的内力可以抗衡的!
他自己一个人想逃,纵然内力耗尽也躲不掉这些谍影高手的追缴。”
“莫急莫急,天命之人自有天佑之。
此子本是聚水来财,短命之相,可是如今天数有变,一切自有定数。
吾等插手不得。
妄测天机已是不对,再插手天机,定然不得好死啊!”
“你总说天命天命,所谓的天命到底是什么?我这徒弟身上到底隐藏着什么不能说的秘密?
局势如此危险,我实在看不出他到底如何化解目前的危局。”
“不可说,不可说啊!”
李布衣说完,目光略带笑意的瞥了一眼风云渡西侧上百步之外的山林,收回了目光,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悠闲姿态,轻轻地撸着手中有些杂乱的拂尘。
李布衣收回目光的一刹那,寂静无声的山林之中传出一阵轻微的异动,四个胸前绣着金丝柳叶的斗笠人目光惊惧的四下张望了起来。
身边的一个绣着银丝柳叶的斗笠人,猛然神色焦急的看向了四个当前的斗笠人。
“四位长老,少爷跟小姐的攻势越来越慢了,想来是内力消耗的差不多了,出手吧,再不出手万一出了不测咱们都难辞其咎。”
四人停止了四下张望的目光,将目光看向了风云渡平原上的战场,然后默默的摇摇头。
“还不到时候,老爷的意思是帮助少爷脱困,赶回北地召集大军,而不是跟谍影的人殊死搏斗。
否则我们四个纵然跟谍影的人两败俱伤,他们的高手数目依旧可观,少爷将来连站稳脚跟的底气都没有了。
只要少爷回到了北疆王府,谍影高手再多,也不会是三十万铁骑的对手。
这样吧,我们先潜伏下去,不暴露实力的情况下伺机斩杀一些谍影的探子。
而你们继续蛰伏等待时机,时机一到马上杀出去拖住那些高手,给少爷撤退赢取时机。
否则一窝蜂的杀下去,非但不会解决了少爷的危机,反而会令那些高手心神紧绷,拼死合力除去少爷。
高手的数目有些悬殊,不可硬来啊!”
“好,属下知道了,四位长老小心一点。”
四人相视了一眼,身影飘忽着四散而去,悄然无声的朝着风云渡潜伏了下去。
“&*%&^&*%*”
“&&*^&*^*^&&*”
四人刚一动身加入战场,风云渡北方的官道跟原野上,忽然传来了令人听不懂的话语。
PS:加班,明天五更,求月票了!